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鼓声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微信同号)178-8231-4046(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38.00
文 轩 价 :
¥28.90 (7.61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日)村上春树 著;林少华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文学 > 外国文学
    促销活动 :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满499减100!(65折内图书、电子书除外)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远方的鼓声
    • 作 者:(日)村上春树 著;林少华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1-08-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381
    • 印刷时间:2014-12-01
    • 字 数:193.00千字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4
    • I S B N:9787532754533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远方的鼓声——写在前面
    罗马
    罗马
    两只蜂——乔治和卡洛1986年10月4日
    蜂飞了1986年10月6日星期天午后睛
    雅典
    雅典
    瓦伦蒂娜
    斯派赛斯岛
    抵达斯派赛斯岛
    海岛淡季
    老港
    缇坦尼亚电影院的深夜
    来自荷兰人的信、岛上的猫
    斯派赛斯岛上小说家的一天
    暴风雨来了
    米科诺斯
    米科诺斯
    港口和范吉利斯
    撤离米科诺斯
    从西西里到罗马
    西西里
    南欧跑步情况
    罗马
    比拉·托雷克里
    凌晨3时50分的昏死
    去梅塔村途中1987年4月
    梅塔村
    春天的希腊
    帕特拉斯的复活节周末和对壁橱实施的大屠杀1987年4月
    从米科诺斯去克里特岛、浴缸之战、101号酒宴大巴的光与影
    克里特岛的小村庄和小旅馆
    1987年,夏天和秋天
    赫尔辛基
    马洛内先生的房子
    雅典马拉松和退票还算顺利1987年10月11日
    雨中的卡瓦拉
    卡瓦拉驶发的客轮
    莱斯博斯
    佩特拉(莱斯博斯岛)1987年10月
    罗马的冬天
    电视、意武疙瘩汤、普雷特
    罗马的岁末
    米尔维奥桥市场
    隆冬时节
    伦敦
    1988年,空白年
    1988年,空白年
    1989年,复原年
    康纳利先生的公寓
    罗马停车种种
    蓝旗亚
    罗得岛
    春树岛
    卡尔帕索斯岛
    选举
    意大利的几副面孔
    托斯卡纳
    雉鸠亭
    意大利的邮政
    意大利的小偷
    奥地利纪行
    萨尔茨堡
    阿尔卑斯的麻烦事
    尾声——旅行结束
    文库本后记

    作者简介

    村上春树(1949― ),日本有名作家。京都府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1979年以处女作《且听风吟》获群像新人文学奖。主要著作有《挪威的森林》、《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舞!舞!舞!》、《奇鸟行状录》、《海边的卡夫卡》、《天黑以后》等。作品被译介至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世界各地深具影响。

    读者对象

    内容简介

    《远方的鼓声》是村上春树的游记,时间为1986-1989年,游历地区为欧洲,主要为希腊、意大利两个国家。
    村上的游记具有个人特色,他几乎不写人所熟知的名胜古迹,而是与普通居民共同生活,描写他们的日常工作、饮食起居等,以及他们的所思所想,富有深度感,对读者了解这些国家的真实状况有很大帮助,文笔也幽默有趣,可读性很强。

    精彩内容

        对不起,接下来还是谈疲劳的文章。两只蜂——乔治和卡洛继续出场。我将结合对星期天下午波各赛公园的描写讲述他们究竟如何发生的。也有就作者本身所做的一点点思考。
        乔治和卡洛仍在我脑袋里飞来飞去。但我尽量不想它们,努力想其他事,尽量。毕竟今天是星期天,大好的天气。
        我在波各赛公园的草坪上坐下来晒太阳。喝着从货摊买来的橙汁,一个人呆呆看天,或打量周围的男男女女。虽说已届10月,可是热得就好像夏天卷土重来。人们戴着太阳镜,揩额头的汗,吃冰糕。有在长椅上偎在一起的情侣,有脱去衬衣赤身裸体仰卧着享受日光浴的小伙子,也有放开狗独自在树阴里静静休息的老人。两个修女坐在喷泉前面聊了很久很久。
        到底聊什么呢?身穿战服样式制服的警察(或宪兵)挽起衣袖,肩上斜挎着甚是不合场合的来福枪从我身旁走过。很有可能被19世纪印象派画家选为题材的平和、亲切而纯净的周日光景。
        一个看上去年龄十四五岁的美少女头戴红色骑马帽、牵马朝马场那边走去。她的脚步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时间的存在。世上偶尔是有人以那种方式走路的,简直就像时间本身在行走。刚才*后一响是ll时35分40秒。
        “哔——”,11时35分5JD秒——便是如此走法。她收敛下颌,挺直腰背,聚精会神地行走,少见矫揉造作的样子。她十分怡然自得地、如时间本身一样流畅地沿着公园甬路往马场走去。
        广场上,一伙人想放大型热气球,却因某种缘故放不顺利。三四个人手忙脚乱调整器械,其余人显得有些无聊。这么切近地目睹热气球还是**次,不过并非什么令人动心的劳什子,至少滞留地面时相当乏味。人们拼命折腾,但气球偏偏鼓不起来,就好像硬被叫醒穿衣服的肥胖的中年女人,浑身瘫软,显得老大不高兴,时而不耐烦地扭一下身体。
        一条大狗从旁边经过。狗忽然止步不动,看了一会儿气球,看得十分专心,仿佛寻思这是什么呢。可是谁也不肯告诉它。再看也看不出名堂,狗径自离去。
        离我坐得位置不远的地方,一对年轻男女紧紧抱在一起接吻,吻得**之久**之认真。半看不看地看人接吻的时间里,觉得自己本身也接起吻来。吻了很久很久,久得让人担心窒息过去。他们,以各种角度、各种激情、各种姿势吻个不止。就好像剪辑得恰到好处的学术性记录片,动作紧凑地变换姿势,兴致勃勃地展示接吻的变化之妙。他们幸福吗?我倏然心想,如果幸福,那么要求人那般接吻的幸福究竟具有怎样的形状和特质呢?*大程度的问题是我实在太累了。为什么累到如此地步呢?不过反正我是累了。至少写小说写累了,这是我身上*大程度的问题。
        我打算四十岁之前写出两本小说。不,与其说是打算,莫如说非写不可。这点极其清楚。然而我还没能着手。写什么以及怎么写也大体心中有数,但没能动笔,不幸。甚至觉得如此下去很可能永远写不出来。况且脑袋里有蜂“嗡嗡”飞个不停。吵得要死,想东西都想不成。
        脑袋里又有电话铃响起。那也是蜂发出的声音的一部分。电话。电话响。“叮铃铃铃铃铃铃”。他们向我提出种种要求:为电子打字机或什么物件做广告、去哪里的女子大学讲演、为杂志彩页做拿手的“料理”、同某某人对谈、就性别歧视环境污染死了的音乐家超短裙卷土重来发表评论、担任某某音乐比赛的评审员、下个月20日前写出三十页“都市小说”(所谓“都市小说”究竟为何物?)……并非我有多么生气。当然不会生什么气。为什么呢?因为那是已然被决定的事项,我不过被包含在那里面罢了。不是谁不好,也不是谁错了。
        这我晓得。我在某种意义上也是那种情况的一个帮凶。说起来相当曲折相当?嗦,总之我在那上面起了推波助澜作用。所以我没有权利为之气恼。
        应该没有的,我想。给我打电话的,也是我自己。在某种意义上。
        这种双重性让我心烦意乱,让我徒呼奈何。
        无奈感——疲劳大概是从那里涌出来的。在那里,出口是入口,人口是出口。任何人都不能从那里走出。那里笼罩在凉瓦瓦的昏暗之中。作为夜晚则过于明亮,作为白天则过于黑暗。被这奇异的昏暗包拢之时,我势必迷失方向和时间。我已不明所以,不知到底什么正确、什么错误。
        电话铃依然响个不止:叮铃铃铃铃铃铃。稍顷,一只蜂飞进我的脑袋。不管怎么说,蜂们喜欢疲劳的气味,一瞬之间即嗅出它的位置。喏喏,这里有美味疲劳脑浆!旋即一针扎下,使之鼓囊囊闷乎乎膨胀起来。
        正因如此,我才离开了日本(不能不离开,我再次明确认识到)。但即使是在这罗马,我的疲劳也没终了,却穿越八小时时差和北极圈延续了下来。而且蜂一分为二,成了乔治和卡洛。疲劳如油汗腻乎乎沁出肌肤。去哪里都一回事,他们对我说。无论跑多远都一成不变,嗡嗡嗡嗡嗡嗡。哪怕你跑去天涯海角,我们也会紧随不舍,所以你一筹莫展,归根结底。你将在一筹莫展的时间里年届四十,就这样变老变衰。没有谁喜欢你这个人的,往后越来越糟。不,不对,我说,往后我会好端端写小说,消失的倒是你们。
        即使那样,乔治和卡洛开口了:我俩也迟早要回来的,回到你这里。
        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循序渐进,来日方长。没有谁喜欢你这个人的,大家都要憎恨你。写小说也什么作用都起不了。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罗马。 沐浴着夏天一般灿烂阳光的午后的罗马。我“骨碌”一下歪倒在草坪上悠然望着马、人、云絮等缓慢的动作,心想假如两千年后今日的罗马像庞贝那样有效化为遗迹该有多妙:诸位,那是楚沙迪(Tmssardi)遗址,这是华伦天奴(Valentino)遗址,那边展柜里的是美国运通金卡……女孩仍在牵马前行,看上去她像要直接融入雾霭之中。身穿和刚才不同的制服的两个警察吃着雪糕走来,沿路走了过去。他们对热气球几乎毫无兴致。喷水池的水柱喷得高多了,*端倾珠泻玉,炫目耀眼。
        热气球还是升不起来。那三个人依然手忙脚乱地拧拧螺丝或者看看仪表,然而看上去根本没有升空动静,尽管是气球升空*好的天气。
        午后1时45分,到天黑尚有不少时间。
        P16-P20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