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西斯

文轩特别惠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58.00
文 轩 价 :
¥33.60 (5.8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名著古籍 > 名著读物
    促销活动 :
    ❤开学季好书young详情 >>
    ❤文轩图书惠
    ❤专题内满99减20,199减50,299减80,500减150.详情 >>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尤利西斯
    • 作 者:(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0-07-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912
    • 印刷时间:2020-04-01
    • 字 数:1140000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34
    • I S B N:9787544712736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半世纪文学姻缘的结晶(最新修订本序)
    叛逆·开拓·创新——序《尤利西斯》中译本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二部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三部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附录一:人物表
    附录二:《尤利西斯》与《奥德修纪》(对照)
    附录三:詹姆斯·乔伊斯大事记
    译后记

    内容简介

    《尤利西斯》是爱尔兰意识流文学作家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于192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小说以时间为顺序,描述了主人公,苦闷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卢姆(Leopold Bloom)于1904年6月16日一昼夜之内在都柏林的种种日常经历。乔伊斯将布卢姆在都柏林街头的一日游荡比作奥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同时刻画了他不忠诚的妻子摩莉以及斯蒂芬寻找精神上的父亲的心理。小说大量运用细节描写和意识流手法构建了一个交错凌乱的时空,语言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本书是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并被誉为20世纪一百部很好英文小说之首,每年的6月16日已经被纪念为“布卢姆日”。

    精彩内容

        神气十足、体态壮实的勃克·穆利根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台。
             他停下脚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状楼梯下边瞥了一眼,粗声粗气地嚷道:
             ——上来,金赤!上来,你这胆怯的耶稣会士!
             他庄严地向前走去,登上圆形的炮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肃穆地对这座塔和周围的田野以及逐渐苏醒着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见斯蒂芬·迪达勒斯就朝他弯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画了好几个十字,喉咙里还发出咯咯声,摇着头。斯蒂芬·迪达勒斯气恼而昏昏欲睡,双臂倚在楼梯栏杆上,冷冰冰地瞅着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咯咯声向他祝福的那张马脸,以及那顶上并未剃光、色泽和纹理都像是浅色橡木的淡黄头发。
             勃克·穆利根朝镜下瞅了一眼,赶快合上钵。
             ——回到营房去,他厉声说。
             接着又用布道人的腔调说:
             ——啊,亲爱的人们,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肉体和灵魂,血和伤痕。请把音乐放慢一点儿。闭上眼睛,先生们。等一下。这些白血球有点儿不消停。请大家肃静。
             他朝上方斜睨,悠长地低声吹了下呼唤的口哨,随后停下来,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他那口洁白齐整的牙齿有些地方闪射着金光。克里索斯托。两声尖锐有力的口哨划破寂静回应了他。
             ——谢谢啦,老伙计,他精神抖擞地大声说。蛮好,请你关上电门,好吗?
             他从炮座上跳下来,神色庄重地望着那个观看他的人。并将浴衣那宽松的下摆拢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欢的胖脸和阴沉的椭圆形下颚令人联想到中世纪作为艺术保护者的高僧。他的唇边徐徐地绽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说。你这姓名太荒唐了,一个古希腊人。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着,走到胸墙那儿。斯蒂芬·迪达勒斯爬上塔顶,无精打采地跟着他走到半途,就在炮座边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怎样把镜子靠在胸墙上,将刷子在钵里浸了浸,往面颊和脖颈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声调继续讲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玛拉基·穆利根,两个扬抑抑格。可它带些古希腊味道,对不?轻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咱们总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从姑妈身上挤出二十镑,你肯一道去吗?
             他把刷子撂在一边,开心地大声笑着说:
             ——他去吗,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稣会士?
             他闭上嘴,仔细地刮起脸来。
             ——告诉我,穆利根,斯蒂芬轻声说。
             ——什么,乖乖?
             ——海恩斯还要在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从右肩侧过他那半边刮好的脸。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讨人嫌!他坦率地说。这种笨头笨脑的撒克逊人。他就没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帮混账的英国人。腰缠万贯,脑满肠肥。因为他是牛津出身呗。喏,迪达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头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给你起的名字再好不过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着下巴。
             ——他整宵都在说着关于一只什么黑豹的梦话,斯蒂芬说。他的猎枪套在哪儿?
             ——一个可悯可悲的疯子!穆利根说。你害怕了吧?
             ——是啊,斯蒂芬越来越感到恐怖,热切地说。黑咕隆咚地在郊外,跟一个满口胡话、哼哼唧唧要射杀一只黑豹的陌生人呆在一块儿。你曾救过快要淹死的人。可我不是英雄。要是他继续呆在这儿,那我就走。
             勃克·穆利根朝着剃胡刀上的肥皂泡皱了皱眉,从坐着的地方跳了下来,慌忙地在裤兜里摸索。
             ——糟啦,他瓮声瓮气地嚷道。
             他来到炮座跟前,把手伸进斯蒂芬的胸兜,说:
             ——把你那块鼻涕布借咱使一下。擦擦剃胡刀。
             斯蒂芬听任他拽出那条皱巴巴的脏手绢,捏着一角,把它抖落开来。勃克·穆利根干净利索地揩完剃胡刀,望着手绢说:
             ——“大诗人”的鼻涕布!属于咱们爱尔兰诗人的一种新的艺术色彩:鼻涕青。简直可以尝得出它的滋味,对吗?
             他又跨上胸墙,眺望着都柏林湾。他那浅橡木色的黄头发微微飘动着。
             ——喏!他安详地说。这海不就是阿尔杰所说的吗:一位伟大可爱的母亲!鼻涕青的海。使人的睾丸紧缩的海。到葡萄紫的大海上去。喂,迪达勒斯,那些希腊人啊。我得教给你。你非用原文来读不可。海!海!她是我们的伟大可爱的母亲。过来瞧瞧。
             斯蒂芬站起来,走到胸墙跟前。他倚着胸墙,俯瞰水面和正在驶出国王镇港口的邮轮。
             ——我们的强有力的母亲,勃克·穆利根说。
             他那双目光锐利的灰色眼睛猛地从海洋移到斯蒂芬的脸上。
             ——姑妈认为你母亲死在你手里,他说。所以她不让我跟你有任何往来。
             ——是有人害的她,斯蒂芬神色阴郁地说。
             ——该死,金赤,当你那位奄奄一息的母亲央求你跪下来的时候,你总应该照办呀,勃克·穆利根说。我跟你一样是个冷心肠人。可你想想看,你那位快咽气的母亲恳求你跪下来为她祷告。而你拒绝了。你身上有股邪气……
             他忽然打住,又往另一边面颊上轻轻涂起肥皂泡来。一抹宽厚的笑容使他撇起了嘴唇。
             ——然而是个可爱的哑剧演员,他自言自语着。金赤,所有的哑剧演员当中很可爱的一个。
             他仔细地把脸刮得挺匀净,默默地,专心致志地。
             斯蒂芬一只肘支在坑洼不平的花岗石上,手心扶额头,凝视着自己发亮的黑上衣袖子那磨破了的袖口。痛苦——还说不上是爱的痛苦——煎熬着他的心。她去世之后,曾在梦中悄悄地来找过他,她那枯槁的身躯裹在宽松的褐色衣衾里,散发出蜡和黄檀的气味;当她带着微嗔一声不响地朝他俯下身来时,依稀闻到一股淡淡的湿灰气味。隔着褴褛的袖口,他瞥见被身旁那个吃得很好的人的嗓门称做伟大可爱的母亲的海洋。海湾与天际构成环形,盛着大量的暗绿色液体。母亲弥留之际,床畔曾放着一只白瓷钵,里边盛着黏糊糊的绿色胆汁,那是伴着她一阵阵的高声呻吟,撕裂她那腐烂了的肝脏吐出来的。
             勃克·穆利根又揩了揩剃胡刀刃。
             ——啊,可怜的小狗!他柔声说。我得给你件衬衫,几块鼻涕布。那条二手货的裤子怎么样?
             ——挺合身,斯蒂芬回答说。
             勃克·穆利根开始刮下唇底下凹陷的部位。
             ——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他沾沾自喜地说,应该叫做二腿货。天晓得是哪个患了梅毒的酒疯子丢下的。我有一条好看的细条纹裤子,灰色的。你穿上一定蛮帅。金赤,我不是在开玩笑。你打扮起来,真他帅。
             ——谢谢,斯蒂芬说。要是灰色的,我可不能穿。
             ——他不能穿,勃克·穆利根对着镜中自己的脸说。礼数终归是礼数。他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可是不能穿灰裤子。
             他利利索索地折上剃胡刀,用手指的触须抚摩着光滑的皮肤。
             斯蒂芬将视线从海面移向那张有着一双灵活的烟蓝色眼睛的胖脸。
             ……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