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纪事

教育部新编语文教材七年级上指定阅读书目 “荷花淀派”创始人孙犁代表作

批量采购专线:028-83157118

定  价 :
¥32.00
文 轩 价 :
¥23.00 (7.19折) (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孙犁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中国当代 > 严歌苓
    促销活动 :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满299减40!(特惠图书、电子书除外)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地区每单运费20元
    ❤特惠品超50本无特价可参加网站满省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白洋淀纪事
    • 作 者:孙犁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 出版时间:无
    • 开 本:32开
    • 页 数:322
    • 印刷时间:2018-04-01
    • 字 数:200000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4772617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光荣
    嘱咐
    采蒲台
    采蒲台的苇
    芦苇
    白洋淀边一次小斗争
    看护
    山地回忆
    正月
    小胜儿
    秋千
    吴召儿
    村歌
    蒿儿梁
    浇园
    芦花荡
    荷花淀
    种谷的人
    纪念
    “藏”

    丈夫
    老胡的事
    走出以后
    邢兰
    相片
    织席记
    新安游记
    山里的春天
    投宿
    女人们( 三篇)
    识字班

    安新看卖席记
    游击区生活一星期
    渔民的生活
    家庭
    战士

    作者简介

    孙犁(1913—2002),原名孙树勋,现当代有名小说家、散文家,“荷花淀派”创始人。孙犁擅用“白描”手法创作诗情画意充满浪漫主义气息的“诗化小说”,作品极具特色,清新自然、朴素洗练,茅盾称之为“多风趣而不落轻佻”。其小说与散文以美的意境、美的人物、美的情感,展现了在民族解放斗争中,为了理想而浴血奋战的人们美好的心灵和崇高的品质。代表作有《白洋淀纪事》《荷花淀》《芦花荡》等。

    主编推荐

    《白洋淀纪事》是“荷花淀派”创始人孙犁的代表作,是他从1939年到1950年间所写的短篇小说和散文集。被选入教育部新编语文教材七年级上指定阅读书目。孙犁擅用“白描”手法创作诗情画意充满浪漫主义气息的“诗化小说”,极具特色,清新自然、朴素洗练,茅盾称之为“多风趣而不落轻佻”。《白洋淀纪事》自出版以来,六十年间畅销不衰,深受万千读者喜爱,其极具特色的文风,也影响了莫言、贾平凹等许多名家。

    内容简介

    《白洋淀纪事》是“荷花淀派”创始人孙犁的代表作,是他从1939年到1950年间所写的短篇小说和散文集,收录有《荷花淀》、《芦花荡》、《采蒲台的苇》等多篇久负盛名的经典之作。这些作品以抗日战争时期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冀中平原和冀西山区为背景,以乐观从容的态度去描写时代变幻和人民的生活,其中所塑造的丰满灵动的农村女性形象尤其令人难忘,并充分表现了战争年代人民对和平幸福生活的向往。

    精彩内容

        荷花淀――白洋淀纪事之二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
        要问白洋淀有多少苇地?不知道。每年出多少苇子?不知道。只晓得,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全淀的芦苇收割,垛起垛来,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就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女人们,在场里院里编着席。编成了多少席?六月里,淀水涨满,有无数的船只,运输银白雪亮的席子出口,不久,各地的城市村庄,就全有了花纹又密、又精致的席子用了。大家争着买:
        “好席子,白洋淀席!”
        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
        但是大门还没关,丈夫还没回来。
        很晚丈夫才回来了。这年轻人不过二十五六岁,头戴一顶大草帽,上身穿一件洁白的小褂,黑单裤卷过了膝盖,光着脚。他叫水生,小苇庄的游击组长,党的负责人。今天领着游击组到区上开会去来。女人抬头笑着问: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站起来要去端饭。水生坐在台阶上说:
        “吃过饭了,你不要去拿。”
        女人就又坐在席子上。她望着丈夫的脸,她看出他的脸有些红涨,说话也有些气喘。她问:
        “他们几个哩?”
        水生说:
        “还在区上。爹哩?”
        女人说:
        “睡了。”
        “小华哩?”
        “和他爷爷去收了半天虾篓,早就睡了。他们几个为什么还不回来?”
        水生笑了一下。女人看出他笑得不像平常。
        “怎么了,你?”
        水生小声说:
        “明天我就到大部队上去了。”
        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水生说:
        “今天县委召集我们开会。假若敌人再在同口安上据点,那和端村就成了一条线,淀里的斗争形势就变了。会上决定成立一个地区队。前个举手报了名的。”
        女人低着头说:
        “你总是很积极的。”    水生说:
        “我是村里的游击组长,是干部,自然要站在头里,他们几个也报了名。他们不敢回来,怕家里的人拖尾巴。公推我代表,回来和家里人们说一说。他们全觉得你还开明一些。”
        女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才说:
        “你走,我不拦你,家里怎么办?”
        水生指着父亲的小房叫她小声一些。说:
        “家里,自然有别人照顾。可是咱的庄子小,这一次参军的就有七个。庄上青年人少了,也不能全靠别人,家里的事,你就多做些,爹老了,小华还不顶事。”
        女人鼻子里有些酸,但她并没有哭。只说:
        “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
        水生想安慰她。因为要考虑准备的事情还太多,他只说了两句:
        “千斤的担子你先担吧,打走了鬼子,我回来谢你。”
        说罢,他就到别人家里去了,他说回来再和父亲谈。
        鸡叫的时候,水生才回来。女人还是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等他,她说:
        “你有什么话嘱咐嘱咐我吧。”
        “没有什么话了,我走了,你要不断进步,识字,生产。”
        “嗯。”
        “什么事也不要落在别人后面!”
        “嗯,还有什么?”
        “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拼命。”这才是那很重要的一句,女人流着眼泪答应了他。
        第二天,女人给他打点好一个小小的包裹,里面包了一身新单衣,一条新毛巾,一双新鞋子。那几家也是这些东西,交水生带去。一家人送他出了门。父亲一手拉着小华,对他说:
        “水生,你干的是光荣事情,我不拦你,你放心走吧。大人孩子我给你照顾,什么也不要惦记。”
        全庄的男女老少也送他出来,水生对大家笑一笑,上船走了。
        女人们到底有些藕断丝连。过了两天,四个青年妇女集在水生家里来,大家商量:
        “听说他们还在这里没走。我不拖尾巴,可是忘下了一件衣裳。”
        “我有句要紧的话得和他说说。”
        ……
        P174-177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