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摄影(插图珍藏本)

批量采购专线:028-83157118

定  价 :
¥38.00
文 轩 价 :
¥28.50 (7.5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美]苏珊·桑塔格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随笔杂文
    促销活动 :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满299减40!(特惠图书、电子书除外)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地区每单运费20元
    ❤特惠品超50本无特价可参加网站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论摄影(插图珍藏本)
    • 作 者:[美]苏珊·桑塔格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0-05-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无
    • 印刷时间:2010-05-01
    • 字 数:177000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32750047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在柏拉图的洞穴里
    透过照片看美国,昏暗地
    忧伤的物件
    视域的英雄主义
    摄影信条
    影像世界
    引语选粹
    译后记
    收集世界的残片——代编后记

    作者简介

    苏珊·桑塔格,1933年生于美国纽约,毕业于芝加哥大学。1993年当选为美国文学艺术学院院士。她是美国声名卓著的“新知识分子”,与西蒙娜·波伏瓦、汉娜·阿伦特并称为西方当代很重要的女知识分子,被誉为“美国公众的良心”。2000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奖,2001年获耶路撒冷靠前文学奖,2003年获德国图书大奖——德国书业和平奖。2004年12月28日病逝于纽约。

    媒体评论

    “为《论摄影》配以照片并不是为桑塔格添加注释的新方法,我们从桑塔格妙语连珠的散文中择取一些句子,为这些句子配上(我们自以为合适的)照片,是因为桑塔格说过:重要的是恢复我们的感觉,我们必须学会去更多地看,更多地听,更多地感受(《反对阐释》)。 …… 在桑塔格看来,讨论摄影不啻是讨论世界,收集照片也即等于收集世界,我们无力收集世界,只是希望书中所收集的照片能够成为这个复杂世界的某一段残片。”    ——小白

    主编推荐

    《论摄影》初版于1977年,是苏珊·桑塔格很重要、很有名的论文集之一,主要包括《在柏拉图的洞穴里》、《透过照片看美国,昏暗地》、《忧伤的物件》、《视域的英雄主义》、《摄影信条》、《影像世界》等论文和随笔,至今仍被誉为“摄影界的《圣经》”。现增配照片60多幅,推出插图精装本。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论摄影》不仅是一本论述摄影者的经典著作,而且是一本论述广泛意义上的现代文化的经典著作。它不是一本专业著作,书中也没有多少摄影术语,尽管有志于摄影者,应人手一册。它的对象主要是知识分子、作家和文化人。
    桑塔格深入探讨摄影的本质,包括摄影是不是艺术,摄影与绘画的相互影响,摄影与真实世界的关系,摄影的捕食性和侵略性。摄影表面上是反映现实,但实际上摄影影像自成一个世界,一个影像世界,企图取代真实世界。
    对读者而言,这本书的丰富性和深刻性不在于桑塔格得出什么结论,而在于她的论述过程和解剖方法。这是一种抽丝剥茧的论述,一种冷静而锋利的解剖。精彩纷呈,使人目不暇接。桑塔格一向以庄严的文体著称,但她的挖苦和讽刺在这本著作中亦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论摄影》出版于一九七七年,轰动一时,引起广泛的讨论,并荣获当年的全国图书批评界奖,至今仍被誉为“摄影界的《圣经》”。
    现配以60余幅摄影目前的珍贵照片,推出极具艺术品味与收藏价值的“插图珍藏本”,俾使《论摄影》真正成为图文并茂的文化经典。

    精彩内容

        在柏拉图的洞穴里
        人类无可救赎地留在柏拉图的洞穴里,老习惯未改,依然在并非真实本身而仅是真实的影像中陶醉。但是,接受照片的教育,已不同于接受较古老、较手艺化的影像的教育。首先,周遭的影像更繁多,需要我们去注意。照片的库存开始于一八三九年,此后,几乎任何东西都被拍摄过,或看起来如此。摄影之眼的贪婪,改变了那个洞穴——我们的世界——里的幽禁条件。照片在教导我们新的视觉准则的同时,也改变并扩大我们对什么才值得看和我们有利去看什么的观念。照片是一种观看的语法,更重要的,是一种观看的伦理学。很后,摄影企业很辉煌的成果,是给了我们一种感觉,以为我们可以把整个世界储藏在我们脑中——犹如一部图像集。
        收集照片就是收集世界。电影和电视节目照亮墙壁,闪烁,然后熄灭;但就静止照片②而言,影像也是一个物件,轻巧、制作廉宜,便于携带、积累、储藏。在戈达尔的《卡宾枪手》(1963)里,两个懒散的笨农民被诱去加入国王的军队,他们获保证可以对敌人进行抢、奸、杀,或做任何他们喜欢做的事,还可以发大财。但是,几年后米歇尔一安热和于利斯趾高气扬地带回家给他们妻子的战利品,却只是一个箱子,装满数以百计有关纪念碑、百货商店、哺乳动物、自然界奇观、运输方法、艺术作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分门别类的宝物的美术明信片。戈达尔的滑稽电影生动地戏仿了摄影影像的魔术,也即它的模棱两可。在构成并强化被我们视为现代的环境的所有物件中,照片也许是很神秘的。照片实际上是被捕捉到的经验,而相机则是处于如饥似渴状态的意识伸出的很好手臂。
        拍摄就是占有被拍摄的东西。它意味着把你自己置于与世界的某种关系中,这是一种让人觉得像知识,因而也像力的关系。靠前次掉进异化的例子现已臭名昭著,就是使人们习惯于把世界简化为印刷文字。据认为,这种异化催生了浮土德式的过剩精力和导致心灵受摧残,而这两者又是建造现代、无机的社会所需的。但相对于摄影影像而言,印刷这一形式在滤掉世界、在把世界变成一个精神物件方面,似乎还不算太奸诈。如今,摄影影像提供了人们了解过去的面貌和现在的情况的大部分知识。对一个人或一次事件的描写,无非是一种解释,手工的视觉作品例如绘画也是如此。摄影影像似乎并不是用于表现世界的作品,而是世界本身的片断,它们是现实的缩影,任何人都可以制造或获取。
        照片篡改世界的规模,但照片本身也被缩减、被放大、被裁剪、被修饰、被窜改、被装扮。它们衰老,被印刷品常见的病魔缠身;它们消失;它们变得有价值,被买卖;它们被复制。照片包装世界,自己似乎也招致被包装。它们被夹在相册里,被裱起来然后架在桌面上,被钉在墙上,被当作幻灯片来放映。报纸杂志刊登它们;警察按字母次序排列它们;博物馆展览它们;出版社汇编它们。
        数十年来,书籍一直是整理(且通常是缩小)照片的很有影响力的方式,从而如果不能确保它们不朽,也确保它们长寿——照片是脆弱的物件,容易损毁或丢失——以及确保它们有更广泛的阅览者。很明显,书籍中的照片,是影像的影像。但是,由于一张照片首先是一个印刷的、光滑的物件,因此当它被复制在一本书中时,它的基本素质也就不像绘画丧失得那么厉害。不过,书籍仍不是让大批照片进入一般流通的接近令人满意的形式。观看照片的顺序,是由书页的次序制订的,但是却没有什么来规定读者按照安排好的顺序看下去,也没有什么来指示每看一帧照片应花多少时间。里斯·马的《如果我有四头骆驼》(1966)是一部制作得很好出色的电影,它思考各种类型和主题的照片,提出了更巧妙和更严格地包装(或放大)静止照片的方式。观看每张照片所需的顺序和恰当的时间都是硬性规定好的;使人在视觉辨认和情感冲击方面都有收获。但是,转录到电影里的照片,已不再是可收集的物件,辑录在书籍中却依然是。
        照片提供证据。有些我们听说但生疑的事情,一旦有照片佐证,便似乎可信。相机的一个用途,是其记录可使人负罪。从一八七一年六月巴黎警察用照片来大肆搜捕巴黎公社社员开始,照片就变成现代国家监视和控制日益流动的人口的有用工具。相机的另一个用途,是其记录可用来作证据。一张照片可作为某件发生过的事情的不容置疑的证据。照片可能会歪曲;但永远有一种假设,假设存在或曾经存在某件事情,就像照片中呈现的那样。不管个别摄影师有什么局限(例如业余性质)或借口(例如艺术技巧),一张照片——任何照片——与看得见的现实的关系似乎都要比其他摹仿性的作品更清白,因此也更确切。创造崇高的影像的大师们,例如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和保罗·斯特兰德,数十年间拍摄伟大、令人难忘的照片,却仍首先要展示有事情“在那里”发生,如同“宝丽来”相机的拥有者把照片当成一种简便、快速的做笔记的形式,或拿着“勃朗尼”相机的业余摄影迷抓拍快照作为日常生活的纪念品。
        ……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