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鲸幻想儿童文学读库•大熊的女儿

批量采购专线:028-83157118

定  价 :
¥22.00
文 轩 价 :
¥15.00 (6.82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麦子
    所属分类 :
    图书 > 少儿 > 儿童文学 > 神话传说
    促销活动 :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满299减40!(特惠图书、电子书除外)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地区每单运费20元
    ❤特惠品超50本无特价可参加网站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大白鲸幻想儿童文学读库•大熊的女儿
    • 作 者:麦子
    • 出版社:大连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5-09-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202
    • 印刷时间:2015-09-01
    • 字 数:153.0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50509405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一、卧室里有只熊
    二、他是我的爸爸
    三、带着熊一起出发
    四、袜袋不见了
    五、遭遇一群流浪儿
    六、有人请吃豪华大餐
    七、邂逅马戏团老板
    八、神秘的讲故事者
    九、坐在车厢看星星
    十、古怪的城
    十一、探访孤儿院
    十二、偶遇虫离母子
    十三、陷入困境
    十四、圆球饼和大熊的协议
    十五、马戏团里的小丑
    十六、不速之客
    十七、地窖里藏着谁
    十八、大熊被抓走啦
    十九、偷偷进入熊堡
    二十、破斧别墅里的来客
    二十一、尹小荷的故事
    二十二、市长铁手指的秘密

    作者简介

    麦子,本名廖小琴,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成都市心理辅导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成都市七心社会工作发展促进中心监事。
    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香港青年文学奖、信谊图画书佳作奖、“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奖、“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等奖项。作品集中发表和转载于《儿童文学》等全国知名刊物。已出版长篇儿童小说《奶奶的小世界》《29幅年画》及短篇小说集《半勺绿》《星星猎手》等。

    促销语

    北京师范大学*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汤锐,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汤、两色风景联袂倾情推荐。对亲情辛酸而幸福的坚守,会让你笑中带泪,倍感温暖!

    促销语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有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汤锐,有名儿童文学作家汤汤、两色风景联袂倾情推荐。对亲情辛酸而幸福的坚守,会让你笑中带泪,倍感温暖!

    主编推荐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有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汤锐,有名儿童文学作家汤汤、两色风景倾情推荐!
    ★“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一等奖作品!
    ★一部与卡夫卡的《变形记》相比更具温情的东方变形小说。
    ★一曲孩子对父母不离不弃,勇敢坚守亲情的赞歌。
    ★一剂治疗现代冷漠与忧郁的良药。

    媒体评论

    这是一个披着荒诞、夸张外衣,骨子里却流淌出一腔温情的故事。麦子以犀利幽默的笔触,不但构建出一个亦真亦幻的世界,也让我们看到人类当下的困境,并寻找到它的出口——怀着对身边人、对世界满满的爱意继续向前走!    ——儿童文学作家  汤汤
    麦子用她荒诞、夸张的笔调,清浅、幽默的语言,真挚饱满的情感,搭建出一个亦真亦幻的世界,里面不但有趣、好玩,还充满温情和哲思,探寻着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思考着什么才是抵御懦弱、冷漠、孤独的*佳武器,传递出勇气、坚持的可贵,彰显出“爱”的力量和伟大。    ——儿童文学作家  两色风景

    内容简介

    早上醒来,女孩老豆的爸爸尹格竟然变成了一只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老豆没有惊慌,而是毫无怨言地当着大熊的女儿,并带着他去寻找治病的良药——失踪多年的妈妈。在这漫长的寻爱之旅中,他们有过饥饿、痛苦、困惑,但老豆一直陪伴在大熊身边:她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和冷言冷语,带着大熊逛街、吃饭;大熊被迫坐在敞篷车厢,老豆就舍弃驾驶室陪他一起淋雨;旅馆不肯收留大熊,老豆就陪着他一起露宿街头;大熊去马戏团当杂技演员,老豆就去那里当小丑……

    精彩内容

        时间尚早,老豆和熊走在空无一人的小镇。
        薄雾似轻纱笼罩,四处飘溢着淡淡花香,太阳在天空中羞羞答答——一个雏菊般清新的早晨!
        下一列火车要五天后才经过,老豆和大熊没有那么多天去等待。还有,如果圆球饼说的是真的,异形症患者的病况会日渐严重,那么唯有尽快抵达鱼骨。
        太阳升得老高时,老豆才总算打听到镇上正巧有位卡车司机要途经鱼骨。
        “你优选别去那里,尤其是当你还带着一只熊的时候!”满脸络腮胡的司机冷冷地嘟囔道。
        “不行,我必须去!”老豆拽紧他的车门。
        “我可不免费。”司机瞥着老豆身后怯怯的大熊。
        “我会付路费!”
        “火车价的两倍。”
        “成交!”
        卡车不大,曾装过的鸡呀,猪呀,羊呀,那些家畜的味儿还固执地盘踞在车里。
        “你的熊不能坐副驾。”司机面无表情地看着大熊,指了指长年累月装运货物的车厢,“它必须坐上面。”
        这是当然,再说熊那么大的块头,恐怕连驾驶室的门也钻不进去。
        熊好不容易爬进毫无篷布遮掩的车厢后,老豆也跟着爬了上去。
        “你可以坐下面。”司机说。
        “谢谢!我得和我的大熊在一起!”老豆拒绝了他的好意。
        “随便你!”
        “对啦,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老豆俯下身,冲驾驶室大声问道。
        “随便你!”
        “好吧,那能知道你将这辆车叫什么吗?”
        “很初我叫它‘小甜甜’,现在我叫它‘菠菜小姐’。”
        “太好了,那我就叫你‘菠菜先生’吧。”老豆高兴地嚷道。
        “随便你,反正名字对我来说并不比一个馒头重要。”司机说完后,一踩油门,出发了。
        太阳气势磅礴地升到山巅时,大熊蜷缩在老豆的脚边,又沉沉地睡了过去,仿佛梦里有他的尹小荷,还有一个奇妙的世界。老豆轻轻抚摸过他厚实的棕色毛,就像以前尹格轻轻将她的头发抚摸……
        “喂,老豆,醒一醒。”突然,有谁在对老豆说话。
        “是谁啊?”
        “是我,老豆。”
        老豆揉了揉眼,原来是熊啊。
        “大熊,你会说话啦?”老豆惊喜地瞪大了眼。
        大熊点了点头。
        “这么说,你就要恢复原形啦?听说,只要会说话,就能一点点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呢!”
        “这得感谢你哦,老豆。”大熊伸出厚实的熊掌,轻轻抚摸着老豆,一滴泪,两滴泪,无数滴泪落向她的额头……很快,大熊的泪汹涌滂沱,哗啦啦地往下掉啊掉……
        老豆惊醒过来!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下雨了,密密麻麻的雨滴从天空中勇敢地跃下,争先恐后地表演着生命中很激烈的一场秀。
        大熊也醒了过来,张大嘴,茫茫然地望着天空。
        轰隆!一声惊雷,将天空轰炸出一个巨洞,蓄积的大雨肆无忌惮地倾盆而下。
        “你可以下来。”菠菜先生从车窗探出头,冲老豆大喊。
        “谢谢!我得和我的大熊在一起!”
        “随便你啦!”菠菜先生嘟囔。
        雨,越下越急,裸露在天空下的车厢开始进水。
        “大熊,大熊,你别怕,我为你唱一首歌吧!”老豆一把抱着惊恐中的熊。然后,扯开了嗓:
        天不怕地不怕,
        我们要回家。
        回到那阳光明媚的地方,
        那里弥漫花香,
        美丽的世界正等待着咱俩……
        时间尚早,老豆和熊走在空无一人的小镇。
        薄雾似轻纱笼罩,四处飘溢着淡淡花香,太阳在天空中羞羞答答——一个雏菊般清新的早晨!
        下一列火车要五天后才经过,老豆和大熊没有那么多天去等待。还有,如果圆球饼说的是真的,异形症患者的病况会日渐严重,那么唯有尽快抵达鱼骨。
        太阳升得老高时,老豆才总算打听到镇上正巧有位卡车司机要途经鱼骨。
        “你优选别去那里,尤其是当你还带着一只熊的时候!”满脸络腮胡的司机冷冷地嘟囔道。
        “不行,我必须去!”老豆拽紧他的车门。
        “我可不免费。”司机瞥着老豆身后怯怯的大熊。
        “我会付路费!”
        “火车价的两倍。”
        “成交!”
        卡车不大,曾装过的鸡呀,猪呀,羊呀,那些家畜的味儿还固执地盘踞在车里。
        “你的熊不能坐副驾。”司机面无表情地看着大熊,指了指长年累月装运货物的车厢,“它必须坐上面。”
        这是当然,再说熊那么大的块头,恐怕连驾驶室的门也钻不进去。
        熊好不容易爬进毫无篷布遮掩的车厢后,老豆也跟着爬了上去。
        “你可以坐下面。”司机说。
        “谢谢!我得和我的大熊在一起!”老豆拒绝了他的好意。
        “随便你!”
        “对啦,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老豆俯下身,冲驾驶室大声问道。
        “小时候,妈妈叫我撒谎精,爸爸叫我牛皮精;长大后,他们叫过我烂眼、滚地龙、无赖,一度我还被追认为诈骗犯、流窜犯;现在又被人称为猪贩、鸡鸭贩、羊贩或是西瓜贩。”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随便你!”
        “好吧,那能知道你将这辆车叫什么吗?”
        “很初我叫它‘小甜甜’,现在我叫它‘菠菜小姐’。”
        “太好了,那我就叫你‘菠菜先生’吧。”老豆高兴地嚷道。
        “随便你,反正名字对我来说并不比一个馒头重要。”司机说完后,一踩油门,出发了。
        太阳气势磅礴地升到山巅时,大熊蜷缩在老豆的脚边,又沉沉地睡了过去,仿佛梦里有他的尹小荷,还有一个奇妙的世界。老豆轻轻抚摸过他厚实的棕色毛,就像以前尹格轻轻将她的头发抚摸……
        “喂,老豆,醒一醒。”突然,有谁在对老豆说话。
        “是谁啊?”
        “是我,老豆。”
        老豆揉了揉眼,原来是熊啊。
        “大熊,你会说话啦?”老豆惊喜地瞪大了眼。
        大熊点了点头。
        “这么说,你就要恢复原形啦?听说,只要会说话,就能一点点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呢!”
        “这得感谢你哦,老豆。”大熊伸出厚实的熊掌,轻轻抚摸着老豆,一滴泪,两滴泪,无数滴泪落向她的额头……很快,大熊的泪汹涌滂沱,哗啦啦地往下掉啊掉……
        老豆惊醒过来!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下雨了,密密麻麻的雨滴从天空中勇敢地跃下,争先恐后地表演着生命中很激烈的一场秀。
        大熊也醒了过来,张大嘴,茫茫然地望着天空。
        轰隆!一声惊雷,将天空轰炸出一个巨洞,蓄积的大雨肆无忌惮地倾盆而下。
        “你可以下来。”菠菜先生从车窗探出头,冲老豆大喊。
        “谢谢!我得和我的大熊在一起!”
        “随便你啦!”菠菜先生嘟囔。
        雨,越下越急,裸露在天空下的车厢开始进水。
        “大熊,大熊,你别怕,我为你唱一首歌吧!”老豆一把抱着惊恐中的熊。然后,扯开了嗓:
        天不怕地不怕,
        我们要回家。
        回到那阳光明媚的地方,
        那里弥漫花香,
        美丽的世界正等待着咱俩……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