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

"暖心作家墨宝非宝“一生一世”系列首篇,全新番外+定制后记 "

定  价 :
¥35.00
文 轩 价 :
¥19.60 (5.6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墨宝非宝
    所属分类 :
    图书 > 小说
    图书 > 小说 > 青春小说
    促销活动 :
    ❤暑期图书惠详情 >>
    ❤特惠商品,单笔订单超3本无特价优惠可享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一生一世
    • 作 者:墨宝非宝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7-04-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315
    • 印刷时间:2017-04-01
    • 字 数:28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50021013
    文学名著
    生活艺术
    经管励志
    文学特惠
    经管特惠
    少儿特惠
    社科特惠
    生活特惠
    文教特惠

    目录

    楔子

    **章 程氏程牧阳

    第二章 南氏的南北

    第三章 诱人的生意

    第四章 四川的矿床

    第五章 缅甸的赌场

    第六章 赌局的输赢

    第七章 *后的赌局

    第八章 群岛的隐秘

    第九章 食人鲨海岸

    第十章 菲律宾家族

    第十一章 心念已成魔

    第十二章 南氏的南淮

    第十三章 浮屠下重逢

    第十四章 沙漠的对决

    第十五章 致命的筹码

    第十六章 绝地大反击

    尾声

    番外一 Here with me

    番外二 南淮

    后记


    作者简介

    墨宝非宝

    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

    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

    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一生一世》《一生一世黑白影画》《一生一世美人骨》《我的曼达林》等。


    促销语

    暖心作家墨宝非宝“一生一世”系列首篇 全新番外+定制后记+丰富周边   人活百年,不过一场黄粱美梦。而,黄粱梦短,何必贪求?可他若不贪求,她就不可能认识他。

    媒体评论

    感觉就好像是在看一部好莱坞式动作大片,紧凑流畅的故事,刺激紧张的情节,这里有的是全球百年黑帮世家间相互博弈争霸血的角逐,用智慧重审时局大盘的谋略。——豆瓣读者

    有你的一生一世,才足够一生一世。——豆瓣读者

    程牧阳是强势地将南北护在身后的人。也许所有的女孩子都希望程牧阳那样的一个人:黑帮,军火商,混血,强势。他是乱世中能够护你的那个人,他是你**的。——豆瓣读者"


    主编推荐

    1.暖心作家墨宝非宝“一生一世”系列首篇。作者墨宝非宝是80后人气作家,不管是怎样悲伤曲折的故事设定,*后都会回归温暖,因此有“暖心作家”之称。

    2.本书含全新番外、定制后记及周边赠品。装帧精致,内外双封设计,外封全专色印刷。

    3.人活百年,不过一场黄粱美梦。而,黄粱梦短,何必贪求?可他若不贪求,她就不可能认识他。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程牧阳这样的男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个诱惑。而她,已受到蛊惑。似懂非懂的话,说得模糊。可她那颗心,却已经软了下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逃过这样的男人,将自己如此温柔相待。她觉得程牧阳的存在,本身对她就是劫。而且是万劫不复。她如同旁观者,看着镜头推近他, 只觉好笑。可就是这么盯着少年的他,看着看着就觉得痴了。这场爱,不管是谁先入了迷,都早已注定了一生一世。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他并不着急。这么长的故事,他需要慢慢地讲给她听。他,程牧阳,是如何欠了她一条命。而又是如何,贪得无厌地要了她一生一世。

    精彩内容

    楔 子


    二月十日。


    比利时的E40公路,积雪厚重,汽车行驶得极为缓慢。

    她翻着网页,已经有新闻估算出这次雪灾的后果,长达900多公里的汽车长龙,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900多公里?如果现在有个航拍什么的,估计是很震撼的历史资料。

    她把手按在车窗上,水雾上多了个不大不小的印记。

    车子不大,单单后排就挤了四个人。

    都不是**熟的同学,尤其是身边这个男孩子更只是见过三四次的样子。他穿着黑白相间的登山服,面孔很白,眼睛是淡淡的褐色,多少有些阴柔。

    她只记得这个人和自己不是一个系,如果不是室友盛情邀约,她怎么都不会和他挤在这里共享一个座椅。隔着他的那两个,倒是同系的学生。

    因为长久的缓慢行驶和拥堵,两个人早就抱着蜷成团,用西班牙语低声交谈着,慢慢地亲吻着,声音低迷。

    她迷糊地睡了会儿,再醒来,发现车已经有效不动了。

    身边这个男孩子正在用很别扭的姿势,避开另外那个座位上的情侣,单手放在南北的座椅上,另外那只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因为腿长,不得已要侧过来紧贴着她。

    这样的姿势,自然视线是落在她身上。

    她很同情地对他笑笑,小声问他:“会说中文吗?”

    “想要说什么?”他笑一笑,清水似的声音。

    “随便说什么,”她困顿地看着他,“反正我们这么说话,他们也听不懂。你叫什么?我是说中文名字。”

    “程牧。”

    “南北,”她往后缩了缩,给他让些空间,“东南西北的南,东南西北的北。”

    “南北?”

    “嗯。”

    “南北。”

    “啊?”

    “没什么,我问过你所有同学,没人知道你的中文名字,没想到这么简单。”

    “很好记吧?”她低声笑起来。

    “姓氏很特别,名字也很特别,的确听一次就会记住。”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她却越来越冷,因为不知道车要堵到什么时候,空调是早早就关掉的,这样的冰天雪地,连前座负责驾驶的情侣都开始以调情取暖了。

    身侧是,身前是。

    身前的男孩子也在看着她,她也在端详着他,如此的空间里,真的很容易诱人犯罪。

    她轻声说:“900多公里,听着真挺绝望的。”

    程牧从身上摸出个银色的小酒瓶,轻轻敲敲她的手背:“这条公路总长超过8000公里,你这么想着,是不是觉得900公里变得不值一提了?”

    她把小巧的酒瓶拿过来,拧开闻闻:“很烈?”

    “**。”

    她低下头,抿了小半口,辣得吐舌头:“你直接喝酒精吗?”

    “既然喝了,就多喝两口。”他声音也很轻。

    “如果醉了呢?”

    “我会把你送回家。”

    他们离得很近,她甚至觉得,如果再多说一个字,两个人的嘴唇就会碰上。她忍俊不禁地打开车门,两年的时间,没想到真的要离开回家的时候,却碰上了艳遇。那双眼睛里既有允诺,也有蛊惑。

    刚才那样的对视,她差点就任其发展了。

    车外的风雪当真是大,可也有很多人站在路上、车旁,焦躁地等着雪停。

    南北的短发马上就被吹乱了,挡着眼睛,她还没有摆脱刚才的情绪,忽然就有震天的枪声,身边有子弹穿过,她下意识地抱头蹲下来。

    怎么会这样?这里怎么会有枪战?

    还在犹疑不定,右臂忽然就一痛,她整个人都被扯到了车轮后:“不要动,任何动作都不要做。”四周的尖叫,包括车内歇斯底里的叫声,贯穿耳膜。

    南北疼得两眼发黑,心里却恨不得想杀人。

    过去的二十年,还真不知道中弹有这么疼……

    再醒过来,也是因为疼,她以为自己是在医院,没想到竟然还倒霉地在车后座上,在这900多公里的堵车大军里。

    幸好手臂上有被包扎过,应该有医生来过了。

    可来过了怎么不带我去医院?

    程牧不知道怎么说服了那四个人,只和她单独在车上:“你怎么样?”

    她疼得用另外的手,攥住受伤的那只手臂:“还是社会主义好……这种有合法持枪执照的国家,光登记在册的枪就有七八万支,实际估计要超两百万了,堵车都能碰上好莱坞级别枪战……”

    拼命说话也不管用,滚烫的眼泪,不断地从眼睛里流出来。

    她真的是从没想到中弹会这么疼,不只是伤口,浑身上下都疼,像是肉从身上剥离开来。到*后也不知道是疼,还是累了,就蜷着身子,头发胡乱挡在脸上,眼神混乱,面孔已有效没了颜色。

    “你还好吗?”有声音模糊着,问她。

    而她的意识,早已到了别的世界。



    **章 程氏程牧阳


    1


    中国台州。


    她从比利时中途退学回国后,已经四年没有离开云南。

    如果不是自小看着她长大的沈公回乡祭祖,她也不会来到台州,陪老人家重游故里。

    这次因为沈公来台州祭祖,从各地赶来的沈氏后人足足有170人,却只有沈公和他的两个儿子住在老宅里。南北也陪着住在这里,她早到了一周,每日除了见各色长辈小辈,就是去老宅子附近的玉坊。

    玉坊是私人所有,多被地方政府用来展览,招待贵宾,不会有太多的闲人。


    这日午后,天气有些沉闷。

    沈公在接受一家媒体的深访,她左右无事,又从老宅子后门而出,沿着小路走到玉坊。推门而入,浓郁的檀香气混着空调冷风,扑面而来。正对大门的琉璃屏风后,有台湾歌仔戏腔飘出来,拿腔挂味儿,一丝不苟的老派风格。

    门外真是火一般热。

    猛地享受到空调的冷风,她不禁惬意地眯起眼睛,长长地吐了口气。

    她刚想张口要凉茶,却愣在了那里。

    内堂有两三个客人,有个人**醒目。

    是程牧。

    她还记得当初告别时,他的模样。那时的他是个年轻的男孩子,高瘦,黑色的短发,只有眼睛是**漂亮的褐色,像波斯猫。而眼前,这个活生生存在的人,已不再是男孩子,早已长成个确确实实的男人。

    南北对内堂看见自己的女孩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悄悄从后堂走过去,远远地,仔细看他。

    程牧穿着黑色的衬衫,除了手腕上的表,浑身上下再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他只这么坐着,单手搭在桌子边沿,看着身边的女人挑镯子。两个人偶尔有交流,均是在用粤语对话,这种地方语言对于声线好的女孩,真是加分不少。


    这里是私藏的玉器店,**天来的时候,沈公跟她说过,凡是能够来这里的人,都是和沈家有关系的人。难道,他也和沈家有关系?

    南北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好吗?”女人举着手臂,看他。

    “还不错。”他倒是惜字如金。

    程牧于她,是曾有过一段时间接触,就差点破关系的物理系高才生。而自己于他,只在大学念了半学期就被迫离开,没有点破那稍许暧昧关系的女孩子。所以,在这里,在台州,在沈家私人的玉坊里,再见面,该做些什么?

    她没有走出大门,而是走进了内堂,地毯是很厚重的那种,走在上边有着软绵绵的触感。因为她的靠近,两个人都看了过来。

    南北笑着说:“这里*好的翡翠,应该还没有拿出来。”

    “真的吗?”那个女人眼睛里有着愉悦的情绪。

    “如果有,可以都拿出来。”程牧看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久违的故人。

    “稍等。”

    她说话的声音低下来,偏过头去对身边早已熟识的店员说了几句话,很快,就有人端来了她所说的那些“*好”的镯子。

    那个女人应该是很懂这些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欢喜,低头一个个细看过来。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