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呼吸化为空气 感动和震撼读者的“生命之书” 天才医生与癌症抗争的生命感悟 蔡康永、阿图·葛文德推荐阅读

感动和震撼全球读者的“生命之书”,“如果生命只剩下*后的火焰,我也会用来照亮你眼前的路”

定  价 :
¥48.00
文 轩 价 :
¥24.00 (5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美)保罗·卡拉尼什(Paul Kalanithi) 著;何雨珈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外国
    促销活动 :
    ❤磨铁❤专题内9.9元起,5折封顶!详情 >>
    ❤文轩图书惠---专场商品满99元减10元详情 >>
    ❤特惠商品,单笔订单超3本无特价优惠可享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当呼吸化为空气 感动和震撼读者的“生命之书”  天才医生与癌症抗争的生命感悟 蔡康永、阿图·葛文德推荐阅读
    • 作 者:(美)保罗·卡拉尼什(Paul Kalanithi) 著;何雨珈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6-11-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207
    • 印刷时间:2016-11-01
    • 字 数:129千字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33946562
    珍藏套装
    文学小说
    15元封顶
    文学特惠
    经管特惠
    少儿特惠
    社科特惠
    生活特惠
    文教特惠

    目录

    我虽死去――代译序
    与保罗的无限对话
    英文版序言
    序幕
    第一部  当我身强体健时
    第二部  至死方休
    后记
    致谢

    作者简介

    保罗·卡拉尼什(Paul Kalanithi),美国著名神经外科医生,作家。1977年生于亚利桑那州,获得斯坦福大学英语文学及人体生物学双料学位,后于剑桥大学获得科学史与哲学研究硕士学位,并以优异成绩从耶鲁大学医学院毕业,即将获得斯坦福医学院外科教授职位并主持自己的研究室。2013年,即将抵达人生*峰的保罗,忽然被诊断出患有第四期肺癌。自此,他开始记录自己的余生,反思医疗与人性。他的记录文章被刊登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诸多一线报刊上,获得了全球读者的关注。2015年3月,37岁的保罗告别妻子和女儿,离开人世。

    何雨珈,85后生人,自由译者,文字与影像的狂热追随者,一颗平常心,一双笨拙手,烹美食,做手工,只愿不辜负文字与生活。译有《再会,老北京》、《纸牌屋》等书。

    促销语

    “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高奖”获得者
    斯坦福大学天才医生、作家  保罗?卡拉尼什
    与癌症抗争的生命感悟,对人性、生死、医疗的深沉思索2016全球*受瞩目畅销书,授权英、美、法、德、意、西、葡、俄、日、韩等40个国家和地区
    英文版不到一年畅销近100万册
    出版后即登上Amazon总榜 第1名
    Amazon 2016上半年20大好书
    《纽约时报》非虚构类畅销榜第1名
    台湾时报文化繁体版面世即登上畅销榜首

    媒体评论

    " 这本书震撼且凄美,立志成为医生者推荐阅读,书里有关于生命意义的深沉思索。

    ——《星期日泰晤士报》

    -------------------------------

        从这本书里那些震撼人心的内容,可以清楚地看出作者才华横溢、博学多闻。书里记录了他的生活:激情工作,努力奋斗,毫不满足;等待生,学会死。这些文字里没有多愁善感,也没有任何夸张。

    ——《纽约时报》

    -------------------------------

        保罗·卡拉尼什的这本回忆录,《当呼吸化为空气》,写于他接到癌症诊断书时,令人伤感。这本关于家庭、医学和文学的书,倾注了作者的心血,是一本感动人心和富于思考的传记。虽然读来悲痛,但会让人得到意外的启发。

    ——《华盛顿邮报》

    -------------------------------

        这本书带有古希腊悲剧的智慧和吸引力……保罗用简朴、优美的文字记录了面对死亡时发生的故事。他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医生,深知等待他的结局,这让书里对道德的深思显得伤感。他的叙述坚定有力,让你期待他能幸存下来,继续讲述他逝去后那些亲友的故事。

    ——《波士顿环球报》

    -------------------------------

        一部强大和惊人的作品……保罗是多么可爱,多么令人触动,多么谦虚,你会沉浸在他的世界里,忘记故事如何结束。

    ——《今日美国》

    -------------------------------

        一位天才作家对人性的感人思考,他条理清晰地呈现了医生和病人的双重视角……写作和手术不同,鲜有人能如保罗这样同时精通二者。

    ——《科克斯评论》

    -------------------------------

        一本感人、悲痛的传记……如何更好地度过生命,死亡逼近时如何选择,作者对此都有发自内心、令人信服的思考,这本书将促使读者深思自己生命里的价值和道德感。

    ——《书单》"


    主编推荐

    "★2016年全球备受瞩目畅销书

    ★蔡康永、阿图·葛文德(《*好的告别》作者 )推荐阅读

    ★授权英、美、法、德、意、西、葡、瑞典、捷克、希腊、丹麦、巴西、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印度、日本、韩国、越南、泰国等40个国家和地区

    ★英文版不到一年畅销近100万册

    ★Amazon 2016上半年20大好书

    ★出版后即登 上Amazon 总 榜**名,超过4000条五星好评

    ★《纽约时报》非虚构类畅销榜**名

    ★台湾时报文化繁体版面世即登上畅销榜首

    ★作者在文学、医学领域有杰出才华,文笔优美动人

    ★《*好的告别》《此生未完成》《向死而生: 我修的死亡学分》读者不容错过的经典之作""

    ★硬壳精装,内文90g纯质胶,精美厚重"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当呼吸化为空气(精)》是“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高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天才医生与癌症抗争的生命感悟。作者保罗·卡拉尼什(Paul Kalanithi)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英语文学及人体生物学双料学位,并于英国剑桥大学获得科学史与哲学研究硕士学位,以优异成绩获得美国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即将获得斯坦福医学院外科教授职位并主持自己的研究室。

    精彩内容

    "我草草浏览着眼前这些CT片子,诊断结果显而易见:肺上布满了数不清的肿瘤,脊柱变形,一整片肺叶被侵蚀。这是癌症,而且已经扩散得很厉害了。我是一名神经外科住院医生,这是我接受培训的*后一年。过去六年来,我已经看过几十套这样的片子,每次都怀着微茫的希望,想帮患者找到某种可能有效的疗法。但眼前这套片子不同:患者是我自己。

    我身上穿的不是防辐射的工作服,也不是手术服或白大褂。我穿着一身病服,和一根输液杆“血脉相连”。护士把电脑留在我病房里了。我和妻子露西一起看着上面的片子。她是一名内科医生,现在就守在我身边。我一个断层一个断层地又看了一遍:肺窗、骨窗、肝窗,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再从前到后,这是培训的“标准动作”,好像我能有什么意外发现,能改变诊断结果。

    我和露西一起躺在病床上。

    她轻声开了口,像是在念台词:“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别的病?”

    “没有。”我说。

    我们紧紧拥抱着彼此,就像年轻的情侣。过去这一年,我俩都怀疑过我得了癌症,但一直拒绝相信,甚至都没聊过这件事。

    大概六个月前,我的体重开始下降,背上疼痛难忍。早上穿裤子的时候,皮带先是紧了一个扣,接着紧了两个。我去找我的初级保健医生,也是我在斯坦福的老同学。她的哥哥是在神经外科住院医生岗位上猝死的,就因为没在意一些病毒感染的征兆,所以她特别关注我的健康状况,像我妈似的。不过,等我到了她的诊室,却发现里面坐着另一个医生。我同学休产假去了,真的要做妈妈了。

    我穿了一件薄薄的蓝色体检服,躺在冰冷的检查台上,向这位新医生描述我的症状。“当然,”我说,“如果这是医生资格考试中的问题,三十五岁,体重莫名其妙地下降,初发性背痛,那明显该选C——癌症。但也说不定只是我工作太拼命了。我也不知道。想做个核磁共振确定一下。”

    “我觉得还是先照X光吧,”她说。背痛要做的核磁共振价格不菲,而且*近全国上下都在不断强调,为了节省医疗成本,不要做这种不必要的检查。但医学扫描的价值,要看你找的是什么:X光基本上是查不出癌症的。不过,很多医生还是觉得,这么早就做核磁共振简直有愧医者之心。她说,“X光是没有那么敏感,但也是个合理的开始。”

    “那我们做个屈伸X光,看看更现实的诊断是不是狭部脊椎滑脱?”

    墙上有面镜子,我能看到她正在谷歌上搜索我说的术语。

    “一种椎弓骨折,发病率大概是5%,年轻人背痛经常是这个原因。”

    “好,那我就约你说的那个X光。”

    “谢谢。”我说。

    为什么我穿着白大褂,就说话自带权威,穿着体检服,就这么温良恭俭让了?说实在地,在背痛这件事上,我可比她在行。接受神经外科医生培训时,有一半内容都涉及脊椎的病。不过,也许真的更有可能是脊柱炎。年轻成年人得这种病的概率是挺高的。而三十多岁脊柱就生了癌?这种概率简直不会超过万分之一。就算这概率再高一百倍,还是高不过脊椎滑脱。搞不好我真的是在自己吓自己。

    X光检查的结果没啥问题。我们把所有症状都归咎于工作太累和身体机能老化,约好了下次治疗的日程安排后,我回去处理了当天的*后一个病例。体重下降得没那么厉害了,后背的疼痛也可以忍受了。每天适量来点布洛芬止痛,也能撑过去了。还有,这种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的艰难日子也快要到头了。我马上就要从医学生变成神经外科教授了:十年无情残酷的训练都过来了,我下定决心,要把接下来的十五个月熬过去,圆满结束住院医生的生涯。我已经赢得了前辈的尊重,获得了极富盛名的全国性医学奖项,几所著名大学纷纷向我抛出橄榄枝。*近,我在斯坦福的课程主管找我谈了一次,他说:“保罗,我觉得,你不管申请什么工作,肯定都是*很好的候选人。我就跟你说一声,我们准备找个人加入教职团队,像你这样的。当然,在这儿不能给你什么承诺。不过你应该考虑考虑。”

    三十六岁的我已经走上了人生*峰。眼前就是一片辽阔的“应许之地”,从基列到杰利科,一直延伸到浩瀚的地中海[ 应许之地:《圣经·旧约》中耶和华上帝应许给犹太人的“流奶与蜜之地”。]。海上有一艘漂亮的游艇,周末的时候,我、露西,还有假想中的孩子们,驾船出海,共享天伦。可以预见,等工作强度降低,生活稍微轻松些,我的背痛也会减缓。可以预见,我终于能像之前许诺的那样,做个好丈夫了。

    接着,几个星期以后,我开始感觉到间歇性发作的严重胸痛。是不是工作的时候撞到什么,肋骨骨折了?偶尔我会在夜里惊醒,大汗淋漓,床单都被浸湿了。体重又开始迅速下降,而且速度更快了,从175磅[ 1磅约等于0.454公斤。]急剧跌落到145磅,还不停地咳嗽。我对自己的病情已经不做他想了。一个周六的午后,露西和我躺在旧金山多洛雷斯公园的阳光下,等着见她的妹妹。她看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上面是医学数据库的搜索结果:“三十到四十岁人群癌症发病率。”

    “啊?”她说,“我没想到你真的在担心这个。”

    我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想跟我聊聊吗?”她问道。

    她生气,是因为她也有过这样的担心;她生气,是因为我都没跟她提过只言片语;她生气,是因为我向她许诺的生活是一回事,给她的,又是另一回事。

    “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对我说真心话?”她问道。

    我关掉手机。“咱们去买点冰激凌吧。”我说。


    *********


    我们本来安排下周去度假的,到纽约去找几个大学的老朋友。也许一起好好睡一觉,再喝上几杯鸡尾酒,能帮我们俩恢复一下感情,让婚姻的“高压锅”降降压。

    但露西别有计划。“我不跟你一起去纽约。”出发几天前,她宣布。她要搬出去住一个星期,想趁这个时间思考一下我们的婚姻状况。她这番话说得很平静,却让我更加头昏脑涨了。

    “你说什么?”我说,“不行。”

    “我很爱你,所以才感到很困惑,”她说,“但我担心,我俩想从这段关系中得到的东西不一样。我们俩好像没那么心意相通了。我不想无意中发现你担心的事情。我跟你说我自己觉得很孤单,你好像也不当一回事。我得做点不一样的事。”

    “一切都会好的,”我说,“都是因为我在做住院医生。”

    事情真的这么糟糕了吗?在全世界*为严格和高要求的医学专家门下接受神经外科的训练,的确让我们的婚姻亮起了红灯。多少个夜晚,我很晚才回家,露西已经睡了,而我筋疲力尽地倒在客厅的地上。多少个清晨,天还没亮我就离家去上班了,她却还没睡醒。但现在我俩的事业都正处在高峰期,大多数大学都希望我俩一起去:我进神经外科,露西进内科。这人生之路*艰难的一段我们都熬过来了。这事儿我们不是讨论过很多次了吗?她难道不知道现在闹情绪是*不明智的吗?她难道不知道,我住院医师的生涯只剩*后一年了,她难道不知道我爱她,她难道不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共同奔赴理想的生活了吗?

    “如果只是因为住院医师,我没问题,”她说,“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但问题是,如果不仅仅是因为住院医师呢?你真的觉得,等你成了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和教授,一切就会好起来吗?”

    我提出不去纽约了,大家都用开放的心态,去看看几个月前露西提议的婚姻咨询师。但她坚持说,她需要时间,要一个人待着。当时,我头脑里那种混乱迷惑的嗡嗡声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冰冷坚硬的现实。行,我对自己说,要是她决定离开,那我就认为这段关系应该结束了。如果*后真的诊断出癌症,我也不会告诉她。她可以自由自在地去过自己选择的生活。

    动身去纽约之前,我偷偷去看了几次医生,排除了一些年轻人常见的癌症。(睾丸癌?不是。黑色素瘤?不是。白血病?不是。)神经外科一如既往地忙碌。周四晚上到周五早上我一直连轴转,在手术室整整待了三十六个小时,处理一系列**复杂的病例:巨大的动脉瘤、颅内动脉搭桥、动静脉畸形。主治医生进来的时候我满怀感激地默默舒了口气,至少能靠在墙上松动松动背部的筋骨了。**能去照个胸片的时间是离开医院后回家的路上,还有去飞机场之前。我心想,如果我得了癌症,那这就是*后一次见那些朋友了;如果没得,那更没理由取消这次行程了。

    我急匆匆地回家拿了行李。露西开车送我去了机场,告诉我她安排了婚姻咨询师。

    在登机口,我给她发了条短信:“真希望有你和我一起。”

    几分钟后,她回了短信:“我爱你。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在这里。”

    飞行途中,我的背部感觉**僵硬。等我终于来到纽约中央车站,赶火车去北部我朋友家时,全身都已经痛得不行了。过去几个月,我有过不同程度的背部痉挛,从可以忽略的小疼痛,到痛得我咬着牙说不出话来,再到痛得蜷缩在地上尖叫。这次的痛比较接近*痛的那种。我躺在候车室一张硬邦邦的长椅上,感觉背部肌肉全都扭曲了。我开始深呼吸,试图控制疼痛,反正现在布洛芬也救不了我了。然后每感觉到一块肌肉抽搐,我就背出它的名字,好把眼泪忍回去:竖脊肌、菱形肌、背阔肌、梨状肌……

    车站保安走到我身边:“先生,您不能躺在这儿。”

    “抱歉,”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吐出几个字,“后……背……抽……痛。”

    “你还是不能躺在这儿。”

    真的很抱歉,但我得了癌症,要死了。

    这些话都到嘴边了,但万一我没得呢?也许那些经常背痛的人就是这样的遭遇。我算是很了解背痛了:解剖学原理、生理学原理,还有病人们用来描述不同痛感的不同词汇。但我从不知道背痛的感觉,也许就是这样的,也许。又或许,我不想给自己添霉运,也许我就是不想把“癌症”这两个字说出口。

    我努力站起来,蹒跚着走向月台。"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商品的最终售价以订单结算页价格为准;

    折扣:页面显示的折扣数(如7折),是以定价为基础的价格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