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第11卷)

有温度有质感的大唐风骨有颜面有尊严的当代诗歌

定  价 :
¥15.00
文 轩 价 :
¥9.00 (6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编者:梁平梁平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作品集 > 诗歌集
    促销活动 :
    ❤特惠品,单笔订单数量3件内享页面文轩价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草堂(第11卷)
    • 作 者:编者:梁平梁平
    •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7-07-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112
    • 印刷时间:2017-07-01
    • 字 数:17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1146985
    文学名著
    生活教育
    少儿乐园

    目录

    [封面诗人]
    于坚  我聋着,因此听见死者在低语(组诗)
    于坚  诗论
    史习斌  诗如何思
    [实力榜]
    余笑忠  深水涌现光明(组诗)
    伊甸  战栗与祈祷(组诗)
    阿信  那曾经历的生,不乏奇迹(组诗)
    轩辕轼轲  看世人费尽千辛万苦(组诗)
    雪迪  困难中的爱(组诗)
    子川  向南向北(组诗)
    [非常现实]
    侯明辉  母亲已扶不住一缕秋风(组诗)
    老井  生命的底色漆(组诗)
    唐朝白云  十五的月亮破碎为泪水(组诗)
    泥文  不要让乡音找到破绽(组诗)
    孙玉平  北山梁(三首)
    赵大海  木偶(三首)
    [最青春]
    张琳  爱情犹如天问(组诗)
    潘云贵  远去的马蹄声(组诗)
    亮子  像生活的鞭子没把我遗忘(组诗)
    李海泉  唯一布防的哨兵(三首)
    大树  往事柔软之处不可多得(三首)
    双木  一排排水滴往云里钻(组诗)
    费城  故园(组诗)
    [大雅堂]
    胡人  归田园居(组诗)
    王杰平  间谍(三首)
    唐果  自然法则(外一首)
    邓晓燕  日记本(外一首)
    青小衣  烟尘(三首)
    周世通  生活在初衷里(三首)
    唐绪东  最是人间(三首)
    李敢人间(外一首)
    丁进兴  想起空寂的山和地铁
    陈忠村  租来的劳动力(三首)
    安清泉  古老的命题(三首)
    书法  台骀庙梦里唱蒲剧(外一首)
    熊游坤  别父(外一首)
    金勇  与己书(外一首)
    砚青  少年忆(外一首)
    麦芽  小飞的名字
    周苍林  借宿(外一首)
    郑继国  想象的夜空比实际更辽阔
    宇剑  半阕乡愁(外一首)
    [实咝圣纬]
    道辉  唯目光永不可糜烂(组诗)
    杨晓芸  明亮的暗号(组诗)
    [独白与对话]
    ?百年新诗漫谈?
    陈卫  新诗百年的三个问题
    [台湾青年诗人十二家]
    丁威仁  字音的流沙(三首)
    董迎春  罗翻文  关于中年危机的诗学构想
    ――读台湾诗人丁威仁《字音的流沙》等
    [子美逸风]
    周裕锴  周裕锴诗词选
    王聪  王聪诗词选
    胡憬新  胡憬新词选
    杜均  杜均诗选

    作者简介

    梁平: 重庆人,现居成都。当代诗人,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拒绝温柔》《梁平诗选》《巴与蜀:两个二重奏》《近远近》(波兰版)等8部;长篇小说《朝天门》一部,评论集《深呼吸》等。作品被译介到美、英、法、德、日本、波兰、保加利亚、韩国、俄罗斯等国。曾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届中华图书特别奖、《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四川省文学奖、重庆市文学奖等奖项。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副,成都市作家协会。曾任《红岩》杂志执行总编辑、《星星》诗刊执行主编、主编等,现任《青年作家》杂志、《草堂》诗刊主编。

    促销语

    有温度有质感的大唐风骨有颜面有尊严的当代诗歌

    主编推荐

    由当代诗人梁平主编,高质量、高稿酬、高颜值的诗歌刊物,立足成都,面向海内外,是成都诗意的城市文化符号,是华语诗坛的重要旗帜和标杆。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草堂》诗刊以“传承大唐风骨,繁荣当代诗歌”为宗旨,立足成都,面向海内外,是成都诗意的城市文化符号,是华语诗坛的重要旗帜和标杆。设置有封面诗人、实力榜、很好现实、青春、大雅堂、实验经纬、台湾青年诗人十二家、文本细读、子美逸风等主要栏目以及其他不定期栏目。
    本期为《草堂(2017.7总靠前1卷)》,由梁平主编。

    精彩内容

        《草堂.靠前1卷》内容连载致胡安?鲁尔福作者:于坚我要找的就是此地 这被椰子树影子分开的镇子这旧单车 这些玩命的穷孩子 这金子阳光这奶罐 这风铃 这织布机和水井里的星相是的 有生活之恶 有匪徒扬起的灰声有个女子抱着水罐趴在阳台上睡觉旧犁头靠着墙角根 老玉米在晚风里等着干透中央高原上 铃兰花开着 土豆已经装筐美总是扔在没落的家乡 这必然要失恋的正午披亚麻毯的农夫走出甘蔗地 去河边 再去雨林也许厨房里有一罐盐 一点胡椒 一张床也许午夜会有蓝色的曼陀罗 黎明会有黑暗的葡萄酒哦 胡安? 鲁尔福 你的光 你的忧郁你的诚实和朴素 你春天里的苏珊娜而你长眠在这一切之下 令过客永远黯然在一架飞机里读毕肖普作者:于坚二十五岁那年我读毕肖普的诗她很年轻 刚刚被翻译 举着灯那时我坐在教室里 窗外开着海棠老教授正在前来授课的途中有一棵肥胖的橡树中风了 歪头朝着南方不明白她要说什么 是不是被译错为什么接下来 是这一行 “你能嗅到它正在变成煤气……” 暗自思忖四十岁时我读毕肖普 在一架飞机中另一个人翻译的 译笔就像一位婚后的中年女士 日渐干涸的沼泽 矜持的抽象她再也不用那些因性别模糊而尖叫 潮湿战栗 捂住了眼睛的单词 译得相当卫生卫生被理解为士兵们折叠起来的床单而不是亚麻色头发上的束带散开后 迅速翻滚的黑暗之海FEATURED POET_ 封面诗人 _CAO TANG 7这本书已经被岩石编目 硬得就像奶酪或者糖与我邻座的是两位要去波士顿旅行的老夫妻他们慈祥并喜欢微笑 帮我扯出安全带在一旁瞧我怎么看书 盯着我那些猩猩般的指头翻到这页 又返回前一页 等着我勾出:“需要记住的九句话” 我将第 68 页那只矶鹞折了两遍 自以为就此折起了大海的翅膀 只得到一条浅浅的波浪 老头甚至劳手帮我按了一下看书灯的按钮《诗 论》于 坚在人类历史的荒原上,鸿蒙时代,正是诗意的觉醒使人走出了黑暗。“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毛诗序》这里描述的是一个祭坛,一个解放的时刻,生命被诗的祭坛照亮,在古老的荒野上团结起来,神接纳了人 。言之不足,故文之,这就是文明。在二十世纪,自由诗已经成为世界诗歌的主要趋势,不独中国。歌德所谓的世界文学的时代,我以为其基础正是诗人们对待语言的共同态度,博尔赫斯曾说:我认为所有诗体中,自由体是很难的……我觉得古典形式要容易些,因为它们向你提供一种格律。博尔赫斯说的难,在我看来,是因为诗在文明中的次宗教角色比过往更为突显。在宗教全盛时代,诗人只是一些游吟骑士,歌谣要求利于传唱的韵律。在世界各地,诗人更乐于散播爱情。十九世纪以降的情况不同,准宗教的日益降低。如今,大地危机四伏,旧世界分崩离析,往日浪漫主义的游吟成为无所不在的心痛,那些不言自明的真理越来越晦暗不明。诗人于是被历史推出,承担他们的靠前使命。宗教是诗的靠前使命,但是在准宗教之侧,诗总是有点自惭形秽,诗人忘记了,宗教正是起源于更古老的诗。诗一直拒绝确定性,而宗教对此坚定不移。但是,怀疑的时代到来了,确定的东西纷纷开裂,倒塌。世界的本质是诗性的,诗人必须向这一被遮蔽已久的真理告解。诗人不能再玩世不恭,他必须像羔羊那样献身于文明的祭坛。上帝死了,只有诗人这种古老的职业一直在更新着文明的原始魅力,诗必须承担在技术时代继续招魂的责任,诗人必须像屈原那样对那些古老的价值进行世俗的,在场的辩护,承当文明祭司的职责。诗可群。诗保持着古老的亲近,这种亲近乃是语言的根基,语言的诞生就是群的需要,群就是团结。诗,就是文明,就是通过语言照亮生命的黑暗,召唤诸神出场,生命团结起来,充实之谓美,美好,向善。诗教,也许在世界诗人那里还没有像中国这样成为文明的共识,但十九世纪以降的世界诗歌,无论歌德、兰波、迪金森、惠特曼、阿赫玛托娃……的诗歌中无不显示出比教堂唱诗班更亲和的教化倾向。尼采一再宣扬某种“艺术形而上”,呼吁以诗(艺术)解放生命,这在二十世纪初导致了浪漫主义、象征派、表现主义、阿克梅派、垮掉的一代……在二十世纪,可以说,正是诗在工业社会掀起了反抗异化、拜物教的风暴。诗再次像宗教诞生前的远古那样,领导着生命。自由诗在世界范围的兴起,乃是诸文明对日益僵化、律化的文明史的反省。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又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兴、观、群、怨、迩、远、多识,孔子说出了诗的宗教性质。中国文明专享的诗教,是一种语言教。就是一所教堂,不也是在做这些吗?无非,兴,赞美,在基督教中,首先献给上帝,其次才是人。在诗教中,道法自然,献给大地人生。语言解释了世界,为存在给出意义,语言也观念化着世界。“修辞立其诚”,“文质彬彬”。文的过度会遮蔽诚。一旦语言成为观念的容器,生命就是失真,僵硬,不美,必须再次解放,修辞立其诚。这是生命的潮汐,它总是在不诚之际呼救,语言革命于是发生。为什么要写诗,诗显然不是巧言令色的修辞学,诗像宗教那样,要招魂,要团结,立其诚,充实之谓美。诗是语言的解放,是对自由的永不终结的追求,这是诗的原始使命。李白很伟大的时刻就是他的语言从律中解放出来的时刻,律重新成为李白之律。新诗的诞生,是诗重返那个“手之足之舞之蹈之”的荒原祭坛。怎么都行,只要团结、招魂。“道在屎溺”,重要的是道的彰显,而不是分行的模式。就像原始部落的祭祀,新诗的自由、即兴也在于一首诗就是一个场,一场语言的祭祀。祭祀是即兴的,它当然有基本的界定,比如聚集。这个聚集有许多的个体(碎片),将它们团结在一起的是场,这个场使这些清晰的语词碎片聚集团结起来,成为一种有意味的混沌。新诗很基本的界定是分行。但是,分行的长短,疏密、强弱,韵致、节奏则像蓝调那样是即兴的,服从着生命的内在韵律,它会有鼓点密集的时刻,有饱满的时刻,也有疲惫的时刻(这是为向下一个高潮过渡)。而这个场所生殖的意义也是不确定的,因为它不是观念的凝固,而是意境的生发,阴阳互补。《“一个男人在树下睡觉……”》作者:余笑忠“一个男人在树下睡觉。一只核桃落在他头上他说:幸亏落在我头上的不是南瓜,要不然我死定了。”我跟着影片中的阿富汗小男孩念,念佛在耻辱中倒塌。落在佛像身上的不是南瓜、核桃,是佛未曾见识之物在处处抱持同归于尽的快意,重磅炸弹给千年佛像致命一击欢呼声来自据守废墟和洞窟的那些男孩他们玩战争游戏,先是扮演塔利班后来扮演反恐的美国大兵他们以象征手法变换手中的利器核桃会不会摇身一变南瓜会不会摇身一变佛像沦为瓦砾,瓦砾沦为孩子们俯拾即是的子弹寄身于高楼之间,这里没有人在树下睡觉没有人像释迦牟尼,在树下长久地冥想一只蝴蝶从窗前飞过,高过树杪高过我们灰色的楼群……,它高飞是为了什么一只蝴蝶之后,是蜜蜂是若有若无的雨丝……,我乐于在窗前向你复述偶然所见:半空中的小斑点一如你身上的小斑点而忘却南瓜与核桃之比较枪炮与针眼之比较他人的不幸与你我之比较《河曲马场》作者:阿 信仅仅二十年,那些林间的马,河边的马,雨水中脊背发光的马,与幼驹一起在逆光中静静啮食时间的马,三五成群,长鬃垂向暮晚和河风的马,远雷一样从天边滚过的马……一匹也看不见了。有人说,马在这个时代是有效没用了,连牧人都不愿再牧养它们。而我在想:人不需要的,也许神还需要!在天空,在高高的云端,我看见它们在那里。我可以把它们一匹匹牵出来。 《懒得说话的娘》作者:侯明辉 目光越来越空,说的越来越少甚至连一个词、一个翻身,都感觉多余娘像和谁较着劲,就这么躺着,一动也不动 这辈子咽下的苦水,足够多了这辈子拥有的笑声,也足够多了其他的人和事,娘现在懒得说,也不稀罕说了 一下,再一下娘专享能动的右手,在空中不停地抓着为什么总也抓不住眼前的这束光? 喂饭,喂水,擦脸,擦手二姐、三姐像服侍婴儿似的照料着娘娘却苦望着,那几只没心没肺的麻雀飞过来《北山梁下葬着一个人》作者:孙玉平

        村子里奔忙了一生的人很后都去了北山梁好像只有北山梁才是较为的依靠吴瘸子的墓地很宽阔这个扛过枪的人这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这个被子弹射穿了小腿的人这个爬过雪山,涉过草地,蹚过黄河的人这个一瘸一拐靠镐头地活过后半生的人这个没有老婆、在爱情上很孤苦的人这个在北山梁植下上千棵树的人 这个死在生产队打更棚里而双手空空的人这个给我讲过故事、我经常来探望的人这个让我在北山梁不能久坐,不能安静,忽然想站起来离去的人他,只是一个骨头比北山梁上的榆木还硬的兵我每次从北山梁走下来都忍不住频频回头仿佛那些树刚从泥土中拔出根须正齐刷刷地跟上来……《爱情犹如天问》作者:张琳爱一个人就像爱一个国。如果爱情是难以回答的天问心底的话就是无须备注的楚辞。岁月即使是一条河也不应该流得太快。很快的应该是龙舟,它要去搭救那些为爱投水的人。《我很快也将忘记他》作者:潘云贵在天桥上唱歌的老人将自己做成一把二胡每天傍晚,我从实习单位回来总会听见他,把布满铁锈的声带磨成弦给这座暴躁的城市埋下一根柔软的血管提醒一种慢他的头发花白,如我乡下的辛勤老父他的衣褶皱,同我久违的山川纹络他唱起方言民歌,我的耳朵自行屏蔽他也不在乎旁人目光如炬,亦如蜂尾尖针烧他,蜇他,他仍在唱,仍与世界习以为常的审美为敌直到有天,在我辞职三个月后路过这里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照旧但天桥已拆,老人不见城市在我记忆中顷刻残缺一角我知道鲜少有人会想起唱歌的老人所有风景压着回忆的嘴唇发不出一个音《傍晚时分》作者:胡人他们走过去,带起一些尘埃他们身上的汗味,我也有他们有时会闯红灯我不能责怪他们汽车小小的停顿和抱怨将很快消失。这年头,没什么可记恨的后来,我拐进小巷里不远处的学堂响起了铃声孩子们走出来,相互说再见他们把手递给大人蹦蹦跳跳的,微笑着好像将去一家糖果店《少年和两个红苹果》作者:李敢十八岁时,我还是一个羞涩的少年只有个子还没有长心秋天,我去国家存储粮食的一个单位里上班多好啊,每个月我有近50元的工资这是213国道线上的一个小镇,你们就住在镇子里我,和你们住在同一个小镇你们在镇中心住着,我在镇尾住着走出粮站的大门,就是大片的农田,和一处处农村的院子我一个人,常常散步在稻浪滚滚的田野某日,你们结伴来到仓库里,白衬衣和方格裙一个端着一盆清水一个擦拭桌子上的尘灰十八岁,我还穿着一条白色的田径短裤,坐在床沿上天说黑就黑下去了两个红苹果一样大小,放在书桌的玻板上《字音的流沙》——致母亲作者:丁威仁乡愁像一片森林,灰暗的道路尽头许多碎石,辗过未铺的泥地原来寂寞,是一种致命的病菌我想象忧愁的母亲,肥沃松弛的双颊刚被泪水淹没,就要栽种新买的种子,在眼角形成的田埂希望开出几朵向阳的油菜花——她唱着:“快些发芽,快点长大”
        即使,台风滞留遥远的海上
        应该仍有一点橘灰的阳光远方的城市,霓虹张开了翅膀躁动不安的温室中,男人点亮陌生女子的双眼,每一面化妆镜都折射出,离家与返乡的沧桑原来寂寞也是一片密集的森林,在女人潮湿的语气里每个字音都是流沙我仿佛看见,一列摇晃不安的电车,滑进母亲失眠的夜而野草是噪音,沿着失序年代绕行儿童乐园,那些折扣的梦境像极了,夜晚的枕边童话——她遗失听力二十多年,离乡背井的
        耳朵终将返家,但声音却还
        落在昨夜的酒吧。不再发光的路灯,安静地在气象预报的潮湿里,醉生梦死信箱一迭迭卖场促销的夸饰修辞转个品,就罹患了语言的风湿,而我深奥无比的皮夹里,还堆放着过期未缴的账单,等待时间查封每个字音,都是流沙“大碗的蚵仔面线,一点辣”我乡愁溶解的记忆,在四十岁的某日,于梦里逃亡而演唱会上的罗大佑怀旧的小镇依然鹿港……《新诗百年的三个问题》陈 卫三、诗歌小众化与大众化,一个被经年严肃讨论的伪问题
        诗歌大众化与小众化是不断泛起沉滓的一个诗学百年问题,这一观念与阶级论社会思潮不无关联。我认为,这个讨论经过多年多次论证,在新诗百年后,再持续讨论下去,犹如轮子空转,并无多大意义。讨论结果无关诗歌质量本身,因为大众化的诗歌很难推进诗歌质量的整体提升,小众化诗歌也并非一定就是高水准。这个讨论专享能提醒我们的是:注意写作者在创作时,心中有无读者?他为何而写?在旧体诗词盛行时代,受教育者皆为文人。文人若要通过科举考试走上仕途,他必须学写诗,会写诗;为了切磋与交友需要,诗人之间必然有交流,于是形成诗歌圈。而同一诗歌圈的人互相圈点,自娱自乐,与圈外人何干?这种历史语境下,谁会多事地提出,文人诗歌一定要由挥锄头的农民老伯或拖儿带女的母亲来评论?诗人既是作者,也是读者,他们在一个水平上,可谓门当户对式的写作与接受。如果圈外人水平不高,想读懂,他会自己努力,不会轻易责怪写作者,而且是一个写作圈的作者群。之所以有人提出大众与小众,普及与提高等问题,那是提出者由身份不平等,进而推演出文化上的不平等,他有着对底层百姓的充分认识,他是社会学家,却不是文学家。他的目的是想通过诗歌给生活在底层的百姓获得些意识形态的认识,因此,他更注意诗歌乃至文学的功能性,不在意文学的本质异于历史学、社会学,忽略文学需要美的表现。
        于独立的写作者而言,他可以为自己而写,也可以为大众而写,这是个人的写作方向。一位诗人如果有意识地为大众写,至少有两种情况:一是为宣传理念;二是商业企图。宣传理念包括道德伦理的教育、政治意图的传达;商业企图,则是把诗歌写作当作商品对待。当作者将诗歌写作的对象调整为大众时,为了为大众接受,他必须考虑大众需要,选择大众使用的语言,大众习惯的表达方式,描写大众熟悉的生活,这类诗歌应该表现出人类的共识,如伦理道德的规约,国家立场的表达,对社会事件的表态等。这种写作时的诗人身份,好比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导师。
        诗歌小众化写作,为少数人自设的空间,我认为它可以存在。它可能不是只为个人情绪而写,有时它是一个实验平台,炼造出与众不同的好诗。百年来争议较大的小众化写作,指的是诗人写作目的不是为了在大众中传播,不以主流意识为中心,而以自我价值观念、审美态度为中心,更多表达出个人对人性世界的复杂认识。在这类写作中,书写者可以使用他的个性化的语言、不合常规的技巧,而且这类作品可以选择不发表、不公开,只在朋友间交流。但是,假若他选择公开发表,那么,他就需要经受大众的各种追问,有责任有义务让大众“懂”。
        我更觉得,大众化与小众化写作的问题,是由不太懂诗歌,也不明白诗歌接受者的差异而提出一个伪问题,我们不如更换思考的方式,去问:诗歌在什么情况下获得读者,在什么状态下失去读者,这种关切诗歌本体的提问,或许更能帮助到诗人写作。
        诗歌要获得更多的读者,有几个因素:题材的普遍性,写作不求文大于质,文风朴素,书写真诚,以情感取胜,不一味追求诗歌的写作难度,而是增添温度。诗歌失去读者的原因较多,假大空抒情,必然失去读者;晦涩难懂,读者扭头而去;也有传播上的原因,与诗歌写作直接相关。自印刷术发达以来,诗人们逐渐忽略了诗歌的可诵特点。诗歌很初通过口诵流传,它方便诗歌吟诵者与听众发生互动,朗诵者的音调、表情、声音,都能辅助听众对诗歌内容的理解,因诗歌产生共鸣。回顾新诗历史,大概在朦胧诗之后,诗歌朗诵渐少。朗诵,与其说是诗的传播途径,也可以说是诗的写作方式。它的写作者会注意到写作的题材与接受者水平,朗诵是诗歌发生社会影响的一个重要途径。而阅读性的诗歌写作,无音韵可感,再加上诗人对公众题材的疏远,诗歌逐渐变成自话自说的一种状态。
        诗歌有自身发展的轨道和规律,如果把百年当作一个坐标,我们要清楚的是:诗歌必须有所发展,在继承传统的成就后,再突破前人的写作范式,灌注时代精神;我们还需梳理一些过于陈旧的诗歌观念,不因当下诗歌的问题而忽略诗歌本体的价值。此刻,不是新诗发展的终结点,却是它重新出发的起点。











        (此文为节选)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