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药 3

两个正邪难辨的神秘的“卖药人”,背着可以拿出各种奇妙药物的箱子游走在这个世界上,偶遇都市里形形色色的“患病”之人,以及他们内心拥有着的各种渴求与希望……作者苏盈以药物为引,以欲望为线,为我们构架了一个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38.00
文 轩 价 :
¥23.90 (6.29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苏盈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科幻小说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问药 3
    • 作 者:苏盈
    • 出版社:中国致公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9-12-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263
    • 印刷时间:2019-12-01
    • 字 数:290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14515589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章 匿魂匣
    第二章 彘首鸡
    第三章 五倍子
    第四章 向生根
    第五章 虎骨酒
    第六章 狐魅珠
    第七章 鬼兮蝶
    第八章 溪鬼虫
    第九章 不朽俑
    第十章 四凶香
    第十一章 幽之都
    第十二章 苦酒酿
    第十三章 不死草
    第十四章 永生花
    后记

    作者简介

    苏盈,《小说绘》青春幻想派作者,文风清奇,具有个人特色。爱开脑洞,热爱冒险的天性使然,喜欢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类型的故事。作品里对青春的诠释,对梦想的追求,都受到了不少读者的共鸣与追捧。她是个无论到了多少岁,心里永远有一个喜欢用文字把心底的故事说出来的少女。代表作:《问药》系列、《胆小鬼侦探》系列、《青梅引》等。

    媒体评论

    《小说绘》青春幻想派人气作者苏盈,脑洞清奇,文风极具个人特色。以富有想象力的构思,书写了一个关于救赎与自我救赎的药味传奇,人物鲜活生动,内容直抵人心,令人回味无穷。

    主编推荐

    《漫客小说绘》超人气连载,连载至今,好评如潮。单行本发售后不断加印,读者对第三部的集结出版更是翘首以盼。

    内容简介

    一个打扮古怪随身背着大木箱的卖药人,如幽灵般游走于城市之中,向内心有所渴求的人售卖不同的特制药物,服药之人或或无可救药,药效全凭自己一念之间。人的欲望永无止境,当那个卖药人不期而至向你奉上怪奇之药时,你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仙山蓬莱选择的少年被无辜卷入这一系列事件,遇到各种匪夷所思的人和事。面对无休止的欲念,少年将作何选择?

    精彩内容

        ·因为说了只会让人生气或者难过,所以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就好了吗?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方式。就跟奶奶你一样,人总不能永远只做正确的事。——《五倍子》 ·“人都是虚荣的,我也是。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好像我成了神仙,我看到那些垂死之人,就好像人类看到冰坑里濒死的企鹅,就是那般的高高在上。”他一点儿也不仁慈,他很傲慢。——《虎骨酒》 ·人类或许充满缺陷,人性或许真的卑劣不堪,可是……也有着像杜小再那样全心努力的人,也有像肖炫那样敬重、仰慕朋友的人。而追随偶像星光而集聚的人之中,也有真实地被他们的付出所打动的人,有把他们作为榜样追赶而希望自己变得更好、更很好的人。——《溪鬼虫》 ·哪怕是蓬莱也有自己的欲望,它的欲望便是它的本能,像世间万物一般的生存本能。试问那一株植物不想把根钻进大地的更深处?试问哪一种动物没有捕食的渴望?——《永生花》 章·匿魂匣 世间专享无药可治之症,其名为“欲望”。 1、 奉安七年,奉安帝急病暴毙,德明皇后伤心过度殉葬而去。江山传于六王爷瑞亲王,瑞亲王改年号为高武,史称高武帝。 高武二年,皇帝命人筑高台,铸铜炉,砸千金广集天下有能异人,又许以高官厚禄,一时间响应之人络绎不绝。有人自诩不凡,有人贪图重金,更多的是希望一鸣惊人衣锦还乡,然而进了宫的那些人,却没有能活着出来。 高武四年,已少有异人敢于自荐,皇帝命人到民间搜罗,村野山林,一寸不可放过。 高武五年,凌云台修建完毕,其上又建太虚殿,仅数名术士侍奉在内。若有珍奇异草、药材,必先送往太虚殿,铜炉置于殿内,日夜薪火不灭。 高武七年,一对母子被送入宫中。同年,户部尚书李松溪在殿上以死相谏,随后李府惨遭暴徒灭门,然而事情真相却无人敢提。 高武十年,凌云台大火,太虚殿被毁,只余铜炉一座。 仙山·蓬莱。 烟雾萦绕的林间,一名少年背着药篓慢慢往山上走去,他长了一副出尘的好皮相,眉目清朗,但穿衣品位却叫人不敢恭维——绿色衣衫外披了件绛紫色的袍子,腰带像是女孩儿用的那般色彩艳丽,纷杂的颜色配了一身,身上的衣服都像是随手拿来,全然没在意过搭配。 少年脚下走的并不是寻常土地,地面上一片银白,随处可见纯净剔透的晶簇从地下伸出。乳白色的烟雾似云又像霞,在满眼的碧绿中轻灵地摆动,它们一会儿化作天女在茂密的树冠中翩翩起舞,一会儿又落在地上化作顽劣的孩童探头探脑,很后又化作一群白鹿往那少年跑去。 白鹿群撞在少年身上又变成轻烟飘散,林间回荡着天女娇俏的轻笑和孩童脆亮的吆喝。少年没有理会它们,这种情景在蓬莱的山间可不会少见,他初到岛上的时候,还为此惊讶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未曾见过而吃惊,以前,他与母亲隐居深山,在山里极偶尔也会遇到这样的奇观。烟雾化作一名梳着丫髻的少女在林间漫步,母亲告诉他这种烟雾叫“仙人气”,乃山神或山中有灵之物修行时吐出的一口气,凝聚得多了,自然而然便聚合成这种奇异的烟雾。 想到母亲,少年神色黯然,捏做拳头的手掌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发抖。他恨,他好恨啊,恨那个皇宫里残杀了自己母亲的皇帝,同时又为自己的无能和弱小感到悲哀。 一株奇异的藤蔓落在他肩上,像是安慰他般开出了一朵小黄花。这生机勃勃的植物似乎让少年打起了一些精神,即便那朵小黄花转瞬间就从花蕊处裂开一张猩红的、布满利齿的小口,一副张牙舞爪的生猛模样。 少年轻轻弹开那株藤蔓,凶神恶煞的藤蔓就像被主人敲了一记鼻子的小狗,惊慌地缩了回去。少年笑了笑,继续往上走,愈往前方草木逐渐稀疏,再走出去是一处悬崖。这悬崖是一大块透明的晶石,黄金与白银如植物根须般爬延其上,像是天下优选的工匠掐了金丝银丝精心缠绕在上面,让人难以相信它是天然形成的一块岩石。 少年走到悬崖边上,脚下是云浪翻滚。这山竟像是通了天,悬崖下茫茫云海,远处隐约还有几座山头的影子,如雾里看花不得真切,又像一栋栋海上堡垒巍巍壮丽。 少年对此番奇观并没有多看几眼,他仰着脖子看往更高的天空,不知道企图从那里找出点儿什么来。悬崖上大风袭来,少年的衣衫与发丝一同飘扬在风中,愈发显得那张脸庞如谪仙般出尘秀美。 可他就像个傻子般在悬崖上站着,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他站累了就在悬崖边上一坐,底下是翻滚的云海和看不到尽头的深渊,他却一点儿都不害怕,眼睛一直看着天空,一眨不眨地看着更远更远的地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娇声娇气的女孩儿的声音响起:“雨泽,你果然又来这儿了。” 身后的树林里钻出一名少女,她梳着盘发,乌发衬得两颊雪白,容貌算不上绝顶的好看,可一双乌溜溜的眼瞳顾盼间灵动至极。少女穿着一套桃红裙装,一路从山林间走来,不见一丝凌乱。 少女手里还提着一个古色古香的药箱。她无论去哪儿这药箱总是不离身,宝贝得紧,里面装了些药罐瓷瓶,走起来如同随身携了几只青玉铃铛般,脆响不断。 少女提着裙摆几步走到悬崖边上,她不似少年胆大,站在悬崖边上俯身匆匆看了眼便缩回了脑袋,用手指戳着少年的后背教训道:“又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师姐跟你说的话你都听哪儿去了!万一掉下去可怎么办?” “别、别,春景你轻点儿。”名叫雨泽的少年连忙求饶。 “要叫师姐!”春景摇头晃脑,得意地说。 “好的好的,师姐,您可轻点儿,不然我真要被你推下去了。”雨泽没好气地说。 春景听罢虽住了手,可眨眼就搂着他的手臂,将他从悬崖边上拖了回来,看他离那地方足够远了,才像是松了口气般放开他,然后又转头责怪地看着雨泽,莹亮乌黑的瞳仁像镜子般映照着他的脸,眼神又嗔又怒又无奈。 “我这师姐在你心中就是一点儿地位也没有!你要记得,当年你刚来岛上时身负重伤,奄奄一息,虽然师父把你一条小命救下来了,你的身子却也虚弱得很,都是师姐我日不食夜不寐,衣不解带、尽心尽力地照顾你。你倒好了,现在可一点儿也不念我的恩,我说什么话都当作耳边风!”说罢,春景又不解气地拧了他耳垂一把。 “哎!”雨泽叫了声。痛倒是不大痛的,可他要不这么叫一声服软,以春景的性子肯定又要老大不爽个半天。 “你叫什么叫啊,我也没有很用力啊!”春景连忙松了手,怀疑地扭了扭自己的手腕,又看了看自己那美貌小师弟泛红的耳朵,凑近了关切地问,“真的很痛?” 雨泽正捂着耳朵,少女挨近时身上好闻的味道瞬间包裹了他,他微微一怔,总觉得少女这副亲切的模样十分陌生。 见雨泽傻愣愣的好像没什么事,春景又把脸板起来,噘着嘴道:“你天天都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水寄生’?可师父说了,那不过是神话中的东西,他不过随口一提,这世间哪怕你倾覆过来,也未必真能找到。” 雨泽却道:“神话又如何,你看我们站着的这座山,银沙为路,水晶为石,地里流淌的是金水银水,山脚下的河流里遍布珍珠玉石,山中生长的哪一样不是稀奇至极的东西?” “你还真的信师父那老头子的胡说八道啦!” 春景一跺脚,对他此举大大的不高兴,连珠炮般说,“他说那水寄生正如其名,寄生于水中,却又极其脆弱,寄生之水必须无比洁净,不可沾染一点儿尘埃,更不能沾染地气。这世间哪有这样的水啊?你这是想着要接刚落下的雨水,而且为了尽量洁净才天天往这很高的山头跑,对吧?但是我就直说了,那水寄生透明无色,又比发丝还要细上几倍,即便你接到了雨水,可怎么取出来呢?” 雨泽对她的抱怨不置可否,他伸出手去,修长的手指仿佛想从空气中抓住些什么。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