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非如烟(2)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32.00
文 轩 价 :
¥18.60 (5.82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刘学文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青春小说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往事并非如烟(2)
    • 作 者:刘学文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时间:2014-06-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347
    • 印刷时间:2014-06-01
    • 字 数:无
    • 装 帧:平装
    • 语  种:语种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53443812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往事并非如烟 2》无目录

    作者简介

    刘学文,大连晚报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长篇小说多部:《较量》《双开行动》 《女检察长》 《市检察长》《市长离任之前》《血色救赎》《血色借贷》。

    读者对象

    青年(14-20岁),普通成人

    内容简介

    刘学文创作的《往事并非如烟(2)》以上官和朱大可等城市普通人物为叙事对象,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爱情纠葛为叙事主线。在纷繁复杂的世情下,秦州晚报有哪些新闻事件,报社的记者以及周围的人们又有怎样的际遇。着力关注了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的物质和精神需求、生活冷暖、情感纠葛、社会大爱和对生命痛痒的思考。
    《往事并非如烟(2)》再现了新闻从业人员和新闻媒体,在作为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纽带的现实生活的作用中,与百姓或者说是与读者之间水乳交融的一副副优雅浪漫温馨而感人的画面。
    杨光配合警察机关断掉敲诈机关,欧阳勇救自杀少女,廖鹏远为妻子治病成了卖瓜哥,金琪为救人砸断双腿,小虎的眼角膜移植机会得而复失,上官和朱大可在互助中越加默契……

    精彩内容

        杨光不得已只好放弃了与陶李一起陪同宁家林前往汪雅雯家的计划,他一个人去了汽车修理厂。
         杨光的轿车正停在一家汽车修理厂的地沟上。他站在汽车修理厂的会计室窗口外,正在与一个人说着什么,说完之后,他走到了停在地沟上的轿车前,将车门打开,坐到了驾驶座上。他突然惊讶地发现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儿,他吃惊地问道:“你是谁?你怎么坐到我的车里来了?”
         “你来修车,需不需要修理修理人呀?”女孩儿浪声浪气。
         “谁让你坐到车上来的?你马上下去,下去,马上下去。”杨光一下便感觉到了对方有些问题。
         “干吗这样紧张啊。不是你让我坐到车上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你想干什么?”
         “那就看你想要干什么了?”
         “希望你放尊重一点儿。”
         女孩儿动手纠缠起来,杨光打开车门走下车去。车门还没有关上,女孩儿突然坐在车里大哭起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高个中年男人迅速从修理厂的大门外跑到轿车前,从另外一侧打开车门,大声吼着,“李玲,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女孩儿指了指杨光,继续哭着,“就是他,他想白白沾我的便宜。”
         大个男人迅速走到杨光跟前,一拳打在杨光身上,“你这个臭流氓,你还想欺负我老婆?我打死你。”
         “你冷静点儿,冷静点儿。”杨光边躲避边说道。
         “我冷静不了!你竟然跑到这里来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正在这时,另一个矮一点儿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大哥,怎么回事?”
         “这个臭小子,竟然跑到了我眼皮底下调戏我老婆,我看他是活腻了。”
         矮个中年男人直接凑到了杨光面前,摆出了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小子,说吧,想怎么了结呀?”
         “什么怎么了结?你们这纯粹是一场阴谋。”杨光坦言。
         高个男人同样坦言,“就算是一场阴谋,你今天也走不掉了。“
         矮个男人伸出了拳头,朝杨光的脸上打去,杨光迅速躲闪着。
         “大哥,打坏了,你管谁要钱去呀。”坐在车里的女孩儿说道。
         “说呀,究竟想怎么了结?找个地方谈一谈?还是就在这里谈?”矮个男人停下了手。
         现场出现围观人群。
         “行,找个地方谈谈吧,”杨光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杨光跟着两个中年男人走出了汽车修理厂,向附近的一处居民住宅小区走去。一路上,杨光一言不发。
         这一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他的脑子里迅速做出了反应,他马上将眼前的情景与此前两个中年女人前来反应的黑车司机被敲诈的事联系了起来。他知道他必须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根据情况,随机应变了。但这个前提是必须保定自己的人身安全,而对方的目的不是想对他进行人身攻击,而是诈取钱财。他已经慢慢地开始考虑怎样应付接下来他们将提出的要求。
         几分钟后,杨光便跟着他们走进了一处居民住宅。
         住宅内的陈设是简单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程度。这让杨光一下子想到这可能接近是他们租来的一处出租屋。
         杨光与两个中年男人,还有女孩儿坐在屋里,房间内一张双人床放在一边,床上是一片狼藉。靠近墙的一侧,还放着一张电脑桌,电脑桌上摆着一台台式电脑,电脑旁边的烟灰缸里的烟头堆成了一座山状。
         “说吧,你们想干什么?”杨光已经平静了许多。
         矮个男人干脆直言不讳,“掏出五万元钱来,这件事就算了结了。”
         “这就是你们的真正目的?”杨光看着对方问道。
         “少废话!”
         “我如果告诉你,我没有钱呢?”杨光表情严肃。
         “打电话要钱,让人把钱送过来。”
         杨光摆弄起手机,摆弄了半天才开口说道:“这种事是没法在电话里说清楚的。”
         高个男人将一张白纸递了过来,“给我打一张五万元的欠条,限你三天之内给我送来。不然,我一定会要了你的狗命。”
         “你们这是在敲诈我?”杨光的脸上却显得异常平静。
         高个男人两眼一瞪,“就敲诈你了,又能怎么样?不签,就算爬你都别想从这里爬出去。”
         为吴天来的儿子捐款的活动,取得了较好的成效。活动算是告一段落。上官决定和欧阳一起前往医院,完成这笔捐款的交接。
         医院住院部病房里住满了患者,吴小勇坐在病床上,脸上带着呼吸面罩。吴小勇的妈妈坐在床边,为吴小勇擦洗手脚。吴天来正在床边与滕超主任交谈着什么。欧阳和上官走进了病房。
         欧阳主动与腾超打着招呼,“腾主任,查房呢?”
         “来了。过来看看?”腾超做出了反应。
         欧阳指了指上官,把上官介绍了腾超,“这是我们新闻中心的上官主任。”她又面向上官,“上官主任,这就是我和你多次提起过的滕超主任。”
         上官主动伸出手去,与滕超的手握在了一起,“腾主任,你好。我听欧阳几次提起过你,你让我们很好感动。”她又把目光移向了吴天来夫妇,“这二位就是吴小勇的爸爸妈妈吧?”
         “是是是,”吴天来向前凑了凑,“给你们添麻烦了。前些天,我们两口子早就商量好了,实在不行,就带着孩子回老家,孩子救不了,我们也不活了,就一起死在老家算了。”
         “人生往往都是由许多意外组成的,谁知道自己的一生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呀?不管怎样,遇到问题,还是应该积极地想办法。努力过了,即使是达不到我们所希望的结果,也会心安理得。人就是这样。”上官娓娓道来。
         “你们想象不到吧?我们上官主任自己也有人生苦恼。”欧阳毫无忌讳。
         “欧阳,说这些干什么呀?”上官看了欧阳一眼,制止了欧阳再说下去。
         此刻,吴天来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手机,走出了病房。
         此刻,欧阳却依然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了下去,“上官主任家里也有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儿,眼角膜有问题,已经双眼失明了。其实,她也很好苦恼。可是她看上去还比较乐观。”
         “去医院看过吗?”腾超似乎是出于职业的敏感,马上关切地问道。
         “看过看过。”上官十分客气,“几乎所有的医院都看过了。甚至是去过外地的大医院看过,将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眼角膜移植。”
         “哦,供体可特别困难啊。”腾超感叹道。
         此刻,吴天来重新走进了医院。
         朱护士长从外边走进了病房,“腾主任,门诊那边有电话找。”
         “我那边有事,你们聊吧。”腾超边说边走出了病房。
         欧阳将一个大大的纸袋放到吴小勇妈妈面前,“这是我们关于吴小勇患病的报道见报之后,几天之内接到的好心人的捐款。每一笔钱数都有登记。有的人留下了真实姓名,有的人根本就没有留下名字。这里面一共是二十六万八千二百元。请你们接收一下。”
         吴天来的妻子掩面痛哭。
         “别哭了,别哭了,”欧阳说道,“别影响了其他患者的休息。”
         吴天来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谢谢你们,”吴天来的妻子停止了哭泣,“我们这一辈子也没有办法报答你们了。我给你们瞌个头吧。”
         “不行不行。”上官连忙制止,“这怎么能行呢?如果要感谢,也应该感谢那些好心的读者啊。我们不需要感谢。”
         一位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提着一个大塑料袋,慢慢地走到了吴小勇的病床前,“这就是报纸上说的那个有病的男孩吴小勇吧?”
         “是啊,是吴小勇。”吴天来的妻子用陌生的目光注视着来人。
         中年妇女将塑料袋放到床头柜上,“我就住在这医院附近,我家里条件也不好,前些年家里的一个小外甥也是因为有病离去了。我知道孩子有病的滋味。我只能给你们二百元钱。”她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这以后你们大人在这照顾孩子时吃的饭菜,我基本上可以给你们包下来,我天天给你们送饭,你们就不用出去买饭了。这样还能省点儿。”
         上官转过身去捂住了嘴,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眼泪却已经在脸上肆意地流淌着。P1-5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