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定  价 :
¥22.80
文 轩 价 :
¥14.40 (6.3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萧红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促销活动 :
    ❤特惠商品,单笔订单超3本无特价优惠可享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呼兰河传
    • 作 者:萧红
    • 出版社:群言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5-09-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304
    • 印刷时间:2015-09-01
    • 字 数:330.0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802567535
    社科经管
    生活艺术
    儿童乐园
    文学特惠
    经管特惠
    少儿特惠
    社科特惠
    生活特惠
    文教特惠

    目录

    呼兰河传
    旷野的呼喊
    旷野的呼喊
    朦胧的期待
    孩子的讲演
    逃难
    黄河
    莲花池
    山下


    小六
    访问
    离去
    烦扰的一日
    破落之街
    蹲在洋车上
    三个无聊人
    初冬
    过夜
    索非亚的愁苦

    清晨的马路上
    后花园
    北*国
    汾河的圆月
    哑老人

    作者简介

    萧红(1911-1942),原名张迺莹,中国近现代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30年代文学洛神”。191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幼年丧母。
    萧红是民国四大才女中命运*为悲苦的女性,也是一位传奇性人物。她的一生是不向命运低头,在苦难中挣扎、抗争的一生,萧军的出现直接影响了其命运并引发她开始文学创作。
    1935年,在鲁迅的支持下,发表了成名作《生死场》。1936年,东渡日本,并写下了散文《孤独的生活》,长篇组诗《砂粒》等。1940年与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后发表了中篇小说《马伯乐》和著名长篇小说《呼兰河传》。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呼兰河传》是知名作家萧红创作的一部自传体小说,作者用自身的童年回忆当做线索,通过描写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家乡的生活画面以及风土人情,生动且形象地再现了当地人们平凡、落后的生活现状和平庸、愚昧的精神状态。

    精彩内容

        六
        呼兰河城里,除了东二道街、西二道街、十字街之外,再就都是些个小胡同了。
        小胡同里边更没有什么了,就连打烧饼麻花的店铺也不大有,就连卖红绿糖球的小床子,也都是摆在街口上去,很少有摆在小胡同里边的。那些住在小街上的人家,一天到晚看不见多少闲散杂人。耳听的眼看的,都比较的少,所以整天寂寂寞寞的,关起门来在过着生活。破草房有上半间,买上二斗豆子,煮一点盐豆下饭吃,就是一年。
        在小街上住着,又冷清、又寂寞。
        一个提篮子卖烧饼的,从胡同的东头喊,胡同的西头都听到了。虽然不买,若走谁家的门口,谁家的人都是把头探出来看看,间或有问一问价钱的,问一问糖麻花和油麻花现在是不是还卖着前些日子的价钱。
        问或有人走过去掀开了筐子上盖着的那张布,好像要买似的,拿起一个来摸一摸是否还是热的。
        摸完了也就放下了,卖麻花的也优势地位的不生气。
        于是又提到第二家的门口去。
        第二家的老太婆也是在闲着,于是就又伸出手来,打开筐子,摸了一回。
        摸完了也是没有买。
        等到了第三家,这第三家可要买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刚刚睡午觉起来,她的头顶上梳着一个卷,大概头发不怎样整齐,发卷上罩着一个用大黑珠线织的网子,网子上还插了不少的疙瘩针。可是因为这一睡觉,不但头发乱了,就是那些疙瘩针也都跳出来了,好像这女人的发卷上被射了不少的小箭头。
        她一开门就很爽快,把门扇刮打的往两边一分,她就从门里闪出来了。随后就跟出来五个孩子。这五个孩子也都个个爽快。像一个小连队似的,一排就排好了。
        **个是女孩子,十二三岁,伸出手来就拿了一个五吊钱一支的一根竹筷子长的大麻花。她的眼光很迅捷,这麻花在这筐子里的确是*大的,而且就只有这一个。
        第二个是男孩子,拿了一个两吊钱一支的。
        第三个也是拿了个两吊钱一支的。也是个男孩子。
        第四个看了看,没有办法,也只得拿了一个两吊钱的。也是个男孩子。
        轮到第五个了,这个可分不出来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头是秃的,一只耳朵上挂着钳子,瘦得好像个干柳条,肚子可特别大。看样子也不过五岁。
        一伸手,他的手就比其余的四个的都黑得更厉害,其余的四个,虽然他们的手也黑得够厉害的,但总还认得出来那是手,而不是别的什么,唯有他的手是连认也认不出来了,说是手呢,说是什么呢,说什么都行。完全起着黑的灰的、深的浅的,各种的云层。看上去,好像看隔山照似的,有无穷的趣味。
        他就用这手在筐子里边挑选,几乎是每个都让他摸过了,不一会工夫,全个的筐子都让他翻遍了。本来这筐子虽大,麻花也并没有几支。除了一个顶大的之外,其余小的也不过十来支,经了他这一翻,可就完全摸遍了。弄了他满手是油,把那小黑手染得油亮油亮的,黑亮黑亮的。
        而后他说:
        “我要大的。”
        于是就在门口打了起来。
        他跑得**之快,他去追着他的姐姐。他的第二个哥哥,他的第三个哥哥,也都跑了上去,都比他跑得更快。再说他的大姐,那个拿着大麻花的女孩,她跑得更快到不能想象了。已经找到一块墙的缺口的地方,跳了出去,后边的也就跟着一溜烟地跳过去。等他们刚一追着跳过去,那大孩子又跳回来了。在院子里跑成了一阵旋风。
        那个*小的,不知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的,早已追不上了。落在后边,在号啕大哭。间或也想拣一点便宜,那就是当他的两个哥哥,把他的姐姐已经扭住的时候,他就趁机会想要从中抢他姐姐手里的麻花。可是几次都没有做到,于是又落在后边号啕大哭。
        他们的母亲,虽然是很有威风的样子,但是不动手是招呼不住他们的。母亲看了这样子也还没有个完了,就进屋去,拿起烧火的铁叉子来,向着她的孩子就奔去了。不料院子里有一个小泥坑,是猪在里打腻的地方。她恰好就跌在泥坑那儿了,把叉子跌出去五尺多远。
        于是这场戏才算达到了高潮,看热闹的人没有不笑的,没有不称心愉快的。
        就连那卖麻花的人也看出神了,当那女人坐到泥坑中把泥花四边溅起来的时候,那卖麻花的差一点没把筐子掉了地下。他高兴极了,他早已经忘了他手里的筐子了。
        至于那几个孩子,则早就不见了。
        等母亲起来去把他们追回来的时候,那做母亲的这回可发了威风,让他们一个一个地向着太阳跪下,在院子里排起一小队来,把麻花一律的解除。
        顶大的孩子的麻花没有多少了,完全被撞碎了。
        第三个孩子的已经吃完了。
        第二个的还剩了一点点。
        只有第四个的还拿在手上没有动。
        第五个,不用说,根本没有拿在手里。
        闹到结果,卖麻花的和那女人吵了一阵之后提着筐子又到另一家去叫卖去了。他和那女人所吵的是关于那第四个孩子手上拿了半天的麻花又退回了的问题,卖麻花的坚持着不让退,那女人又非退回不可。结果是付了三个麻花的钱,就把那提篮子的人赶了出来了。 为着麻花而下跪的五个孩子不提了。再说那一进胡同口就被挨家摸索过来的麻花,被提到另外的胡同里去,到底也卖掉了。
        一个已经脱完了牙齿的老太太买了其中的一个,用纸裹着拿到屋子去了……
        P16-18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商品的最终售价以订单结算页价格为准;

    折扣:页面显示的折扣数(如7折),是以定价为基础的价格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