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文集套装(共7册)

曹文轩系列文集,草房子,青铜葵花,根鸟,送给每个孩子永不褪色的美与感动,11至14岁,新华书店畅销图书

定  价 :
¥137.00
文 轩 价 :
¥89.00 (6.5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曹文轩 著 著作
    所属分类 :
    图书 > 少儿 > 儿童文学 > 小说
    促销活动 :
    ❤特惠品,单笔订单数量3件内享页面文轩价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曹文轩文集套装(共7册)
    • 作 者:曹文轩 著 著作
    • 出版社:天天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1-10-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无
    • 印刷时间:2013-11-01
    • 字 数:无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8
    • I S B N:101609668
    文艺小说
    少儿专区
    经管励志

    目录

    《山羊不吃天堂草》
    《草房子》
    《青铜葵花》
    《细米》
    《根鸟》
    《甜橙树》
    《三角地》

    作者简介

    曹文轩,一九五四年一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长篇小说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天瓢》

    名人推荐

    他的作品是“三优牌”的作品:一种优美的文字,用它来表现他所熟悉的江南水乡的生活;一种优雅的写作姿态——他的写作姿态给我感觉很好优雅;一种忧郁的审美品格——川端康成认为忧郁是一种很高的美学境界,俄罗斯文学也讲究忧郁,我读文轩的作品,老读出一种深深的忧郁。
    ——高洪波 有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
    曹文轩通过孩子的视角,给我们传递了美好的情感,这是对我们民族情感的培植。他的作品,既有导向上的价值,也有艺术上的价值,也有感情上的价值。
    ——陈建功 有名作家

    主编推荐

    曹文轩文集·儿童文学至珍典藏套装
    ——至珍绝美,典藏中的典藏!
    ·重量出版社,中国文学出版旗舰人民文学出版社倾情奉献。至珍作家,典藏曹文轩。
    ·包含人民文学出版社“曹文轩文集”中曹文轩拥有代表性与影响力的五部儿童文学作品,《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根鸟》《细米》。至珍作品,典藏精选。
    ·不错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责任编辑叶显林编辑加工,细致严谨,精益求精。至珍版本,典藏精品。
    ·纯美文字,绝美剪纸,典雅设计,轻盈字句与空灵插图完美契合,让曹文轩本人亦赞叹不已。至珍设计,典藏完美。
    ·专程为“曹文轩文集”拍摄的曹文轩至珍典藏照片,定制奉献,人如其文,文养其人。至珍瞬间,终生典藏。

    内容简介

    曹文轩文集·儿童文学至珍典藏套装包含了曹文轩*具代表性与影响力的五部儿童文学作品:《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根鸟》和《细米》。
    《草房子》畅销十二年、印刷逾百次、荣获海内外九项大奖、感动百万中国人的儿童文学经典,被无数老师、家长和孩子爱若珍宝、贴心收藏的男孩桑桑的童年记忆。
    《青铜葵花》问世五年来,畅销数十万册,荣获六项大奖,以纯净、优美的童年之歌吟咏苦难与优雅的纯美之作,男孩青铜,女孩葵花,正在岁月流逝中走向永恒……
    《山羊不吃天堂草》畅销逾二十万册,叩击无数读者内心与灵魂的长篇力作,讴歌生命的苦痛与尊严,将人生、命运、象征以及高雅的审美情趣巧妙地融为一体。在城市和乡村之间,山羊倒下,天堂草深,少年明子的人生道路蜿蜒前行……本书荣获全国很好儿童文学奖、台湾“好书大家读”年度长篇小说奖。

    精彩内容

        《草房子》
        靠前章  秃鹤

        一

        秃鹤与桑桑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六年级,都是同班同学。

        秃鹤应该叫陆鹤。但因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秃子,油麻地的孩子,就都叫他为秃鹤。秃鹤所在的那个小村子,是个种了许多枫树的小村子。每到秋后,那枫树一树一树地红起来,红得很耐看。但这个村子里,却有许多秃子。他们一个一个地光着头,从那么好看的枫树下走,就吸引了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们停住了脚步,在一旁静静地看。那些秃顶在枫树下,微微泛着红光。遇到枫叶密集,偶尔有些空隙,那边有人走过时,就会一闪一闪地亮,像沙里的瓷片。那些把手插在裤兜里或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的老师们,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秃鹤已许多次看到这种笑了。

        但在桑桑的记忆里,秃鹤在读三年级之前,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秃头。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村也不光就他一个人是秃子,又或许是因为秃鹤还太小,想不起来自己该在意自己是个秃子。秃鹤一直生活得很快活。有人叫他秃鹤,他会很高兴地答应的,仿佛他本来就叫秃鹤,而不叫陆鹤。

        秃鹤的秃,是很地道的。他用长长的好看的脖子,支撑起那么一颗光溜溜的脑袋。这颗脑袋少见一丝瘢痕,光滑得竟然那么均匀。阳光下,这颗脑袋像打了蜡一般地亮,让他的同学们无端地想起,夜里它也会亮的。由于秃成这样,孩子们就会常常出神地去看,并会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头蘸了一点唾沫去轻轻摩挲它一下的欲望。事实上,秃鹤的头,是经常被人抚摸的。后来,秃鹤发现了孩子们喜欢摸他的头,就把自己的头看得珍贵了,不再由着他们想摸就摸了。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头,他就会立即掉过头去判断,见是一个比他弱小的,他就会追过去让那个人在后背上吃一拳;见是一个比他有力的,他就会骂一声。有人一定要摸,那也可以,但得付秃鹤一点东西:要么是一块糖,要么是将橡皮或铅笔借他用半天。桑桑用一根断了的格尺,就换得了两次的抚摸。那时,秃鹤将头很乖巧地低下来,放在了桑桑的眼前。桑桑伸出手去摸着,秃鹤就会数道:“一回了……”桑桑觉得秃鹤的头很光滑,跟他在河边摸一块被水冲洗了无数年的鹅卵石时的感觉差不多。

        秃鹤读三年级时,偶然地,好像是在一个早晨,他对自己的秃头在意起来了。秃鹤的头现在碰不得了。谁碰,他就跟谁急眼,就跟谁玩命。人再喊他秃鹤,他就不再答应了。并且,谁也不能再用东西换得一摸。油麻地的屠夫丁四见秃鹤眼馋地看他肉案上的肉,就用刀切下足有二斤重的一块,用刀尖戳了一个洞,穿了一截草绳,然后高高地举在秃鹤眼前:“让我摸一下你的头,这块肉就归你。”说着,就要伸出油腻的手来。秃鹤说:“你先把肉给我。”丁四说:“先让我摸,然后再把肉给你。”秃鹤说:“不,先把肉给我。”丁四等到将门口几个正在闲聊的人招呼过来后,就将肉给了秃鹤。秃鹤看了看那块肉——那真是一块好肉!但秃鹤却用力向门外一甩,将那块肉甩到了满是灰土的路上,然后拔腿就跑。丁四抓了杀猪刀追出来。秃鹤跑了一阵却不再跑了。他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面对着抓着锋利刀子的丁四。丁四竟不敢再向前一步,将刀子在空中挥舞了两下,说了一声“小秃子”,转身走了。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