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井俊二经典集:情书:岩井俊二清新唯美靠前书

安妮宝贝作序推荐,郭敬明的偶像岩井俊二清新唯美图书,青春励志,外国现当代文学小说,新华书店正版畅销书

批量采购专线:028-83157118

定  价 :
¥25.00
文 轩 价 :
¥16.00 (6.4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日)岩井俊二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外国 > 但丁
    促销活动 :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地区每单运费6元
    ❤特惠品超50本无特价可参加网站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岩井俊二经典集:情书:岩井俊二清新唯美靠前书
    • 作 者:(日)岩井俊二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 出版时间:2009-03-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206
    • 印刷时间:2014-05-22
    • 字 数:110.0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4242042
    文艺小说
    少儿专区
    经管励志

    作者简介

    岩井俊二,日本有名导演、作家。    作为导演,岩井俊二是日本新电影运动的旗帜,相继推出的《情书》、《燕尾蝶》、《花与爱丽丝》、《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等,以影像清新、叙事独特、画面纯粹、情感细腻获得极大好评,清新感人的故事和明快唯美的影像引起少见轰动。    作为作家,岩井俊二以清丽、隽永、残酷和忧伤的文字,书写青春物语,书写成长疼痛,字字句句有如涓涓细流,静静地流淌到心里,使人于不经意间被深深打动,细致精美到让人无法抗拒。代表作有《情书》、《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花与爱丽丝》和《华莱士人鱼》等。

    主编推荐

    安妮宝贝作序推荐,郭敬明的偶像岩井俊二清新唯美**书。
        岩井俊二可以说是我的偶像。
        ——郭敬明
        寄往天国的信件带来了时光的回音,他,她,她,还有我们,这样的微妙与青涩,美得让人心碎。——北京青年报单纯、唯美、干净的爱情,像一幅小小的淡彩画,读到*后,心头像是飘下了一片雪花,微微地凉,暖暖地融化。
        ——南方都市报
        无论如何,它都像是缓慢渗出、静水流深的清凉泉水一样,是能让人的心变得柔软及澄澈的回溯。
        ——安妮宝贝
        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但真挚的感悟没有磨灭,生命是短暂的,而爱情是永恒的。
        ——岩井俊二

    内容简介

    《情书》由一个同名同姓的误会开始,通过两个女子书信的交流,以含情脉脉的笔触舒缓地展现了两段可贵的爱情。作者将那种一去不复返的早年往事写得深沉眷恋,字里行间的那股记忆中的美丽与忧伤,成为亿万人心中永远的珍藏。之后,岩井俊二将它改编成同名电影,在日本引起少见轰动,其影响迅速波及整个亚洲、欧美……
    靠前章
        藤井树过世两年后。
        三月三日的两周年祭日。女儿节。神户下了场罕见的雪,公墓也被笼罩在大雪之中。丧服的黑色和斑驳的白色纠缠在一起。
        博子仰望天空,洁白的雪花漫无边际地从无色透明的天空飘落,美得无法言说。死于雪山的他,在很后那一刻看到的天空恐怕也是这样的吧。
        “这雪,好像是那孩子让下的。”
        阿树的母亲安代这样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已经成了博子的婆婆。
        轮到博子上香了。
        博子在墓前双手合十。出乎博子意料,再次和他面对面,自己竟然心如止水。这就是所谓的岁月吗?一念及此,博子心情有点复杂。
        抱歉,我是个寡情寡义的女人啊。
        博子上的线香不一会儿就缓缓地升起轻烟。一粒雪扫过,火熄了。博子把这当作他的恶作剧。
        胸口一紧。
        因为是女儿节,所以上香结束前,还要招待大家喝热甜酒。吊唁的人们顿时热闹起来,一面用酒杯取暖,一面开始东家长西家短地拉起家常来。他们大多都是阿树的亲戚,也是一群已对阿树印象不太深刻的家伙———在他的墓前,却几乎绝口不提他的事情。阿树平时不爱说话,算得上是很难接近的人。他们这样对他,倒也在情理之中。
        太年轻了啊———他对他们而言,也就是这样一个再无其他话题的逝者。
        “甜的我可喝不了啊,没有辣的吗?辣的酒!”
        “我也喜欢辣的。”
        阿树的父亲精一接受了这些男人的任性要求,叫来安代:
        “安代!把那个拿来,不是有菊正什么的吗?”
        “现在?不是过一会儿再随便喝的吗?”
        “行了,行了,拿来!拿来!”安代一脸不高兴地跑去取菊正。
        就这样,宴会早早在大雪之中拉开了序幕。一瓶菊正已经不够,又陆陆续续拿上来。一个个一升装的酒瓶子摆在雪地里。
        “博子……”突然开口喊博子的是和阿树一起登山的师弟们。博子也注意到了,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窘迫地聚在一旁。但关键人物———阿树,却抛下这些和他一起登山的队友,再也不会出现了。
        “师兄们今天在家闭门思过呢。”
        “大家至今还有罪恶感呢。秋叶他们从那之后一次也没登过山。”
        秋叶是阿树优选的朋友,也是很后那一次登山的领队。阿树掉下悬崖后,作出“弃他而去”的决定的就是他。葬礼那天,阿树的亲戚们拒绝秋叶和队员们前来吊唁。当时,每个人都很感情用事。
        “登山的规矩只在山上才管用!”
        一个亲戚这样骂过秋叶他们,博子至今记忆犹新。说这话的那个人现在还记得这些吗?他此刻应该就在喝了酒胡闹的人群里吧。
        “大家都过来就好了。”
        “这个……”
        师弟们支吾着,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悄声说道:
        “实话告诉你吧,师兄们好像打算今晚偷偷地来扫墓呢。”
        法事一结束,接下来就等日式餐会了。这样一来,大家顿时丧失了在大雪中挨下去的耐力,突然都感觉到冷。人们快步奔向停车场,博子也被拉着准备往回走了。
        刚发动车子,精一过来敲车窗:
        “博子,真不好意思,顺路帮我把她带回家吧。”
        博子一看,安代按着太阳穴,显得很痛苦。
        “怎么了?”
        “她突然说头痛。”
        精一打开车门,把安代塞到车后座上。
        “哎哟,好疼,这么使劲一按就疼!”
        “你还说呢,接下来才是很忙的时候,真是不中用的家伙。”
        精一责备安代,对博子报以歉意的微笑。一个喝得醉醺醺的亲戚正在精一背后啰嗦着什么。
        “治夫,你已经醉了!”
        “没有。”男人摆摆手,已然步履蹒跚。他一眼看见车里的博子,就从车窗探进头来。酒气在车里弥漫。
        “哎,博子,要走啊?”
        “喂!”
        精一慌忙把那个男人从车旁扯开。
        被架走的男人口齿不清地唱起了歌:
        “姑娘呀,你听我说啊,迷恋登山的男人啊……”
        “笨蛋!”
        精一一边敲打着那个男人的脑袋,一边低下头冲博子道歉。
        博子的车子缓慢地打着滑离开了公墓。
        “爸爸也不容易啊。”
        “嗯,不过是显得不容易罢了。”
        博子从反光镜里看看安代。她坐在那儿,根本看不出头痛的迹象。
        “今天还要闹一个晚上呢,他其实是以此为乐呢!只是兴致太高了恐怕不成体统,所以才那样,不过装成很忙的样子罢了。大家都一样。    那帮人,说是吊唁吊唁,不过是想喝喝酒罢了。”
        “妈妈,你的头怎样了?”
        “什么?”
        “装病吗?”
        博子透过反光镜露出笑容。
        “什么呀!”
        “没什么……”
        “怎么了,博子?”“我是说大家都有很多阴谋。”
        “大家?谁啊?”“秋叶他们。”
        “秋叶他们怎么啦?”
        “听说在打什么主意呢。”
        “什么啊?”
        博子用一个暧昧的微笑搪塞过去。
        车开到了位于须磨的藤井家,安代硬把博子拉进家门。
        家里显得很昏暗,仿佛有看不见的阴影笼罩着。
        起居室里的偶人架子上,还没摆上偶人。
        原色木箱堆在一旁。打开盖子一看,天皇偶人的脸孔露了出来。
        端茶过来的安代,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只做了一半,因为还要准备今天的仪式,就半途而废了。”
        接着,两人重新摆放偶人。比起博子所知道的偶人,这里的偶人看上去要大一圈,式样也更古典。
        “这些偶人真漂亮!”
        “有年头了,据说奶奶那一代就有了。”
        据安代说,这些偶人被当成嫁妆,一代传一代,一直传到她手里。它们和历代的新娘一起经历了年年岁岁。那些新娘里,恐怕有几个已经和他一起长眠在那个墓地里了吧。博子一边想,一边用小梳子给偶人梳头发。
        “一年只能出来一次,这些小人儿肯定很长寿。”
        安代说道。一边凝视着偶人的脸。
        雪直到傍晚也没停。
        两人打开了阿树房间的门。
        阿树原来在高中当绘画老师,房间里到处都是油画的画布。
        博子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画册,摊开在桌上。每一页的画都觉得眼熟。而且,每幅画都散发着时光流逝的味道。
        从前,博子喜欢在一旁看阿树画画。如今,看到这些业已成为遗物的画,被忘却的点滴开始在心中复苏。此刻,她仿佛听见了铅笔游走在素描纸上的声音。
        陷在回忆中的博子被安代的呼声唤醒:
        “你看这个。”
        安代把从书架上找到的一本册子递给博子。
        “啊,毕业相册!”那是阿树中学时代的毕业相册。
        小樽市立色内中学。
        “在小樽吗?”
        “对啊,小樽。离开小樽之后到了横滨,接着是博多,然后是神户。”
        “都是好地方呀。”
        “住在哪里都一样。”
        “不是说住惯了哪儿都好吗?”
        “那是‘久居自安’。小樽真是个安静的好地方呀。”
        “在小樽哪里呀?”
        “哪里……不过,已经不在了,听说已经成了国道地基什么的了。”
        “这样啊……啊,找到了!”博子翻着翻着就找到了中学时代的他。班级的集体照里只有一个人被框了出来,很醒目,正是他。那样子和博子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毕业前转了学。”
        “他可一点没变啊。”
        “是吗?”安代盯着相册,“现在看来,总觉得这照片不吉利。”
        接下来,两个人浏览着相册中一个个中学生的稚嫩面孔,打发着时间。身穿学生制服的少年风华正茂。这孩子真可爱,现在流行这样的长相呢———安代说着故作轻松的话逗博子开心。
        “这里面还有他的初恋情人呢。”
        安代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女孩子们的面孔中搜寻,然后指着一个女孩:
        “咦?这个女孩很像博子,不是吗?”
        “什么?”
        “说不定是他的初恋情人?”
        “是这个女孩吗?”
        “不是说男人会照初恋情人的相貌找女朋友吗?”
        “是这样的吗?”
        “是啊。”
        博子把脸凑近相册,凝目而视,却看不出哪里相似。
        她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照片,就又翻过一页。
        “阿树参加了什么社团活动?”
        “田径队。”
        博子翻找田径队的照片。
        “有了,有了。”
        这是一张短跑的照片,是在阿树绊倒的那一瞬间按下的快门。有点残忍的一张照片。
        “真是决定性的瞬间啊。”
        照片下面还加上了注释,写着“藤井的LastRun”。博子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尽管觉得有点对不起阿树。
        厨房里水烧开了,传来了水壶的鸣叫声,安代站起身来。
        “吃点心吗?”
        “啊,不用了……”
        “是那家有名的点心店的。”
        “那好吧。”
        安代离开了房间,博子仍牢牢地盯着相册,一页一页认真地搜寻着不知会在何处出现的他,连很后一页的名单都不放过。博子用手指寻找着他的名字。
        “藤井树……藤井树……”
        就在指尖捕捉到那个名字的瞬间,博子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奇妙的想法。
        博子从他的桌子上找了枝笔,伸出手掌,忽然转念,又卷起袖子,把住址抄在雪白的手腕上。
        ……



    精彩内容

        靠前章
        藤井树过世两年后。
        三月三日的两周年祭日。女儿节。神户下了场罕见的雪,公墓也被笼罩在大雪之中。丧服的黑色和斑驳的白色纠缠在一起。
        博子仰望天空,洁白的雪花漫无边际地从无色透明的天空飘落,美得无法言说。死于雪山的他,在很后那一刻看到的天空恐怕也是这样的吧。
        “这雪,好像是那孩子让下的。”
        阿树的母亲安代这样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已经成了博子的婆婆。
        轮到博子上香了。
        博子在墓前双手合十。出乎博子意料,再次和他面对面,自己竟然心如止水。这就是所谓的岁月吗?一念及此,博子心情有点复杂。
        抱歉,我是个寡情寡义的女人啊。
        博子上的线香不一会儿就缓缓地升起轻烟。一粒雪扫过,火熄了。博子把这当作他的恶作剧。
        胸口一紧。
        因为是女儿节,所以上香结束前,还要招待大家喝热甜酒。吊唁的人们顿时热闹起来,一面用酒杯取暖,一面开始东家长西家短地拉起家常来。他们大多都是阿树的亲戚,也是一群已对阿树印象不太深刻的家伙———在他的墓前,却几乎绝口不提他的事情。阿树平时不爱说话,算得上是很难接近的人。他们这样对他,倒也在情理之中。
        太年轻了啊———他对他们而言,也就是这样一个再无其他话题的逝者。
        “甜的我可喝不了啊,没有辣的吗?辣的酒!”
        “我也喜欢辣的。”
        阿树的父亲精一接受了这些男人的任性要求,叫来安代:
        “安代!把那个拿来,不是有菊正什么的吗?”
        “现在?不是过一会儿再随便喝的吗?”
        “行了,行了,拿来!拿来!”安代一脸不高兴地跑去取菊正。
        就这样,宴会早早在大雪之中拉开了序幕。一瓶菊正已经不够,又陆陆续续拿上来。一个个一升装的酒瓶子摆在雪地里。
        “博子……”突然开口喊博子的是和阿树一起登山的师弟们。博子也注意到了,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窘迫地聚在一旁。但关键人物———阿树,却抛下这些和他一起登山的队友,再也不会出现了。
        “师兄们今天在家闭门思过呢。”
        “大家至今还有罪恶感呢。秋叶他们从那之后一次也没登过山。”
        秋叶是阿树优选的朋友,也是很后那一次登山的领队。阿树掉下悬崖后,作出“弃他而去”的决定的就是他。葬礼那天,阿树的亲戚们拒绝秋叶和队员们前来吊唁。当时,每个人都很感情用事。
        “登山的规矩只在山上才管用!”
        一个亲戚这样骂过秋叶他们,博子至今记忆犹新。说这话的那个人现在还记得这些吗?他此刻应该就在喝了酒胡闹的人群里吧。
        “大家都
        ……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