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流年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微信同号)178-8231-4046(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32.00
文 轩 价 :
¥18.20 (5.69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云葭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青春小说
    促销活动 :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醉流年
    • 作 者:云葭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6-12-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296
    • 印刷时间:2016-12-01
    • 字 数:316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50019461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卷梦为镜
    第二卷花为媒
    第三卷玉为魂
    第四卷水为灵
    末卷番外

    作者简介

    云葭:写故事的人,有一间花房,平时养花晒太阳,闲时卖弄文字,新浪微博@云葭。
    已出版《致亲爱的你》《相思焚城》《谁在记忆里流连》等。

    名人推荐

    云葭的文笔带有浓厚的中国古典文化气息,如一股清风扑面而来。恢宏的背景,缠绵的爱情,都令人感动不已,我觉得《醉流年》具备了时下很多畅销言情所没有的文化元素,是一部很值得阅读的小说。
    ——董贞(内地仙侠音乐**才女)

    一口气读完,好痛快。命中注定的人不管经历多少磨难,都会有圆满结局。嗯,好故事总是能让人看了之后发表一下感慨。
    ——藤萍《香初上舞》作者

    云葭是一个很会写故事的人,以心为笔墨,写爱情,写人生,写传奇。《醉流年》中的爱情很动人。
    ——梦三生,《再见骄傲》作者

    如果你所有的前任都是同一个人,并且他还是你的现任,那么恭喜你,你找到了和清杳同样的,值得一生守候的爱情。
    ——安思源《全民绯闻》作者

    缘是三生相离,今朝一见我仍钟情于你。云葭的小说总是能引人入胜,情节不落俗套,读过一遍还想再读,强烈推荐。
    ——朵朵舞《红颜乱》作者

    促销语

    古风人气女作家云葭口碑力作,网络连载点击超百万,积分超千万,不可错过的仙侠经典!
    中国风仙侠音乐才女董贞,知名作家安思源、梦三生、朵朵舞、藤萍等倾情推荐!
    他是她的命中劫,纠缠何止三生三世,她是他的难解缘,有此一瓢,可弃弱水三千。
    当流年倒退,难解之缘缠绵成刻骨爱恋,她才知命定之人,终会重逢。
    不输《三生三世》的恢弘构想,比《华胥引》更牵动心绪的爱恨情仇。
    书写荡气回肠的前世今生,致敬矢志不渝的执着爱恋。
    新增定制番外,随书附赠唯美古风海报。

    主编推荐

    ★古风人气女作家云葭口碑力作,网络连载点击超百万,积分超千万,不可错过的仙侠经典!
    ★中国风仙侠音乐才女董贞,知名作家安思源、梦三生、朵朵舞、藤萍等倾情推荐!
    ★他是她的命中劫,纠缠何止三生三世,她是他的难解缘,有此一瓢,可弃弱水三千。
    ★当流年倒退,难解之缘缠绵成刻骨爱恋,她才知命定之人,终会重逢。
    ★新增定制番外,随书附赠唯美古风海报。

    内容简介

    忘川痛别,她为情而死,换来的是他将她有效忘记
    辗转轮回,她却要看他每一世和不同的女子相爱相离
    她有她的孤注一掷,他有他的迫不得已
    漫长千年里,他们一再因岁月、生死和轮回而彼此错过
    直到今生,得以用新的身份再次相逢……

    精彩内容

        **卷 梦为镜
        【风吟】
        清杳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神纯洁无辜,宛若初生婴孩般,未沾染任何俗世的气息,一如天尽头的无忧之泉,清澈、干净,足以化解世间一切罪恶。然而周遭景象是那样陌生,毫无征兆地闯入她的视线,她眉头蹙起,心绪如涟漪,一圈一圈向外荡漾开来。
        眼前是无边无际的白色云雾,氤氲缭绕,无风自动。天刚蒙蒙亮,晨光划破了薄幕,透出浅浅微光,隐约可见不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尖。这样的画面让清杳产生一种尚在梦中的感觉,她记不清自己沉睡了多久。碧槿仙姝把她的魂魄从忘川河边带回来时,曾告诉过她,她少了一魂一魄,要在天心莲中沉睡千年,待元神和身体有效融合才能醒来。
        时光变迁,千年岁月就这么轻易在弹指一挥间过去了。一千年……似乎也不是很难熬。
        清杳飞身而起,白色的纱衣顿时与云雾融为一体。她在*高的山尖向下眺望,可入眼的除了白色还是白色,仿佛开天辟地时的鸿蒙之气,却又多出三分怅然,三分神秘。她凝视良久,忽然对这个看似陌生的地方产生了一种熟悉感,她想起凡间曾流传的一句话: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是巫山!她想起来了,这里是瑶姬的属地巫山。凡人常言“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山的云雾的确是世间*美的。一千多年以前,她曾随瑶姬来巫山做过几次客,那云雾缭绕的别样景致她至今没有忘记。
        清杳凝神,用瑶姬所传的秘音之术把自己的声音散了出去:“瑶姬,瑶姬——”
        四周依旧寂静,静得几乎都能听到云雾浮动的声音。清杳能听见她的秘音随着云雾一起飘啊飘,声声回荡在青山白雾之间。过了好久,寂静依旧无止境地蔓延,清杳猜不透它什么时候会停下脚步。瑶姬依然没有回答她,整座巫山空荡荡的,如无人之境。
        清杳有些诧异,她猜不到自己沉睡的这千年中发生了什么事。瑶姬性子清冷,素来不喜热闹,除了偶尔去蓬莱找碧槿抚琴,去君山找女英下棋,她几乎从不离开巫山,甚至连天界的大小宴会也甚少参加。然而,此刻的巫山连一个传话的小仙娥都看不到,要不是景致未变,俨然就像另一个地方。
        未等清杳想出个所以然来,东方蓦地闪过一道火光,朱红的光亮在白色的云雾之中格外扎眼。清杳回头,只见一只青色大鸟穿云而过,依稀可见它翅膀上的红色斑纹,还有身下的单足。
        “章峨山毕方鸟。”清杳微启双唇,音如天籁。
        她在碧槿仙姝收藏的典籍中看到过有关毕方鸟的记载。毕方鸟是木精灵,外形如鹤,红纹白喙,身下只有一条腿,不食五谷,因而能召来讹火。眼前这只飞鸟,与书中描述几乎一模一样。此番它忽然出现在巫山,好像某种不祥的预兆。
        瑶姬不在,本来就人烟稀少的巫山在这黎明之际愈发寂寥。
        清杳不再犹豫,足尖轻点,朝着毕方鸟的方向飞去。
        毕方鸟毕竟是上古神兽,极为灵巧,想擒住它带回章峨山不是件容易的事。清杳才进入它三丈以内,它马上警觉,长鸣一声后陡然加快了翅膀扇动的速度,一下子拉开了与清杳的距离。青杳止住脚步,不愿杀生,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巫山遭受任何意外。
        正当清杳思索着该如何解决这棘手的事,一道银光划破云幕,刚劲猛烈,径直向着毕方鸟冲去,带着置之死地的决绝。清杳惊诧,眼前闪过的那道银光赫然是一把剑。她未经思考,飞速甩出袖中的天绡绫,就在银剑刺中毕方鸟的千钧一发之际将剑缠住,用力一收,剑稳稳落入她的手中。
        毕方鸟受到了惊吓,长鸣几声,慌乱地拍动着翅膀。清杳发现它想逃,随手捏了个定身咒将它定在了当空。她不禁纳闷,毕方鸟如此通灵性,也只有在它慌乱的时候她才能轻易制住它。而这把剑的主人居然能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将其射杀,灵力应该远远在她之上。
        云雾深深,刚毅的气息拨开层层雾霭,冲淡了那股子清冷的湿气。清杳回头,只见一位身穿银色铠甲的男子在她身侧。他轮廓分明,英武不凡,却冷淡得好似不会将任何人看在眼中。他正讶异地盯着她手上的宝剑,眉头轻锁,一双瞳孔深不可测,其中透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清杳不喜欢和天界中人打交道,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看这位男子的打扮,定是天界的某位将军无疑了。
        她把剑还他:“万物皆有灵性,望将军手下留情。”千年不曾开口说话,她的声音一点都没变,轻细柔软如上好的丝帛陡然摊开,拂在指尖上,令人心口也微微发痒。
        “你可以碰到这把剑?”男子还是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仿佛要硬生生将清杳的灵魂看穿。
        清杳不想理他,转身要走。
        他拦住她:“姑娘是何方仙人?”
        他的声音浑厚有力,和刚才刺向毕方鸟的那把剑一样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势。然而清杳连礼节性的微笑都懒得应付,转身飞到了毕方鸟身侧。
        她将天绡绫收回袖中,伸手轻轻抚摸它夹杂着红纹的青羽:“快回章峨山去吧。”
        指尖金光一闪,她解除了毕方鸟的定身咒。
        一得到自由,毕方鸟马上拍动翅膀,高昂地鸣叫起来。它明白方才是清杳救了它,于是收起之前那份警惕,绕着清杳盘旋了三圈之后,朝远处飞走了。
        清杳这才放下心来。她见男子还在原地站着,只得淡淡应付了一句:“我并非天界仙人,你我以后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也就不必留名了。告辞。”
        “等等——”他叫住了清杳,“为什么你能碰镇天剑,你究竟是什么人?”
        镇天剑?清杳的心猛然一颤。刚才她拿的这把是传说中除了它认定的主人之外任何人都无法触碰的镇天剑!
        这么说来,眼前的男子就是……
        清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旋即恢复如常。她面无表情道:“将军的困惑我亦无解,我还有事,告辞。”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