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45.00
文 轩 价 :
¥23.60 (5.25折)
库  存 :
现在有货
作  者 :
王跃文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官场、职场小说
促销活动 :
❤【文轩秒杀】0925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499减100!(特价图书、电子书除外)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苍黄
¥23.60 (5.25折)
  • 作 者:王跃文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08-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400
  • 印刷时间:2018-08-01
  • 字 数:400千字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0487881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作者简介

王跃文,作家,湖南省溆浦县人。曾获湖南省青年文学奖、湖南省文学艺术奖,以及《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当代》等多家文学刊物奖。2014年,中篇小说《漫水》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亡魂鸟》《朝夕之间》《大清相国》《苍黄》《爱历元年》,中短篇小说集《漫水》《无雪之冬》,杂文随笔集《幽默的代价》等。其作品既有对现实生活的锐利表达,也有对历史长河的人文发现,以及对原乡故土的深情回望,在文坛和读者中享有盛誉。湖南省德艺双馨文艺家,全国文化名家及人才。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

内容简介

王跃文著的《苍黄》围绕主人公刘星明、李济运、舒泽光而展开,描写了他们在社会生活中的奋斗、进取、无奈,表现了社会转型时期人们心态的浮躁、脆弱。书名“苍黄”取于《墨子?所染》:“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暗示了社会环境对人的影响。作为全书引子的画作《怕》有着深刻的寓意,告诫人要心存“怕”才不会胆大妄为。不再刻意追求情节以及停留于揭示表相,而是深入揭示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通过故事、人物语言等表达了作者对时代的思考。

精彩内容

    李济运文才虽是不错,但肚子里古典文学,也不过几首唐诗宋词。刘星明是学机电的,文墨功夫不会太好。郑板桥毕竟不像李杜,他的诗平常人知道的少。刘星明记住了这首诗,也许是碰巧读到过。他刚到乌柚县的头几个月,不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吟诵“白云半间僧半间”,都说要建个小茅屋。李济运若是在场,就只是微笑着鼓鼓掌,不再生发感慨了。他怕自己再说话,刘星明就会尴尬。那等于提醒人家老说几句现话。别人夸刘书记好诗,李济运只作没听见。他是县委办主任,时常陪同刘星明下乡。照说县委书记出门,犯不着老带上县委办主任,人家大小也是个常委。可李济运年纪很轻,刘星明有事就喜欢叫上他。
     没想到有人却把刘星明这些话记落肚子里去了,背地里说:“刘书记要那么多小茅屋干什么?”于是,刘星明就有了个外号,叫刘半间。刘星明到乌柚县转眼就快一年,该调整的干部也都重新安排了。有得意走运的,也有背后骂娘的。县里的干部,敢直呼国家领导人名字,却不敢把县委书记名字挂在嘴上。哪怕背地里说起,也多会叫刘书记。口口声声刘半间的,都是些无所谓的老油条。用乌柚话讲,他们是烂船当作烂船扒了。
     乌柚县还有个刘星明,他是黄土坳乡党委书记。他也有个外号,叫作刘差配。县政府换届,副县长差额选举,得找个差配。差配是官场的非正式说法,指的是差额选举的配角。这种障眼法原本就摆不上桌面,自然也不可能有个正式说法。莫说文件上找不到,字典里都找不到。李济运觉得好玩,去网上搜索,得到的解释是:差配,指古代官府向百姓摊派劳役、赋税。看来。‘‘差配”二字,放在古代也不是个好事。
     刘星明很先想到的差配人选是舒泽光,县物价局局长,一个认可的老实人。差配必须找老实人,这都是心照不宣的。选差配不能太早,须得在人大会前不久。选得太早,怕差配人员搞活动,反倒把组织上考察的人差掉了。差掉了组织上的意中人,选举就是失败的。眼看着人大会议渐近,刘星明找舒泽光谈话。没想到舒泽光一听,脸就紫红如秋茄子,骂道:“莫把我当哈卵!看哪个让我做差配!”哈卵是乌柚土话,说的是傻卵,也就是傻瓜。
     刘星明被呛得说不出话,眼睁睁望着舒泽光拂袖而去。他生了半日的气,还是得赶紧另找差配。选举不能出任何纰漏,不然就是班子的驾驭能力太差。这时候班子并不是众人,就是县委书记。县里的干部,像床底下的咸鸭蛋,刘星明心里都有数。摸来摸去,却不知拉谁出来凑数。他本应该同县长和组织部长商量,却叫了李济运过来。原来刘星明和组织部长都是外地调来的,干部们的人脉关系和个性,他俩都不如李济运清楚。县长明阳还是代理的,他来乌柚的时间也不长,自己还得过选举大关。代县长只是个说法,行使的就是县长权力,没有意外肯定当选。但时代毕竟有些变了,意外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代县长要是落选,就看他上面的人硬不硬了。如果有过硬的后台,终有办法再次选上;后台要是不太牢实,可能从此就栽了。
     刘星明请李济运坐下,没有说舒泽光骂了娘,他不想让自己太没有面子,只道:“舒泽光不愿意做差配,也不能勉强人家。济运,你对县里于部可能比我还了解,你谈谈看法?”
     李济运不好怎么说,先是应付:“选差配得慎重,应该考虑得周全些。”
     刘星明心里着急,加上又受了气,听李济运只是支吾,便很有些不快,道:“真想不出人选?难道让我自己出来做差配?”
     刘星明几句气话,反让李济运眼睛一亮,笑道:“刘书记,您倒提醒我了。我看黄土坳乡党委书记刘星明同志比较合适。”
     刘星明略作沉吟,道:“星明同志不错。济运,你们是老同学,你不妨先找他谈谈?他若愿意,我们再做方案。”
     李济运听了暗自欢喜,心想他替老同学做了件好事。差配干部虽说只是摆样儿,但事后依例都会适当提拔。比不上正经当选来得正路,却到底也是晋升捷径。升官有些像排队买火车票,前面插队的不是同窗口相熟,就是惹不起的票贩子。做个差配干部,说不定就插了队,好丑算捡了便宜。
     这时,县委办副主任于先奉的脑袋在门口探了一下。(P2-3)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