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时间 2015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重磅新作 美国国家书评人奖 再现苏联解体后转型时代普通人带血的历史

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吕宁思倾力翻译历时二十年采访,再现苏联解体后转型时代普通人带血的历史,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窦文涛、梁文道《总编辑时间》点评推荐 。

定  价 :
¥55.00
文 轩 价 :
¥33.60 (6.1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白俄)S.A.阿列克谢耶维奇吕宁思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随笔杂文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A
    ❤特惠商品,单笔订单超3本无特价优惠可享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二手时间 2015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重磅新作 美国国家书评人奖 再现苏联解体后转型时代普通人带血的历史
    文学名著
    生活艺术
    名著5折
    文学特惠
    经管特惠
    少儿特惠
    社科特惠
    生活特惠
    文教特惠

    目录

    " 参与者笔记
    第一部? 启示录的慰藉
    街上的噪音和厨房里的谈话(1 9 9 1 —2 0 0 1 )
    红色装饰内的十个故事
    专政之美和水泥中的蝴蝶之谜
    兄弟和姐妹,刽子手、受害者和选民
    耳语和呐喊……还有高兴
    孤独的红色元帅和三天就被遗忘的革命
    施舍的回忆和欲望的感觉
    另一种圣经和另一种信徒
    残酷的火焰与高尚的救赎
    苦难中的甜味和俄罗斯精神的焦点
    杀人者自称替天行道的时代
    一面小红旗和斧头的微笑
    第二部? 空虚的迷惑
    街上的噪音和厨房里的谈话(2 0 0 2 —2 0 1 2)
    没有修饰的十个故事
    罗密欧与朱丽叶……玛格丽塔和阿布尔法兹
    后共产主义时代,他们立刻变成了另一种人
    与幸福很相似的孤独
    想要杀死他们所有人,又为这个想法而恐惧
    扎着辫子的老太婆和美丽的姑娘
    上帝把外人的不幸放在了你家门口
    生活就是婊子,白色小瓶中的一百克粉末
    难以污名的死者和寂静无声的尘土
    狡猾的无知和由此产生的另类生活
    勇气和勇气之后
    一个小人物的附录
    译后记
    "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1948年出生于乌克兰,毕业于明斯克大学新闻学系。
    白俄罗斯记者、散文作家。她用与当事人访谈的方式写作纪
    实文学,记录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切尔诺贝利
    事故、苏联解体等重大事件。著有《二手时间》《战争中没
    有女性》《锌制男孩》《切尔诺贝利的回忆》等。
    曾获得包括瑞典笔会奖、德国莱比锡图书奖、法国“世界见
    证人”奖、美国国家书评人奖、德国书业和平奖等在内的多
    项大奖。 2013年和2014年两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入
    围*终决选名单,2015年获奖。
    【译者简介】
    吕宁思,电视主持人和制作人、写作人和翻译人。现任凤凰卫视资讯
    台执行总编辑、副台长;南京大学客座教授、西华大学客座
    教授。著有《凤凰卫视新闻总监手记》和《总编辑观天下》
    等。曾于三十年前翻译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战争中没有女
    性》(2015年再版)。"

    名人推荐

    "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间,她一直专注于描写苏联和苏联解体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她的作品并不是关于那些历史事件本身,而更多地将目光投向普通人的情感历程。
    ——瑞典文学院秘书萨拉?达尼乌斯

    冷战结束和苏联解体近四分之一世纪了,俄罗斯仍然在迷茫中寻找自己的身份认同。在西方世界对戈尔巴乔夫时代一片盛赞之时,多数俄罗斯人却似乎宁愿选择遗忘。
    在红色大厦的废墟上如何建立一种新的身份认同,不仅在俄罗斯,也是在白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地区生活的俄语族群的精神苦闷。
    作者使用“二手时间”作为本书标题,寓意深刻,一言难尽。
    时间,真的能够重来吗?
    ——本书译者、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吕宁思

    "

    媒体评论

    "她的复调写作,称为我们时代里苦难与勇气的一座纪念碑。——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苏维埃人是存在的,阿列克谢耶维奇见到了他们……这部复调写作的杰作,混合了民众的声音、报道的谈话、电视的片段,每种声音都反映了某种真实。一种迷人的魅力就此显现……这本书像河流一样厚重、有力。?
    ——《费加罗报》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杰作《二手时间》在试图滤去20世纪苏维埃人作为人类的特殊经历,然后质问我们:如果乌托邦引来了灾难,贪婪的资本主义模式把我们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们破坏了环境,造成了精神的虚无,还留下什么路可以走?阿列克谢耶维奇从来不只是写她的同胞。她关照的是我们所有人。
    ——德国书业和平奖颁奖词

    写别的民族的故事,需要厉害的作者。这种写作者少之又少。我们可以回想起那些光辉的报道,比如基塔?瑟伦利和雷沙德?卡普钦斯基。但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可能是描绘时代本身*为成功的一位……在她用三十五年写就、几乎耗其一生的作品《乌托邦之声》中,她创造了一出关于20世纪*大程度乌托邦的神剧。这是一部**的作品。之前的“伤痕文学”从来没有把那个社会描绘得那样栩栩如生。——瑞典《每日新闻》
    "

    主编推荐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重磅新作

    瑞典笔会奖、莱比锡图书奖、美国国家书评人奖、德国书业和平奖获得者

    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吕宁思倾力翻译

    历时二十年采访,再现苏联解体后转型时代普通人带血的历史
    "

    内容简介

    《二手时间》是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新作品。通过口述采访的形式,讲述了苏联解体后,1991年到2012年二十年间的痛苦的社会转型中,身处关键历史时刻的普通人的生活,以及他们为梦想破碎付出的代价。在书中,从学者到清洁工,每个人都在重新寻找生活的意义。他们的真实讲述同时从宏观和微观上呈现出一个重大的时代,一个社会的变动,为这一段影响深远的历史赋予了人性的面孔。

    精彩内容

        "参与者笔记
        告别了苏联时代,我们也告别了自己的一种生活。我试图听到这出社会主义大戏所有参与者的真实讲述……
        我们的共产主义,本来有个疯狂的计划:要把亚当以来的旧人类改造为新人类,而且也付诸实施了,这算是它**做过的事情。七十多年间,在我们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验室里,制造出了一种另类的人:苏维埃人。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悲剧的人物,另一些人把他们称为“苏联分子”。我觉得我懂得这种人,熟悉这种人,我和他们共同生活了多年。他们就是我自己,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父母。几年来,我为此游历了整个前苏联地区,因为苏维埃人不仅是俄罗斯人,还有白俄罗斯人、土库曼人、乌克兰人、哈萨克人……现在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国家,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我们不会和其他人类混淆。在芸芸众生中,你会立刻发现我们这类人!我们这类人,全都有社会主义基因,彼此相同,与其他人类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词汇,有自己的善恶观,有自己的英雄和烈士。我们与死亡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在我写过的故事中,这些词汇常常萦绕于耳:枪毙、屠杀、消灭、抹去,或者一些苏联特有的消失方式:逮捕、剥夺十年通信权、放逐。如果我们还记得,不久前有几百万人被杀戮,人的生命又价值几何?我们是充满仇恨和偏见的种族,一切都来自于那个被称为古拉格的地方和那场恐怖的战争,还有集体化、没收剥夺、大迁徙……
        这就是我们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曾经是我们的全部生活,但那时我们很少谈论。而今,世界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我们的生活开始被所有人关切,它曾经是怎样一回事并不重要,只因为它曾是我们的生活。我写这本书,是希望通过一点一滴,通过一鳞半爪,发现家的故事,寻找社会主义的内核,比如社会主义在人的灵魂中究竟是怎样的。我总是被狭小的空间所吸引,一个人的空间,只有一个人。实际上,在一个人的身上会发生所有的一切。
        为什么书中有这么多自杀者的故事,而不是普通苏联人民和平凡的苏维埃人物传记?其实说到底,他们结束自己的生命要么是出于爱,要么是由于年老,甚至只是为了兴趣,想要解开死亡之谜……我找到了这样一些人,他们执着于理想,将理想深深根植于自己内心,决不妥协——国家成了他们的宇宙,取代了他们的一切,甚至生命。他们无法摆脱伟大的历史,无法和那段历史告别,无法接受另外一种幸福,不能像今天的人们这样,完全潜入和消失于个体生活中,把渺小看成巨大。人类其实都愿意单纯地生活,哪怕没有伟大的思想;但这在俄罗斯生命中却从来没有过,俄罗斯文学也从不是这样的。举世皆知我们是战斗民族,要么打仗,要么准备打仗,从来没有其他生活。我们的战争心理由此形成,就是在和平生活中,也是一切都按战争的思维。听到密集的鼓点,看到挥舞的旗帜,心脏就快要跳出胸口……人们不仅不会在意自己的奴性,反而甚至会钟爱自己的奴性。我还记得:放学后我们全班同学一起去开垦荒地,我们鄙视那些不去的同学。我们会为了自己没有参加过革命、没有经历过战争,而难过得哭出来。回首往事,难道我们真的这样过?我真的曾是这样?我和我的主人公们一起回忆。他们当中有些人说:“只有苏联人能够理解苏联人。”我们就是这样一群有着共产主义记忆的人,因为同样的记忆而惺惺相惜。
        父亲曾经回忆说,他自己是在加加林飞上太空之后信仰共产主义的。我们**个进入了宇宙!我们无所不能!爸爸和妈妈也是这样培养我们的。我也曾是十月党人,佩戴着一个十月革命徽章,先是少先队员,然后是共青团员。而绝望,是后来才出现的。
        ……
        人们阅读报纸杂志,沉默不语。扑面而来的是叫人喘不过气来的恐怖!怎么能如此生活?许多人把真相视为敌人,也把自由视为敌人。我的一位朋友说:“我们不了解自己的国家,不了解大多数人的想法。虽然我们每天看到他们,但哪怕天天见面,对于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对于他们想要什么,我们一无所知;但我们却居然敢于去教诲他们。一旦我们知道了一切,一定会感到震惊。”我与他经常坐在我家厨房讨论,还跟他争论。这是在1 9 9 1 年……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光!我们都深信明天,明天自由一定会来临。一切都是从虚无开始,从我们的愿望开始。
        ……
        是的,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们曾经十分幸福,但那时候的天真如今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们那时觉得,选择已经做出,苏联共产主义毫无希望地完败。一切才刚刚开始……
        二十年过去了。“别拿社会主义吓唬我们。”现在的孩子们这样对父母说。
        在与一个熟悉的大学老师谈话时,他对我说:“九十年代末,学生们个个笑逐颜开。在我回忆苏联的时候,他们都坚信一个崭新的未来已经在自己眼前开启。但今天情况又不同了……如今的学生们已经领教和体验了什么是资本主义:不平等、贫困、厚颜无耻地炫富。他们清楚地看到自己父母的生活是怎样的,从一个被掠夺的国家那里,父母们一无所得。于是学生们的情绪激进,梦想进行革命。他们穿红色T 恤,上面绘有列宁和切?格瓦拉的画像。”
        社会上又出现了对苏联的向往,对斯大林的崇拜。十九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人中有一半认为斯大林是“*伟大的政治人物”。苏联的一切又都成了时尚。例如“苏维埃餐厅”,里面满是苏联称呼和苏联菜名。还有“苏维埃糖果”和“苏维埃香肠”,从味道到口感都是我们从童年起就熟悉的。更不用说“苏维埃伏特加”了。电视上有几十个节目,互联网上也有几十个“苏联”怀旧网站。斯大林时代的劳改营,从索洛夫卡到马加丹,居然都作为旅游景点开放。广告词上承诺说游人将会得到充分的劳改营体验,会发给你劳改犯的服装和干活用的锄头,还向游人展示经过翻修的劳改犯居住区,*后会组织游客在劳改营钓鱼……
        老式的思想再次复活:关于伟大帝国,关于“铁腕”,关于“独特的俄罗斯道路”……苏联国歌回来了,共青团之歌还在,只是改名为《我们之歌》,执政党就是复制版的苏联共产党。总统大权在握,如同当年的**,拥有优势地位权力。而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是东正教……
        在1 9 1 7 年革命之前,亚历山大?格林就曾写道:“不知怎么,未来并没有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百年过去了,未来又一次没有到位。出现了一个二手时代。
        对于艺术家来说,街垒是个危险的地方,是一个陷阱。它会使视力恶化,瞳孔变窄,使世界失去色彩。那里只有黑与白,从那里分辨不出人形,只能看到一个黑点,一个目标。我这一辈子都是在街垒上面,我也想离开那里,学会享受生活,让自己恢复正常视力。但是,数万人再次走上了街头,手携着手。他们在外套上挂着白丝带,那是复兴的符号,光明的象征。我与他们站在了一起。
        在大街上,我遇到了身穿印有铁锤镰刀和列宁肖像T 恤衫的年轻人。但他们真的知道什么是共产主义吗?
        "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