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传/西续红楼梦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27.00
文 轩 价 :
¥15.40 (5.71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西岭雪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传记 > 中国名人传记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宝玉传/西续红楼梦
    • 作 者:西岭雪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时间:2010-08-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250
    • 印刷时间:2010-08-01
    • 字 数:2130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语种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6337067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回 荣宁公梦垂海棠花 阋墙子误窃通灵玉
    第二回 凤姐执帚扫雪拾玉 颦卿点画烹竹煮茗
    第三回 红鸾星动元妃赐宴 青丝事发凤姐含酸
    第四回 赖奴提亲龄官惊梦 北王问字贾母伤心
    第五回 逞英豪卫若兰射圃 叹薄命金鸳鸯送花
    第六回 芦雪广垂钓得佳句 紫菱洲探病叙离情
    第七回 接懿旨神瑛假妆疯 闻赐婚绛珠真离魂
    第八回 天赐多情公子赴会 夜奔无路优伶沉江
    第九回 泰安寺扳倒平安使 水月庵掀翻风月案
    第十回 空灵殿绛珠归太虚 狱神庙茜雪慰宝玉
    第十一回 贾探春远嫁真真国 薛文龙皈依渺渺乡
    第十二回 游太虚难遂三生愿 因汗巾偶结百年欢
    第十三回 王夫人愁妆谢熙凤 贾宝玉对境悼颦儿
    第十四回 金女善郎亲上作亲 虚名假诰梦中说梦
    第十五回 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风知命强英雄
    第十六回 王熙风临歧能权宜 花袭人遏事有始终
    第十七回 紫檀堡当剑酬知己 白杨村让杯救孤儿
    第十八回 鸳鸯女义守终身制 畸零人悲题十独吟
    第十九回 亦真亦假悬崖撒手 非雾非花陌路逢亲
    第二十回 拾通灵甄宝玉送玉 当金锁薛宝钗折钗

    作者简介

        西岭雪,本名刘恺怡,魔羯座,1971年生于北京清华园,成长于大连,现居西安。
        八岁那年,从古诗“窗含西岭千秋雪”中摘取了三个字,将名字改为西岭雪。1992年大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任中学教师,后来改行媒体,先在《女友》、《家庭之友》杂志社做编辑,现在《爱人品位》杂志任主编。
        1998年开始专职写作。生平三大嗜好读书、写字、写字换钱。人生信条不负我心,为爱生存。成就迄今为止已出版作品三十余部,都是自己一字一句写出来的,没有亏心之作。
        部分已出版作品目录
        长篇历史小说:《那时烟花》、《后宫》、《很后的贞洁牌坊》、《鸦片香》。
        长篇言情小说:《首席情人》、《绝望主妇》、《两生花》、《眼儿媚》、《天香》、《点绛唇》、《如念离魂》、《今世未了情》。
        长篇小说“人·鬼·情”系列共计10部
        散文集:
        《风月无忧》、《有时也跳舞》、《菩提树》、《相思梳子》、《缘分的西安》。
        时尚美文系列:
        《初恋布丁》、《黑客江湖》、《画眉之欢》、《盗版爱情》、《调情如酒》。

    内容简介

        本书即为《黛玉传》的并蒂篇,依据《红楼梦》前八十回“草蛇灰线” 的伏笔,脂砚斋批语提示,曹氏家谱考,相关典籍文献等,并参照前人和今人的红学研究成果,以宝玉的眼 界、行为做主线,力图遵从曹氏《红楼梦》的本意,从八十回迎春归宁写起,一路写到元妃之死、抄家、黛玉之死、二宝成婚、“忽喇喇似大厦倾”,直至“一片白 茫茫大地真干净”。作者大胆尝试,精心构思,推演出完整的红楼大结局。

    精彩内容

        回 荣宁公梦垂海棠花 阋墙子误窃通灵玉
             话说那宝玉百日病愈,已是腊月时候。因迎春回来住了几日,说了许多伤情话儿,未免又感慨叹息,闷闷不乐。袭人见他悒悒怏怏,无情无绪,生怕又引发了旧症,因捧上莲枣八宝粥来,笑道:“为你前儿赞了一句这粥好吃,老太太特地教厨房再做了两碗来,不如趁热喝了,随便那里散一回,消了食,也就好该歇息了。我正要开箱子找帘帷预备年节下替换,屋里这一地一床的纱头线脚,你何苦窝在这里,看着岂不烦心?”宝玉道:“园里到处都在为着除尘忙乱,你却教我到那里去?也罢,倒是出去看一会子书,装装用功样子,也好教你看着喜欢。”
             袭人笑道:“甚好。”忙命小丫头往外间小书房拢火,扔了几只旧年收的松塔进去,用一个落地铜丝罩子盖住,怕炭火花爆出来燎了衣裳,又拿了一床羊羔皮褥子出来替他铺在椅上,并连脚踏上亦铺了暖垫。
             宝玉撂了碗过来,因见袭人找火捻子点灯,忙道:“如今天光尚亮,开着窗就好,何必这早晚便点灯?”袭人道:“开着窗,只怕有风。”宝玉道:“横竖这屋里不冷,今儿天气又晴和,正要吹点新鲜风,权当我出去逛了是一样的。不过看几回书解解闷,又不是悬梁刺股的当真用起功来,大早晚的点灯拔蜡,倒教人看着笑话。”袭人应了,果然支起窗子来,又往那屋里沏茶。宝玉笑道:“我在那屋里,你嫌我添乱,如今我来这里省你操心,反倒教你跑进跑出的,岂非更令我不安?如今我要静静看一回书,并不要人伏侍,需要茶水时,自然会叫你们。”袭人笑着出来,命小丫头好生在外头听候动静,自己仍回房里同麝月、秋纹等整理床帐。
             宝玉喝了两口茶,定一回神,因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时,却是宋人撰的《梦粱录》,便先点头赞叹了两声,信手翻开,见其一一记录南地风光民俗,倒也生动有趣,因一路看至“花之品”一节,自牡丹品起,至芍药、玉簪、水仙、荼蘼、梅、兰、菊、荷,乃至瑞香、辛荑、紫荆、紫薇、杜鹃、罂粟、木犀、芙蓉,一一细数,状其形,摹其神,绘其色,追其源,愈觉词香句艳,红翠欲流,馥郁氤氲,几可扑鼻,及看至“净扫庭阶衬落英,西风吹恨入蓬瀛”一句,又不凄然意动,将书遮脸,似看非看,连连叹了两三声。正是:
             欲知吴越花间事,却向黄粱梦里寻。
             恰好秋纹拿大毛衣裳出来院中拍打,看见他这样,隔窗笑道:“那书里是什么故事,看得你这样长一声短一声的?”宝玉亦不答,只望着窗外海棠花怔怔的出神。秋纹进去,便向袭人道:“那海棠枯了那些日子了,既救不活,就该教人拔了去,不然枯秃秃的有多难看。”袭人叹道:“我何尝不是这样说。偏宝玉非教留着,说花性通灵,既无故而枯,保不定那天无故而荣,不教收拾,我那里犟得过他?”将衣裳收了,又问,“宝玉在做什么?”秋纹道:“也不知是看书呢,还是参禅呢,我看他眼朦朦的,像是要睡。”
             袭人便责怪道:“这腊月天里,又开着窗,着了凉不是顽的,你看他发困,就该劝他进来,或是逗他顽笑几句,混过困劲儿去才是,怎好由他睡着。”说着出来,果然见宝玉丢了书,头歪在椅背上,睡梦里犹自连连叹息。忙上前推醒道:“你怎么开着窗就睡了?虽说今儿没风,到底是腊月寒冬,前儿琏二奶奶还打发人送了两篓红箩炭来呢,老太太又特地吩咐不必每日请安,或早或晚,隔一日一回就好,连饭也都教送到房里吃,就只怕我们不小心周到,冷着了你,偏你自己一些儿也不在意,倘若着了风受了寒,上头怪罪下来事小,只是你这般任性恣意,岂不辜负了众人的心呢?”因见宝玉神色恍惚,眼风迷离,不问,“你做了什么梦,这样子闷闷的?”
             宝玉这方似醒非醒的道:“也并没深睡着。刚才坐在这里,无端见两位老人家走来,穿的蟒袍玉带,好不威风气派,却是面善得很,只是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一个手里拿枝玉兰花,一个手里拿枝海棠,却都是将枯不枯的,望着我不住点头叹息,像有许多话要说似的。我见他们神色郑重,唬的问: 不知两位老先生有何见教? 他们正要说话,你便来了。”
             袭人笑道:“才说该把海棠拔了的,果然你就梦见他。自然是你睡前原对着他看,及阖了眼,他便跑进梦里去了。只是平日我还当你只会梦见美人儿的,怎么今儿倒见着两位老先生?难怪人家把做梦比作会周公。他们做什么对你叹息我不知道,我倒听见你在梦里撮着眉头一声递一声儿的叹息不绝,所以将你推醒。果然乏倦,不如早些洗漱,这便歇着罢。”宝玉应声儿进来,麝月早端上茉莉百果茶来,喝过,又伏侍着洗漱脱换了,遂移灯炷香,扶至床上躺下。
             刚放下帐子,偏贾环走来说:“母亲说后天是舅老爷生日,教我跟哥哥、三姐姐一起过去,吃了中饭才回来。刚才我去见了三姐姐,又说不去,只送礼,哥哥去不去?若去时,带上我。”宝玉只得答应着,重新起来,并不下床,就坐在床沿儿上与他说些闲话,袭人拿了一件松花小袄与他披上,又与贾环倒茶。
             原来怡红院上下素不喜贾环为人,然一则袭人性情宽厚,不比那些轻浮势利之辈,且敬他是三爷,难得来的,怎肯怠慢?又见宝玉心绪不畅,正巴不得有个人来谈讲,使他心胸一散,或者便睡得安稳些,遂一团和气的迎见了,又亲自倒了茶来。奈何宝玉同贾环并无话题,不过略叙些家常套话,便相对无语。贾环吃了茶,告辞出来,袭人这方重新放下帘幔,移灯就寝。一夜无话。
             却说贾环出来,忙忙的往南院耳房里找着他娘,先将丫头支出,又亲自关了房门,插上屈戌,连窗子也一并下下来,放了帘子。赵姨娘见他这般蝎蝎螫螫的,便猜到必有缘故,忙低声问:“不是叫你去园里,商议后日去王老爷府上祝寿磕头的事么?做什么这样慌慌张张的回来?莫不是他们不带你去,反奚落你一顿不成?还是那些小丫头子又给了你气受?”贾环笑道:“谁敢给我气受?他们沏茶让座的好不殷勤。你成日家说袭人那丫头同二哥哥明铺暗盖鬼鬼崇崇了这几年,说给老爷,还不信。今儿可被我抓到把柄了,还不承认么?”说着从袖筒里抖出一件精绢包裹的物事来。
             赵姨娘奇道:“是什么东西?你从那里得来?”贾环道:“我去那里请安,眼见袭人偷偷摸摸塞到宝玉枕头底下的。见我进来,忙迎上来有说有笑,装得没事人一样,还不是心里有鬼?因此我乘他们不备,二哥起身拿茶的工夫,便将东西偷出来,有了这件物证,看他们还敢赖么。”一行说,便将那手绢一层层掀开,露出一块莹润光洁的美玉来,大如雀卵,灿如明霞,络着金线黑珠儿线结的两色绦子,正是宝玉刻不离身的那块通灵玉。
             贾环见了,反倒愣住,原以为袭人塞东西去宝玉枕下,如此隐秘小心,必定是什么不可告人的春意儿,何曾想竟是这件命根子。不惊得目瞪口呆。赵姨娘却是又惊又喜,合掌道:“阿弥陀佛,想不到这个竟然落到你手上来,合见佛祖有灵。人人都说这东西有灵性,是他命根子,我如今倒要看看,他丢了这命根子,却是怎样?”便要拿东西来砸那玉。
             唬的贾环忙拦住道:“这事非同小可。我从他屋子出来,他东西丢了,闹出来,人人必疑到我身上。他们哪肯放得过我?依我说,不如赶紧送回去的是。”赵姨娘道:“送回去?你说的倒轻巧。你如今拿出来容易,想送回去,可比登天还难。你无故又去他屋子一趟,无故伸手到他枕头底下,难道他们会不起疑的?”贾环道:“也不是定要塞回到枕头下,就随便丢在怡红院里,由着他们捡到,或者就不会声张了。”
             赵姨娘道:“袭人是出了名的心细,他既亲手把这玉包裹妥当了塞在枕头下面,自然知道不会无故失踪,便在院子里捡到,也知道是你偷出去丢的。左右脱不去贼名,不如砸了的干净。往年里他每每脾气上来了就说要砸玉,人人都拦在里头,倒像听见什么了不得的惊天大祸一般。我今儿倒要积个阴功,替他完了这件心愿,砸了这爱巴物儿。”说着,果然拿起案上茶杯来砸了两下,不料那玉坚硬异常,竟丝毫未损,倒是那茶杯因赵姨娘使力急了,啪地碎作两截,喀啷啷摔了一地磁片,唬得贾环母子俩对着闪眼 幸喜不曾有人问讯,那赵姨娘便又要找锤子来。贾环道:“你就砸碎了他,也有个碎片儿在那里,被人找见,更了不得。不如赶紧扔了的才是。”
             赵姨娘明知他说得有理,只是舍不得这样便宜放过,遂低头想了一想,又想出一条毒计来,道:“上次找马道婆做法收服他两个,明明已经得手,却被不知那里来的和尚、道士破了好事,又说这件东西通灵,所以才救得他二人活命。如今这东西既落在我手上,想必神仙也救不活他,还不趁机报仇么?不如再把马道婆找来,就用这宝贝作法,破了他的功,收了他的魂,从此拔去眼中钉才好。”
             想毕,自以为千妥万妥,便将那玉袖起,只怕夜长梦多,忙命人立便去请马道婆前来,又往厨房里传命预备酒菜,又教人打听今晚西角门儿上夜的是谁,忙得一刻不停。
             且说马道婆那年背地里做法魇弄凤姐、宝玉两个,却被癞僧、跛道破了功,同赵姨娘商议得好好儿的一份犒饷也未到手,心中自是不甘。虽也拿着欠契上门来催讨过几回,奈何赵姨娘起先也还肯略为兜揽,及后来催逼得急了,恼羞成怒,便耍出无赖手段来,说:“你又不曾帮我报仇,又不曾成事,还只管勒逼我,我却上那里淘那许多银子去?我有银子,也不生这份闲气了。你若不信,由得你向太太面前告状去,说我请你作法害人,看太太肯不肯替你撑腰。我娘儿两个只管把命交在你手里便了。”马道婆气了个倒仰,终究怕赵姨娘被逼得狠了,一个发昏,果然揭出他素昔所为来,因此憋了一肚子闷气,也不敢再往荣府里来。忽然这日又闻赵姨娘遣人来请,倒觉诧异,遂道:“好早晚了,不如明日再去。”那请的人道:“姨奶奶再四吩咐,请师父务必就去的。已经雇下车子在外面等着,求师父体谅小的,劳动走一趟,不然姨奶奶必定怪罪不会做事的。”
             马道婆听了,略猜到几分,遂收拾准备一番,上车往府里来。及进来,却见赵姨娘在炕上早放下一张红木包镶龟背圆几来,摆了几样酒菜,并一屉子热腾腾的穗子油韭菜馅包子,满面堆笑道:“嫂子这一向有日子没过府里来了,要不是我打发小子去请,只怕还不肯来呢。”马道婆不明所以,只得假意笑道:“姨奶奶说那里的话,我这不是一闻命召,鞋脱袜甩爬爬的就来了么?你这里怎么有这好丰盛的一桌酒菜?莫不是什么好日子,还是什么贵客要来?”
             赵姨娘笑道:“你就是贵客,那里还有第二个客?这是特为请你,巴巴的教丫头拿了一百钱去厨房里,又费了许多唇舌,才弄了这几个斋菜来。他们还老大不愿意,脸子吊得有二尺长,说炉子已经熄了,不愿意重新通火上灶,还有许多教人生气的话,也告诉不得你。这通府里的人,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像奴才,通骑到我们娘俩儿头上了。你原许了我翻身之法,只恨天不从人愿,所以忍耐他们这许多年。如今好了,正是上天有眼,佛祖显灵,偏偏儿的宝贝天降,到底落到我手里来,可见是我跟你报仇的日子到了。”说着拿出那块玉来。
             马道婆对这玉早有所闻,只无由得见,如今见是他,不一把夺过来,翻覆把看一回,咂嘴道:“我的奶奶,你这件宝贝却从何得来?”赵姨娘不肯说是贾环从宝玉枕下所窃,故意道:“是我今早送环儿上学回来,忽一脚踏在件东西上,低头一看,却是这个东西。想是宝玉给太太请安时落下的,上学去得急,便没理论。”马道婆听了不信,看那绳络俱好,搭钩犹在,如何会无故失落?却也不肯向深里细问,只攥住了问道:“你如今却想怎的?”
             赵姨娘笑道:“你是个明白人,又很神通广大的,什么不知道?倒又来问着我。你上次失手,为的就是因为有这件东西碍手。如今他落在你手上,还不是任你施为?只要摆弄了他,将来偌大家业便只有我环儿一个正经主子,那时嫂子要什么谢礼不成?”马道婆笑道:“不是我信不过,只是这种事口说无凭,还得照上回那样立个字据才是。”说着取出一张纸来,早已写明银两田地数目,便请赵姨娘打指模儿。赵姨娘见他预先准备,便不肯上当,笑道:“你倒果然神机妙算,早把这张字据带在身上。只是如今事情一丝影儿也无,我若立了这据,日后不见效验,却怎好处的?不如你先显些神通出来,我见应验了,自然不会亏待的。”
             马道婆知他吃了上次的亏,如今学得乖了,再不肯轻易就范,纵劝亦无益,只得且将字据收了,一边吃酒,一边心下盘算,半晌笑道:“前晌栽树,后晌便要乘凉,姨奶奶未免也太心急了些。你要见到效验,却也不难,只管将这宝贝交与我,等我回家去消消停停地处置,你只留神听着,长则两日,短则半天,就有好消息的,到时候才知道我的手段呢。不是我说大话,我既学了这些个法术,便不怕人家亏我 自然都有预防的。只是这番功夫颇为琐碎,姨奶奶若不先与我几十两浇手,如何准备得妥当?”
             赵姨娘听他语意阴冷,意含胁迫,倒也心惊,然想到整治宝玉乃是自己生平很热之事,果然荣府家业能落在贾环手上,便给他多多的酬劳又有何妨?遂转身开了箱,取出二十两银子一吊钱来说:“你是知道我的,统共这点子月银,够吃的够用的?况且还要周济娘家,打点人情。真真是再拿不出来了。这还是我打牙缝里省下来的一点梯己,你先拿去使用,待事成了,自然另有报答的。”马道婆收了,随手揣进怀里,笑道:“我并不为银子,不过试试你的诚意。你既铁定了心思要有一番作为,我自当竭力相助。”赵姨娘千恩万谢的,又诉了许多委屈,直说得眼泪鼻涕通流下来,恰如孟姜女哭长城的一般。
             忽听到梆子声响,已是戌正时候,马道婆只怕关了院门出不去,赵姨娘道:“不妨事,年节下事情多,西角门儿通夜不锁的,我早让人同上夜的说过了,你只管大大方方走出去就是。”遂又布菜劝酒,寒暄一回。闻得窗外风声渐渐的紧了,马道婆撩起帘子瞧了瞧,道:“原来下雪珠儿了,这可得去了,等会子雪大起来,路不好走。”遂又满饮了一杯辞去。
             出来时,只见寒霜满天,霰雪如织,忙拢了衣领,低着头猫着腰,加紧几步,方走到贾母院前穿堂处,正遇着林之孝家的带着几个女人查上夜的,忙趔趄着站住,说了两句闲话,仍打西角门儿出去,不提。
             是晚搓银碾玉,梨谢樱飞,下了一夜好雪,次早起来,犹有些散花碎粉,时续时停。袭人伏侍宝玉洗漱穿戴了,麝月端进莲子汤来,也喝了,秋纹便取出玉针蓑、金藤笠并沙棠屐来,笑道:“还是姐姐有心思,昨儿就教把整套的鞋帽取出来备着,果然下雪了。姐姐原来竟是女诸葛,会神机妙算的不成?”
             袭人笑道:“你如今越发会说话了。”且不急披蓑戴笠,回身向枕下一摸 却摸了个空,忙把枕头掀起,那里有玉的影儿?便连手绢包儿亦不见了。顿时惊慌起来,只如兜头一盆冷水从上浇下,浑身打了个突,连声音也颤了,问道:“是谁拿了玉去?还是混拿混放忘了,还是藏起来同我顽呢,好祖宗,好妹妹,顽别的容易,只别拿这个来顽。二爷穿戴了,还要去与老太太、老爷请安呢。有多少顽的,也等吃过了饭再顽不好?”
             麝月、碧痕等也都惊动了过来,正色道:“谁不知道厉害的,有几个脑袋,敢拿这件事顽笑。你仔细想想,可是放在别的地方,自己忘了,别只管混赖人。”袭人急得哭道:“我伏侍了十几年,天天都是这么摘下来,掖在他枕头底下,何曾有过第二个地方?如何会忘?”
           ……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