豆芽集Ⅰ/亦舒.名家作品

定  价 :
¥20.00
文 轩 价 :
¥14.00 (7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暂时缺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亦舒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作品集 > 散文杂著集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随笔杂文
促销活动 :
❤少儿季❤图书音像单笔满66减5,满499减100!(电子书、百货除外)
购买数量 :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 闪电发货|货到付款| 高效退换货
  • 作 者: 亦舒
  • 出版社: 中国妇女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0-09-03
  • 开 本:32开
  • 页 数:无
  • 印刷时间:2009-01-01
  • 字 数:无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无
  • 印 次:无
  • I S B N:9787802036116
9.9疯抢
文学惠场
少儿惠场
经管惠场
生活惠场
套装惠场

主编推荐

亦舒,一个太聪明的女子,因为聪明,所以她宿命却也向上。读亦舒的感受就是一切自己把握,没有什么感情之事是严重到要放弃自己放弃生命的,不比琼瑶的大悲大喜,亦舒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生活中你自以为很看得重很难入放得下的人、事,在她的笔下,世事洞明,过后就烟消云散了。
本书是亦舒的散文集,喜欢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噢!

内容简介

亦舒,一个太聪明的女子,因为聪明,所以她宿命却也向上。读亦舒的感受就是一切自己把握,没有什么感情之事是严重到要放弃自己放弃生命的,不比琼瑶的大悲大喜,亦舒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生活中你自以为很看得重很难入放得下的人、事,在她的笔下,世事洞明,过后就烟消云散了。 本书是亦舒的散文集,喜欢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噢!
时间由人自己控制。有些人一生就是工作,因为工作令他快乐,各人选择是不一样的。我用*好的时间恋爱,当时大概也是快乐的,谁会那么努力去做痛苦的事呢,所以也不算浪费,得失之间不是容易衡量的。无论什么,只要一门心思的尽力,总会得到应有的报酬,社会还是公平的,一分努力,一分耕耘,只除了感情,不能交换,不能强求,没有譬解,没有理喻。女人对女人,再好也不过是淡如水,而且也必须维持淡如水,女朋友带来的愉快,至多至多是一阵轻风。但男朋友如阳光。如果你是一个幸运的人——大家为一个目标努力,志同道合,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温柔的默契;有时言语都是苍白的,彼此心领神会而无歧义,因为知识的积淀成心灵沟通的媒介。这样,人与人的关系可以无限美好——如果你可以幸运地找到这样一大群人。
感情是静默的,温暖的,感情是永远存在的,时日只可以冲淡爱情,但不是感情,想深一点,读书*大的乐趣难道不是为学风为这些可爱的同学吗?

作者简介

亦舒,生于上海,曾在《明报》任职记者及担任电影杂志采访记者和编辑。后赴英国留学,任职酒店公关部。进入香港政府新闻处担任新闻官,七年后辞职。现为全职作家及家庭主妇,并移居加拿大。

目录

幸运
两宗事
写稿
多年之前
愉快
杂文
生命
卖熟
老头子
侦查
楼下
跑鞋
小时候
独居
美女
灿烂

这种男人
生活
戏曲
装饰品
很容易
从哪里来
自由
艺术
窗外
香港人眼中
堡垒

观看
付不付得起
夏威夷
写作
洛史超域
稿费
遗传与天才
大胸脯
人性
意识
……

精彩内容

依达
你当然看过依达的小说。
蒙妮坦日记、昨夜星辰、早晨再见、垂死天鹅、蓝色酒店,还有,**精彩的芄尔私记。
永远不会忘记依达的小说,念初中的时候,怎样买一本依达的故事回来追着看下去,事隔三五年,自己也开始写这写那,益发觉得依达的作品是好的。
然而写得好的人都不写了。*近跟他通一次电话,他说:“你自外国回来,变了很多。”或者是,年龄大了也有原因。对依达,始终带一份尊敬。
太年轻走到*高峰,*一可以走的路便是下坡。
香港并不是容纳天才的好地方,创作性行业普遍的低薪,逼得从业员多产,结果被个人的逼切与大众的需求榨得干干的,以后自然会有更多的天才出来,上一届神童便渐渐淡出。
不过写小说,依达在蒙妮坦日记的那个水准,香港尚后无来者。
困扰
喝得太多,精神*常凼扰。
敝友黄太相当生气,教训着:“钱多呀,拿XO冲凉好了。买件T恤说太贵,现在喝下去,又吐出来。这么无聊,干吗不找个麻甩佬同住同喝?”
真听得心如刀割。
而实在是不应该的,误人误己,结果醒来了,世界上又没变得美好点,还是十点钟要去开会,还是要把小说结束,还是得往银行跑,还是如常。
年轻的时候*看不起喝酒的人,清醒而残忍地瞪眼盯着别人的醉态,然而我告诉你呵,人是不会死的,活着便渐渐老大,自然也堕入公式。
当年气盛,如今偿还。
后来看电视,看见酒的广告,黄色液体从樽中流出,都几乎有作Ⅱ区感,真困扰。
专上学院
英文书院毕业生的*终目的是港大。
至少我那一代的想法是这样的。那时还不大流行留学,大概费用太高。欧洲很远,巴黎是一个梦。仿佛没有什么旅行社,到T埠去已是大件事了。
当然还不至于想念T大。可是*常的除却巫山不是云,师范也没心思读,上一天学便逃走了,始终没有后悔,大约是没什么念头的。
那时候已有中大,投考很容易,十七八岁的人,感觉上中大是给中文中学的学生念的,因为他们根本无法考港大,师范也难有多余学位,如此而已。
如今倒是觉得中大很出风头,动辄可到电视台去拿高薪,要不进报馆工作,好处也是不少的,这个事实是大家必须学以致用,谁说本地姜不辣,群众便是力量,喧赫过港大,何必好高骛远,万水千山。
有两样东西,钱买不到,又不可以从别人手里夺取的,是朋友与学问。钱有时候可以买到爱,还是顶长久的爱呢,但是学问就不行,朋友当然更不可以。
……

购买此商品的人还购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