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亦舒旧欢如梦

定  价 :
¥39.00
文 轩 价 :
¥22.60 (5.8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加)亦舒
    所属分类 :
    图书 > 小说
    图书 > 小说 > 爱情小说
    促销活动 :
    ❤特惠品,单笔订单数量3件内享页面文轩价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我的前半生/亦舒旧欢如梦
    • 作 者:(加)亦舒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7-07-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299
    • 印刷时间:2017-07-01
    • 字 数:201千字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0481124
    文艺小说
    少儿专区
    经管励志

    目录











    拾壹
    拾贰

    作者简介

    亦舒,职业小说家。她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传达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不论男女,都因为她而不断改变、与时俱进。

    促销语

    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亦舒ZUI具知名度代表作。定制授权,全新编校,唯美装帧。桐华、流潋紫、独木舟、陶立夏走心推荐。人生是一场体面,以自爱自立为本。每一个成长中的女子都该读一读。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故事主角子君,前半生顺风顺水,毕业恋爱结婚,做了十三年全职家庭主妇。三十五岁时却被一个平凡女子夺走丈夫。没有工作、失去家庭和子女,子君的人生不得不重新开始,重新工作、重新生活、重新恋爱

    精彩内容

        听说她还有一个儿子,史涓生敢情有毛病,这跟他自己的家有什么两样?他却舍却自己亲生的孩子不要,跑来对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倘若这是爱情,那么爱情的魔力也太大了?
        他目前所唾弃的生活方式跟他将来要过的生活方式一模一样,旁观者清,我知道他是要后悔的。
        辜玲玲的家并不如一般明星的家那么金碧辉煌,看得出是新装修,是涓生出的钱?
        主色用浅咖啡,很明显是想学欧美小家庭那种清爽简单的格调,大致上没有什么不妥,但细节就**粗糙:一套皮沙发是本地做的,窗帘忘了对花,茶杯与碟子并不成一套。
        涓生所放弃的要比这一切都精细美丽考究,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难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能够在肉欲上满足他?
        我听见唐晶说:“……这样也好,见过面之后,你们有话可以直说。”
        我不以为然,唐晶太虚伪,我与这个女人有什么话要说?见过面,免得在一些场合碰上了也不晓得避开,如此而已。我笨了这些年,从今天开始要学精乖。
        然后,唐晶拉一拉我,示意要走,我俩站起来。
        那辜玲玲还不好意思地说:“没有什么招待。”
        应酬功夫是要比我们好,她们做戏的人……也许唐晶又要说我老土,一竹篙打沉一船人。
        我们走到门口,迎面碰见一个老头进来,弓背哈腰,满头白发,看上去活脱脱似个江北裁缝,只见唐晶朝他点点头。
        老头看我们一眼,熟络地进屋去。辜玲玲掩上门。
        我心中气苦,便抢白唐晶,“你跟她家人很熟呢。”
        唐晶将我塞进车子。
        “你道他是谁?”
        “谁?”我恶声恶气。
        “那是辜玲玲的前夫,叫作冷未央,当年鼎鼎大名的编剧家,一个剧本值好几万。”
        我倒抽一口冷气:“什一么!”
        我真正地吃惊了,那么一个糟老头?没有六十也有五十五,一副褴褛相,她嫁了他?我的天,这事史涓生知不知道?
        太离谱了,我还以为女明星个个穷奢极侈,锦衣玉食,出外时乘搭劳斯莱斯,一招手来一车的公子,身上戴几百拉钻石,要什么有什么,然后成日披着狐裘(狐狸精),脚踏高跟拖鞋,脚趾都搽得鲜红,专等她情人的妻来找她算账。
        不是那回事。
        谁知不是那回事。我呆呆地由得劲风吹打我的脸。
        “冷呢,”唐晶说,“把车窗摇上。”    我如堕入五里雾中,朝唐晶看过去。
        唐晶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身处暖巢太久了,外边的事难免不大明白。”
        太不可思议,史涓生巴巴地抛妻离子,跑去捡这个老头的旧鞋,还得帮他供养两个孩子?这莫非前世的债。
        难怪我公婆都会跑出来替我说话。
        涓生倒霉也倒足了。
        “这个女人!”我只能够这么说。
        “化起妆来在台上看还是不错的。”唐晶说,“许多人佩服她的演技。”
        我愤愤地说:“那自然是一流的。”
        “她手边也有点钱,也不尽靠史涓生。”唐晶看我一眼。
        “现在不靠,将来就靠了,谁不知道西医是金矿。”我说。
        “这金矿至少还有一部分是你的。”唐晶说,“现在真要谈谈你的将来了。”
        “见过大明星辜玲玲之后,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很乐观。”我很讽刺且赌气地说。
        “你别看轻她,”唐晶叹口气,“人家很有办法,到南洋登次台便有几十万收入。”
        “这社会太拜金。”我感慨地说。
        唐晶边笑边点头,“果然不出我所料,怪起社会来了。”
        我大力捶唐晶的大腿。
        唐晶说:“哎哎哎,当心,我这只脚在踏离合器一喂,子君,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嘴巴斗不过我,就喜欢打我的习惯?”
        我们的思绪一下子飞回童年的平原,我悲伤起来,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呢,转眼二十多年,人不怕老,*怕一事无成。我被生命骗了。
        “别想得太多,来,我带你到一个好地方吃菜。”
        我说:“唐晶,送我回家吧,我那儿子醒来不见我,又要哭的。”
        “权当你自己已经死了。”唐晶说,“何必那么巴结?你丈夫认为你已无资格为人母人妻,你尚不信邪?有时也得替自己着想一下。”
        我苦笑,“唐晶,我真是不知道你这个人是邪是正。”
        “你管我呢,反正我没勾引过人家的丈夫,破坏人家家庭。”她仰起鼻子。
        “也许,”我难过地说道,“物必自腐然后虫生。”
        唐晶点点头,“你的态度不错,很客观。这年头,谁是贤妻,谁是狐狸精?谁奸、谁忠,都没有一面倒的情况了,黑与白之间尚有十几层深浅不同的灰色,人的性格有很多面,子君你或者是一个失败的妻子,但却是个好朋友。”    后来我便没有再出声,自小我不是那种敏感多愁的女孩子,唐晶也笑过我“美则美矣,毫无灵魂”。当年涓生以及其他的追求者看中的,也就是这份单纯。
        小时候的天真到了中年便成为迟钝,但是婚变对再愚蠢的女人来说,也是伤心的事。
        回到家中,唐晶盘问我的计划。
        P70-73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