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给我的信件

三十余年的书简往复,见证了文学*难得的一场相知相惜。张爱玲*后的文字记录,夏志清教授*后一本书。带我们探寻张爱玲从未公开的*私密的心灵角落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微信同号)178-8231-4046(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39.80
文 轩 价 :
¥24.70 (6.21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诗歌散文 > 杂文
    促销活动 :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张爱玲给我的信件
    • 作 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4-07-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357
    • 印刷时间:2014-07-01
    • 字 数:300.0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35447302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华盛顿1963~1966年
    ~十九封
    俄亥俄州牛津1966~1973年
    第二十~三十封
    曼哈顿1967年
    第三十一~三十二封
    麻州康桥1967~1969年
    第三十三~三十七封
    第H1封信
    第三十八~四十三封
    加州柏克莱1969~1972年
    第四十四~五十八封
    洛杉矶1972~1994年
    第五十九~一〇七封
    第H2~H6封
    〇八封
    第H7封
    〇九封
    第H8封
    一〇~一一二封
    第H9封
    13封
    第H10封
    14~115封
    第H11~H12封
    一六封
    第H13~H14封
    17封
    第H15~H16封
    18封
    第H17封
    代跋    「信」的伦理学


    作者简介

    张爱玲(1920-1995),中国女作家。祖籍河北丰润,生于上海。1943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倾城之恋》、《金锁记》、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和散文《烬余录》等。1952年离开上海,1955年到美国,创作英文小说多部。1969年以后主要从事古典小说的研究,著有红学论集《红楼梦魇》。已出版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传奇》、散文集《流言》、散文小说合集《张看》以及长篇小说《十八春》、《赤地之恋》等。
    夏志清(1921-2013),美国耶鲁大学英文系博士。曾任教美国密歇根大学、纽约州立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校。
    夏志清是学界传奇,没有夏志清的评介,中国现代文学目前便少了张爱玲、沈从文、钱钟书这三个闪亮的名字; 也正由于夏志清的极力推崇,让张爱玲、钱钟书、沈从文等作家登上世界文学舞台。
    夏志清学贯中西,中英文著作皆极具分量,且影响深远。着有《中国现代小说史》、《中国古典小说》等学术名作,文学评论集《爱情.社会.小说》、《文学的前途》、《人的文学》、《新文学的传统》等。

    主编推荐

    1、 关于作者:
    夏志清,美国耶鲁大学英文系博士。他是学界传奇,我们对中国文学的认识,就来自于夏志清。没有夏志清的评介,中国现代文学目前便少了张爱玲、沈从文、钱钟书这三个闪亮的名字; 也正由于夏志清的极力推崇,让张爱玲、钱钟书、沈从文等作家登上世界文学舞台。
    2、 夏志清与张爱玲的关系:
    夏志清对张爱玲有“知遇之恩”;张爱玲曾说过,夏志清是他**信任的人。没有夏的登高一呼,张爱玲神话不会有如此精彩的开始。由这个观点来阅读张、夏两人的通信,才更让我们觉得弥足珍贵。张爱玲一九七零年代以后逐渐断绝外界联络,张过世之后,与她曾有来往者纷纷披露所持的信件,仿佛片言只字都散发出特殊荣宠。但比起夏先生所收到的上百封信件,无疑都是小巫见大巫了。信中张爱玲将自己晚年凉薄的一面真情吐露给夏志清,坦率,真实。我们都知道张爱玲的苍凉,但只有夏志清*懂得,我们不知晓张爱玲凉薄的一面,但只有夏志清*能理解。
    信中夏志清交代:“张爱玲晚年精神出现幻想症,认为美洲跳蚤到处跟着她,她不断搬家。根本没有家具,拖着一大堆纸袋不断四处搬家,把自己翻了十几年的英译《海上花》手稿搞丢,把赖雅的信和我给她的信也弄丢了。死时家徒四壁,屋里连一张写字台也没有,只有一个旧床垫,她太苦了!”
    3、 关于内容:
    一场相知相惜的癫风传奇,一部少见的文学典藏。
    首先:这本书是张爱玲留给世人的*后的文字记录,是她晚年信件的抢先发售曝光,所以**有收藏并纪念价值。
    其次:这也是夏志清教授*后的一本书,写完这本书,夏老就离开了我们。他与张爱玲信笺往来上百封,其中包括:张爱玲早期投稿屡受挫败,作品被出版社不认可,在美国生活为什么那么穷?窘迫的情况下她的生活资金来源是什么?感情生活的惆怅与无奈以及她晚年被虫咬搬家无数次,精神上出现了幻想症等。展现一个世人未曾看到,并真正而长久地注视张爱玲谜样的人生,让痛苦与喜悦所包覆的真相,从一笔一画写出来的信件中浮现。
    *后:这是迄今公之于世的张爱玲信件的集大成者,收录*完整的张爱玲书信手稿,了解张爱玲文学世界及生活侧影的**手资料。探寻张爱玲*私密的心灵角落。


    读者对象

    20岁--40岁中青年人群,大学生、文学青年、文艺文学爱好者;收藏人物传记,民国故事以及对爱玲作品感兴趣的读者。喜欢悲情色彩人生、想要钻研、挖掘张爱玲历史线索的有心读者,研究学者。

    内容简介

    一九六三年始,张爱玲在美国开始跟夏志清往复书简,直至一九九四年,这三十年期间的信件,张爱玲写了一百一十多封,在这些信里,张爱玲谈创作、谈翻译、谈出版、谈读书、谈生活、谈友情,时间跨度**大,涉及面**广。通常在每封信后面,夏志清会加上或短或长的按语,对信里所载之事实及其背景做了些批注和说明。通过夏志清老师的眼光,真正而长久地注视张爱玲谜样的人生,让痛苦与喜悦所包覆的真相,从一笔一画写出来的信件中浮现。
    他们的之间的信件,是*真切的身边散文,与读者没有距离。

    精彩内容

        志清:
        近来可好?我这些时都没写信来,因为一直在忙着改这小说,上星期总算寄出,大概日内该收到了。寄出后又发现些错误,这里附上两页,代替原来的第53、54页。至于为什么需要大改特改,我想一个原因是一九四九年曾改编电影,留下些电影剧本的成分未经消化。英文本是在纽英伦乡间写的,与从前的环境距离太远,影响很坏,不像在大城市里蹲在家里,住在哪里也没多大分别。你说也许应当先在杂志上发表,恐怕风格相近的杂志难找。《星期六晚报》的小说似乎不是公式化就是名作家的。《Esquire》新文艺腔极重,小型杂志也是文艺气氛较明显。以前的代理人没试过杂志,大出版公司全都试过,Random House是Hiram Haydn看过。我觉得在这阶段或者还是先给你认识的批评家与编辑看看,不过当然等你看过之后再看着办,也不必随时告诉我。事实是在改写中,因为要给你过目,你是曾经赏识《金锁记》的,已经给了我一点insight,看出许多毛病,使我**感激。我喜欢收到信,自己却写惯一两行的明信片,恐怕令兄不会高兴跟我通信,但是我希望你们俩不论有什么作品都寄一份给我看看。我对翻译很有兴趣,预备在Joint Publications Research Service领点政治性的东西来译,但是他们根据学位给钱,而我连大学都没读完。有个Joint Committee on Contemporary China,贵校的Prof. Doak Barnett & Prof. C. Martin Wilbur都在里面,不知道他们找人翻译是不是也分等级?得便能不能替我打听打听?这是不急之务,请不要特为抽空给我写信。我月底搬家,地址是:


        1315 C Street SE, Apt. 22
        电话仍是547-1552。祝
        安好,前一向Harlem出事我担心是不是离你们这里很近。


        爱玲
        一九六三年九月廿五日


        【按语】
        **封信是张明片,寄我哥大校址。一九六五年六月开始,所有她的信件才改寄我的公寓地址。明片寄自Apt. 207, 105 6th St., S.E., Washington, D.C.。一九六二年三月张爱玲从香港回来,即搬进她丈夫赖雅(Ferdinand Reyher),同年正月即已找到的这个公寓。第二封信上说,她将于一九六三年九月底搬进同城 Apt. 22, 1315 C St, S.E.。一九六七年张爱玲搬居麻州康桥后,曾寄我一份三页的履历表。上面写到她于同年十一月才搬出第六街那个公寓而迁入Apt. 22, 1335 13th St, S.E.。细查这两个乔迁后的住址,只有公寓号码是一样的。不出两三年,张爱玲竟把华府旧居的街道也记错,实在不易置信。十一月搬家之说想也是误记。
        张爱玲在第六街那个公寓住了将近两年,五月十九日那张明片一九六二年寄出也并非不可能。但明片上提到的那篇改稿也即是第二封信上她谓已寄给我审阅的那部英文小说稿The Rouge of the North(北地胭脂)。此稿脱胎于《金锁记》,原题Pink Tears(粉泪),一九五六年她居留麦道伟文艺营(MacDowell Colony)期间,即在专心写作这部小型的长篇小说了。一九五七年初,《粉泪》可能已经完稿,但根据司马新的记载,出版她**本英文小说《秧歌》的Scribner公司,却“不准备选用她的第二部小说,即《粉泪》。这个消息对她当然是个不小的打击。”(《张赖》页——五)因之有好多年她把《粉泪》抛在一旁,从事其他的编译写作计划。香港回来后,她决定把《粉泪》改写成《北地胭脂》,一九六七年终于由伦敦Cassell书局出版。
        大家都知道,《北地胭脂》的中文本即是《怨女》。爱玲自己分析《粉泪》失败,一因“英文本是在纽英伦乡间写的,与从前的环境距离太远,影响很坏”。二是因为一九四九年爱玲曾把《金锁记》改编电影,片虽未拍成,“留下些电影剧本的成分未经消化”。要好好研究《金锁记》转成《怨女》的经过,那部电影剧本假如还能找到,应该受到我们的重视。
        爱玲要我把《北地胭脂》稿找几个“批评家与编辑看看”。除了哥大几位教授外,纽约的名批评家和编辑我实在一个也不认识。后来爱玲信上指名要我找同系教授Donald Keene,只好硬了头皮请他把书稿加以审阅,但他的反应并不太好。早在五、六〇年代,美国学人间译介古今日本文学的,Keene即已推为**功臣。他居然看了《北地胭脂》稿,也算是我天大的面子。Keene二〇一二入日籍,定居日本。
        赖雅身体越来越坏,每月只领到社会福利金五十二元,连付房租都不够。爱玲在改写小说期间,电影剧本也不写了,只好靠翻译工作来维持生活。为此她在信上问及Doak Barnett, C. Martin Wilbur这两位哥大教授。后者中文名字叫韦慕庭,一直同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保持了友善的关系,一九九七年去世。Barnett耶鲁大学毕业,一九四七年取得该校靠前关系硕士,一九六九年即离开哥大,到华府有名的研究机构Brookings Institution去工作。一九九九年因肺癌去世。
        第五封
        十月十六日
        志清:
        收到你的信后,因为要找Knopf等三家编辑名字,刚搬家后找东西很难,这两天又在忙着看牙医生,前一向有些积压的工作也要赶着做,所以耽搁了这些天,结果找到五封都不是,明知无益,附寄给你看看。较早的一批存在New Hampshire一时无法查。Knopf我记得是这些退稿信里*愤激的一封,大意是:“所有的人物都令人起反感。我们曾经出过几部日本小说,都是微妙的,不像这样squalid。我倒觉得好奇,如果这小说有人出版,不知道批评家怎么说。”我忘了是谁具名,总之不是个副编辑。那是一九五七年,这小说那时候叫《Pink Tears》。虽然他们曾经改组,我想除非Mr. Keene感到兴趣,不必再拿去了。共党一点我曾当面告诉你,与另一家Norton不约而同。此间的大出版公司,原来的经纪人全都送去过。Grove与New Directions也在内。Partisan, Kenyon Review我**重视,不过觉得他们不会要。如拣一章有地方色彩的试试,就叫“Shanghai”。中篇小说一次登不完,恐也难卖。《金锁记》原文不在手边,但是九年前开始改写前曾经考虑翻译它,觉得无从着手,因为是多年前写的,看法不同,勉强不来。如果你的两位同事无能为力,杂志上也卖不掉,日本还有一家Tuttle,与Keene是否有关?此外只好试试英国,如果你那边没有熟人,我自己寄去也行。反正由你经手一天,请尽管自由处置,我们接近业务化好吗?我在香港翻译翻得很上劲,在此地却不值得,你说得有理。夜深不多写了,如找到那三家编辑的名字会再写信来。缺少information使你更棘手,真对不起。
        爱玲
        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


        【按语】
        要了解为什么当年张爱玲在美国不吃香,此信是个很重要的文献。《北地胭脂》后来终于在英国出版,可说简直没有一点反应。
        Partisan Review是纽约的一份老牌文艺季刊,原先左倾,后来转为反苏联知识分子的喉舌。先兄早于一九五五年即有一篇小说《The Jesuit’s Tale》(侯健译《耶稣会教士的故事》见《夏济安选集》)在该刊发表。
        Tuttle这家书局专印与日本有关的书籍,包括日本文学英译在内。在六〇年代,与东亚有关的英文刊物上常见它的广告。
        第六封
        十一月廿一日
        志清:
        收到你的信的时候我正患感冒,不然马上会回信,因为实在过意不去,你帮别人的忙反而觉得guilty。我本来也顾虑到这一点,所以那天托你的时候曾经说,我**的条件是如果碰钉子你不要觉得难受。Mr. Keene在百忙中抽出许多时间来看稿子与写这封长信,当然是看你份上,我在这里附了封信谢他。小说页数少与小打字机有关,否则大概有三百页上下。请人endorse,中国人赞中国人他们不相信的。卖给杂志先要有出版商感到兴趣,正如你所说。我一向有个感觉,对东方特别喜爱的人,他们所喜欢的往往正是我想拆穿的。Tuttle或者也不是例外,还是先试过英国再说。得便就请你寄给我,不要挂号保险等等。这次我费了几个月的功夫改它,在我是还了自己一笔债,**感激你给我的impetus,这是真话。Mr. McCarthy一直关心我的写作,这些年来给了我很大的精神上的支持,你也已经给了我很多,我也不再道谢,你也千万不要抱歉,更使我不安。我很高兴你替我问过Prof. Wilbur。我喜欢翻译也是因为是机械化的工作,不妨碍写作,但是情形不同,连香港现在也和我从前在那里译书的时候两样。近来我生活很安静,想把写了一小半的长篇写完它,另外有几个短篇小说迟早要写。至于它们的出路,只好走着瞧。过天再谈,希望你这一向一切都好。
        爱玲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廿一日夜




        第八封
        六月十六晨
        志清:
        我很早听见令兄的噩耗,**震动,那天匆匆一面,如在目前,也记得你们俩同飞纽约的话。在他这年纪,实在使我觉得人生一切无定,从来还没有这样切实的感到。Stephen信上也说他百忙中答应译书,不知道是否给他添病,因此耿耿。我这些时也就在忙着译那本书,今天刚寄出。一直想写信给你,也是觉得无话可说,所以迟到今天。你在这一切之间还在替我想办法,待人实在热心。托蒋彝的事,我觉得不必问他了,Norton不会有兴趣的,他只忙着自己也是常情,在国人尤其是意中事。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只要你随时替我留神就是了。明年印第安纳开会,原则上我当然愿意去,不过我向来得到人的帮助总是从文字上来的,单靠个性从来没有用,这是实话。似乎总应当做出点成绩来才行,和你们讲学的又情形不同。我住在华盛顿接近是accident,不过现在搬了个便宜而很喜欢的房子,所以不想再搬。固定收入是从来没有过。托你的那部小说改写不是为了能不能出版的问题,因为改了之后也不见得有人要,不过总要自己这一关先通过。现在中文本就快写完了,如果出单行本一定**个寄给你看。近来我特别感到时间消逝之快,寒咝咝的。这封信耽搁得太久,明天尽早寄出——其实这时候写着已经天亮了。高先生近来没看见,麦卡塞也调到南越去了。“文星”的纪念号你手边如果有就寄一本给我,不然我下次到Library of Congress中文部,他们大概有。祝
        安好
        爱玲
        一九六五年六月十六日晨


        【按语】
        先兄济安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在加州柏莱中风不治而亡。朋友吊唁的信我看到很多,爱玲这封寄出已在六月中旬,可说是很迟的了。但读来极为感人,尤其“近来我特别感到时间消逝之快,寒咝咝的”那一句,极有张味。在济安的遗物里我只找到了爱玲一九五七年初给他的一封邮简和同年年底的一张年卡。邮简上她特别提到了《文学杂志》将刊出的一篇文章:“听说贵刊将载令弟的《张爱玲论》,我自己反省了一下过去的工作,自己先觉得惭愧。”先兄也在同年正月号《文学杂志》上刊登了她的小说《五四遗事》。但二人仅有的一次见面则在一九六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星期六那天下午。毅兄(信里的“高先生”)作东,地点在福华Market Inn这家小馆子。麻烦了Keene教授,我还想去托蒋彝,正如爱玲所言,我“待人实在热心”。我同蒋彝同一办公室十多年,一向关系很好。他写了一系列哑行者(The Silent Traveller)诗画游记,强调传统式的中国情趣和幽默。退休后写了一册《重访祖国》(China Revisited, 1977)。蒋彝的美国出版商诺登公司(W.W.Norton)我却很喜欢,出的书也相当精,所以有意请蒋彝把《北地胭脂》推荐给诺登。
        麦卡赛(Richard McCarthy,也称Dick McCarthy)是位深爱中国文艺、东亚文艺的美国文化官员。受惠者除了张爱玲外,还有聂华苓、陈若曦等名作家。台北《文星月刊》第十六卷**期(一九六五)为先兄出了个专辑,载有拙文《亡兄济安杂忆》。
        **〇八封
        四月六日
        志清:
        我这几年一直住在郊区,近两年在valleys。天天搬家,带不了多少东西,今年一月扔掉贺年片,先抽出来看看,才发现郑绪雷的一张上附有“圣诞信”,介绍医生。去看这医生,是UCLA教授,诊出是皮肤过度敏感,敷了药马上好了。大概fleas两三年前我以为变小得几乎看不见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郑绪雷来信说水晶讲我与fleas那篇文章上misquote你的话。我没看那篇文章,倒不是讳言这几年的事,我自己预备写一篇关于这场人虫大战,不是针对他那篇,所以不用看。Life’s too short,不犯着为这种人生气。不管他怎样误引你的话,我反正不理会。再让他离间我跟仅有的二三知己——虽然他未必存心这样——我也太无聊了。我搬到这里很好,稍微安定下来一点就去看牙齿。因为一直住得太远,交通不便,延宕至今。统统坏得特别棘手,往往去一次回来躺两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得完。明知不能耽搁而耽搁了,也是因为实在劳累,天天上午忙搬家,下午远道上城,有时候回来已经过午夜了,*后一段公交车停驶,要叫汽车。剩下的时间只够吃睡,才有收信不拆看的荒唐行径。直到昨天才看了你一九八五年以来的信,相信你不会见怪,除了怪我胡涂,没更努力去找好医生,白糟塌(蹋)了两年光阴which I can no longer afford — not that I could before.你的电话号码我保存着,与电话同样备而不用。电话簿上也没有我的号码,384-6867,请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免得我接听不慎,把人都得罪光了,想也不是你愿见的。“四十年前的两封信”是*真切的身边散文,与读者没有距离。我看着老是想着我那时候在做什么,更使它立体化了。联副上发表的近作我不久就会看到,如果刚巧没收到报纸,再跟你要。我的书除了少量的全扔光了,下次与皇冠通信,要他们寄一本国语《海上花》给你,如已有就请搁在那里或送人。近来好?王洞自珍都好?
        爱玲
        一九八八年四月六日
        【按语】
        这是我自一九八四年十月廿六日以来,三年间收到爱玲的**封信,我给她的信,H2、H3、H4、H5、H6,她都没有拆。这三年她倒每年给庄信正写一封信,因躲“虫患”,常搬家,没有固定的地址,她忙于看病搬家,每日累得精疲力尽,“剩下的时间,只够吃睡,才有收信不拆看的荒唐行径。”看了令人心酸。“四十年前的两封信”是登在一九八八年二月七、八两日联合报的文章。“联副上发表近作”是指我“谈谈卡莱·葛伦”的文章,现已收入《谈文艺·忆师友》(天地,二〇〇六;印刻,二〇〇七)。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