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Ⅲ:死神永生 刘慈欣作品(3)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38.00
文 轩 价 :
¥22.00 (5.79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刘慈欣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科幻小说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三体Ⅲ:死神永生 刘慈欣作品(3)
    • 作 者:刘慈欣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0-11-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513
    • 印刷时间:2013-07-01
    • 字 数:无
    • 装 帧:平装
    • 语  种:无
    • 版 次:1
    • 印 次:无
    • I S B N:9787229030933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作者简介

    刘慈欣,祖籍河南,长于山西,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不错工程师。
    自1999年处女作《鲸歌》问世以来,刘慈欣已发表短篇科幻小说三十余篇、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六部,并创下连续八年荣获中国科幻优选奖“银河奖”的纪录。其长篇力作《三体》开创《科幻世界》月刊连载原创作品之先河,一举成为2006年度很受关注、很畅销的科幻小说,《三体Ⅱ·黑暗森林》也因此被读者誉为“很值得期待的科幻小说”。
    刘慈欣的作品宏伟大气、想象绚丽,既注重特别空灵与厚重现实的结合,也讲求科学的内涵和美感,具有浓郁的中国特色和鲜明的个人风格,为中国科幻确立了一个新高度。

    媒体评论

    从刘慈欣这样的年轻实力派作家身上,我深切感受到了新纪元中国科幻的勃勃生机。面向未来的中国,需要“三体”系列这样真正富有想象力的科幻小说。 ——有名科幻作家 叶永烈 一部真正里程碑式的作品,必将成为经典。 ——有名学者 江晓原

    主编推荐

      2015 刘慈欣获得世界华人科幻协会颁发的华语科幻文学优选成就奖
    2015科幻优选荣誉雨果奖获奖作品

    本书是“中国当代科幻人”刘慈欣“三体”系列科幻的第三部,它延续了《三体1》和《三体2》“星球战争”的故事,讲述人类在阻止三体世界占领地球、毁灭人类文明的侵略后所发生的故事。人类文明还将受到哪些威胁?人类能否拯救自己?人类在宇宙星球战争中还将书写哪些传奇?这都是本书中的内容。

    内容简介

    引子:
    宇宙,浩瀚的星空布散在广袤的空间与无穷的时间之中。星系团彼此离散、交融又重组,灿烂的群星在其间诞生、运行和毁灭。物质与能量彼此转化、湮灭。类星体在宇宙边缘惶惶游弋。白矮星沉浸于孤独地自我冷却。基本粒子聚集又离散,在能量之海里游荡、穿越、沉浮。空间在引力的撕扯下或膨胀或挤压或收缩或扭曲。惟有时间之箭亦快或慢一如既往向前奔驰。引力在万物中穿梭吸引;电磁力在分子簇间占地为王;强力维系着劳不可破的夸克堡垒……
    亘古不变……
    几近无穷的原子,产生了无限的组合。给予其足够的空间和足够的时间,可以奉献任何超越想象的惊奇礼物。于是,一个可能连物质本身都无法解释却又近乎必然会出现的与物质相矛盾的东西产生了——智慧,基于足够数量相同结构的物质单元的复杂纠结与信息传递而产生的整体感知系统,或称之为意识。也可以看做是一大堆的物质本身对自身的反思结果,其目的即是来思考物质自身以至很终超越物质而寻求永恒的存在!
    意识的出现,次,宇宙以除了其体系内基本力之外的力量来改造和重组自身。当然,宇宙自身之壮大之广阔,非其内任何智慧体能够想象和左右,其整体依然故我,膨胀,沉默,荒寂……
    但毕竟,一些虽然不起眼但确实存在的变化在悄悄地弥漫……

    精彩内容

        部
         君士坦丁十一世暂时收回思绪,推开面前的一堆城防图,裹紧紫袍,静静等待着。
         他的时间感很准确,震动果然准时到来,仿佛来自地心深处,厚重而猛烈。银烛台震得嗡嗡作响,一缕灰尘自顶而下,这灰尘可能已经在达夫纳宫的屋顶上静静地待了上千年。它们落到烛苗里,激出一片火星。这震动是一枚一千二百磅的花岗石质炮弹击中城墙时发出的,每次间隔三小时,这是奥斯曼帝国的乌尔班巨炮装填一次所需的时间。巨弹击中的是世界上很坚固的城墙,由狄奥多西二世建于公元5世纪,之后不断扩展加固,它是拜占庭人在强敌面前的主要依靠。但现在,巨弹每次都能把城墙击开一个大缺口,像被一个无形的巨人啃了一口。皇帝能想象出那幕场景:空中的碎石块还没落下,士兵和市民就向缺口一拥而上,像漫天尘土中一群英勇的蚂蚁。他们用各种东西填堵缺口,有从城内建筑上拆下的砖瓦木块,有装满沙土的亚麻布袋,还有昂贵的阿拉伯挂毯……他甚至能想象出浸透了夕阳金辉的漫天飞尘如何缓慢地飘向城内,像一块轻轻盖向君士坦丁堡的金色裹尸布。
         在城市被围攻的五个星期里,这震撼每天出现七次,间隔的时间很均等,像一座顶天立地的巨钟在报时——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时间,异教徒的时间;与之相比,墙角那座标志基督教世界时间的双头鹰铜钟的钟声听起来格外软弱无力。
         震动平息下去好一会儿,君士坦丁才艰难地把思绪拉回现实,示意门前的侍卫让门外等着的人进来。
         大臣法扎兰领着一名瘦弱的女子悄然走进门。
         “陛下,她就是狄奥伦娜。”大臣指指身后的女子说,然后示意躲在他身后的女子走到前面来。
         皇帝一眼就看出了女子的身份。拜占庭上层贵族和下层平民的服饰风格差别很大,通常贵族女服上缀满华丽的饰品,平民女子却只是以白色的宽大长衫与连袖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而狄奥伦娜的穿着却是上层的奢华与平民的保守并存:她里面穿着连袖白衫,外面却套着一件华贵的“帕拉”斗篷,这种斗篷本应披在金线刺绣的“丘尼卡”外面;同时,她不敢用象征贵族上层的紫色和红色,那件“帕拉”是黄色的。她的面庞有一种淫荡的妩媚,让人想起宁可美艳地腐烂也不悄然枯萎的花朵——一个妓女,混得还不算坏的那种。她双目低垂,浑身颤抖,但君士坦丁注意到,她的眼睛像得了热病似的发着光,透出一种她那个阶层的人很少见的兴奋与期待。
         “你有魔法?”皇帝问狄奥伦娜,他只想快些把这件事了结。法扎兰是一个稳重踏实的人,现在守城的这八千多名士兵,除去不多的常备军和热那亚的两千雇佣兵,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这位能干的大臣监督下一点一点从十万市民中紧急征召的。对眼前这事皇帝兴趣不大,只是出于对这位大臣面子的考虑。
         “是的,皇上,我能杀了苏丹。”狄奥伦娜屈膝回答,发颤的声音细若游丝。
         五天前,狄奥伦娜在大皇宫门前要求面见皇帝,面对阻拦的卫兵,她突然从胸前掏出一个东西高高举起,卫兵们被那东西镇住了,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从何而来,但肯定那不是寻常之物。狄奥伦娜没有见到皇帝,她被抓起来交给治安官,被拷问那东西是从哪里偷来的,她招供了,他们证实了,然后,她就被送到了法扎兰大臣那里。
         法扎兰打开手中的一个亚麻布包着的东西,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到皇帝的书案上,君士坦丁十一世的目光立刻变得与五天前那些次看到这东西的士兵一样一与他们不同的是,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一只纯金的圣杯,上面镶满了宝石,金光中透着晶莹,摄人心魄。圣杯是九百一十六年前查士丁尼大帝时代铸造的,一共两只,除了宝石的形状及分布特征外几乎接近相同,其中一只由历列皇帝保存至今,另一只在公元537年圣索菲亚大教堂重建时,同其他圣物一起放人教堂地基深处一个接近封闭的小密室中。眼前这个显然是后者,因为前一只已经烙上了时间的印痕,变得有些黯淡——当然是与眼前这只对比才能看出来,这只圣杯看上去仿佛昨天才铸出来一般崭新。
         本来没有人相信狄奥伦娜的话,人们都认为这是她从自己的某个富豪主顾那里偷来的东西,因为虽然很多人知道大教堂下面有密室,但知道准确位置的人很少;而且地基深处的巨大岩石问没有门,甚至连通向密室的通道都没有,不动大工程根本不可能进入。四天前,皇帝考虑到城市的危局,命令将所有的珍贵文卷和圣物打包,以便紧急时刻能迅速转移,尽管他心里清楚陆路海路都被截断,一旦破城,其实也无处可去。三十个工人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进人密室,他们发现围成密室的石块几乎跟胡夫金字塔上的一样大。圣物都存放在密室中一口厚重的石棺中,石棺用纵横十二道粗铁箍封死,打开石棺又花了大半天时间。当所有的铁箍都被锯断,五个工人在周围重兵监视下吃力地移开沉重的石盖时,首先吸住众人目光的不是那已封存千年的圣物和珍宝,而是放在很上面的一串还半新鲜的葡萄!狄奥伦娜说,葡萄是她五天前放进去的,而且正如她所说,吃了一半,串上还剩七粒果实。对照镶在棺盖上的一块铜板上刻着的圣物清单,卫兵检查完所有的圣物后,确定少了一只圣杯。如果不是从狄奥伦娜那里找到了圣杯并得到了她的证词,即使在场所有人都证明之前密室和石棺完好无损,也会有人难逃一死。
         “你是怎么把它拿出来的?”皇帝指着圣杯问。
         狄奥伦娜颤抖得更厉害了,显然,即使她真有魔法,在这里也没有安全感。她惊恐地望着皇帝,好半天才回答:“那些地方,对我来说……对我来说都是……”她吃力地选择着词汇,“都是打开的。”
         “那你能在这里做给我看吗,不打开封闭的容器拿出里面的东西?”
         狄奥伦娜惊恐地摇摇头,说不出话来,只是求助似的望着大臣。
         法扎兰替她回答:“她说只有到某个地方才能施魔法,她不能说出那个地方,别人也不能跟踪她,否则魔法就会失效,永远失效。”
         狄奥伦娜转向皇帝连连点头。
         皇帝哼了一声,‘像她这样的,在欧洲早被烧死了。”
         狄奥伦娜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本来已经很瘦小的身躯缩成一团,看上去像一个小孩。
         “你会杀人吗?”皇帝转向狄奥伦娜问。
         狄奥伦娜只是坐在地上不住颤抖,在大臣的催促下,她才点了点头。
         “那好,”君士坦丁对法扎兰说,“先试试吧。”
         法扎兰领着狄奥伦娜沿一道长长的阶梯向下走去,每隔一段路就有一支插在墙上的火把,在黑暗中照出小块小块的光晕,每支火把下都有一至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的盔甲反射着火光,在暗处的墙上投下跃动的光纹。
         两人很后来到一间阴暗的地堡,寒冷让狄奥伦娜裹紧了斗篷。这里曾是皇宫夏季存放冰块的地方,现在地堡里没有冰决,在角落的一支火把下,蹲伏着一个人。他是战俘,从残破的装束看,是奥斯曼帝国的主力安那托利亚军队的一名军官。他很强壮,火光中狼一般地盯着来人。法扎兰和狄奥伦娜在紧锁的铁栏门前停下。
         大臣指指里面的战俘,“看见了?”
         狄奥伦娜点点头。
         法扎兰把一个羊皮袋递给她,向上指指,“现在走吧,天亮前把他的人头拿给我。”
         狄奥伦娜从羊皮袋中摸出一把土耳其弯刀,像一轮在黑暗中发着冷光的残月。她把刀递还给大臣,“大人,我不需要这个。”然后她用斗篷前领半遮住脸,转身沿阶梯向上走去,步伐悄无声息。在两排火把形成的光晕和黑暗中,她仿佛在交替变换外形,时而像人,时而像猫,直到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法扎兰目送狄奥伦娜离去,直到她在视野中接近消失,才对身边一名卫军官说:“这里要严加守卫。他,”他指指里面的战俘,“一刻也不能放松监视!”
         ……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