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无障碍阅读版 讲解版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29.80
文 轩 价 :
¥10.50 (3.53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萧红刘敬余
    所属分类 :
    图书 > 教材\教辅 > 课外读物 > 课外读物
    促销活动 :
    ❤【文轩秒杀】0515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呼兰河传 无障碍阅读版 讲解版
    • 作 者:萧红刘敬余
    • 出版社:北京教育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06-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224
    • 印刷时间:2020-09-01
    • 字 数:240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4
    • I S B N:9787570404766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尾声
    我的读后感
    中考真题回放
    阅读自我测试
    参考答案
    我的阅读记录卡

    内容简介

    《呼兰河传》可以看作是萧红的回忆录,书写她对童年时期的故乡的印象,对身边的人的印象。祖父带给她的温暖,封建迷信的人们的愚昧和无知,周围张家长李家短的邻居,见风使舵的社会风气以及作者乐在其中超脱的状态都真实地反映着作者在年幼时期的生活环境。

    精彩内容

        章
         所以那牙医生,挂了两三年招牌,到那里去拔牙的却是寥寥无几。
         后来那女医生没有办法,大概是生活没法维持,她兼做了收生婆。
         城里除了十字街之外,还有两条街,一条叫作东二道街,一条叫作西二道街。这两条街是从南到北的,大概五六里长。
         这两条街上没有什么好记载的,有几座庙,有几家烧饼铺,有几家粮栈。
         东二道街上有一家火磨,那火磨的院子很大,用红色的好砖砌起来的大烟筒是很好高的,听说那火磨里边进去不得,那里边的消信可多了,是碰不得的。一碰就会把人用火烧死,不然为什么叫火磨呢?就是因为有火,听说那里边不用马,或是毛驴拉磨,用的是火。一般人以为尽是用火,岂不把火磨烧着了吗?想来想去,想不明白,越想也就越糊涂。偏偏那火磨又是不准参观的。听说门口站着守卫。
         东二道街上还有两家学堂,一个在南头,一个在北头。都是在庙里边,一个在龙王庙里,一个在祖师庙里。两个都是小学:
         龙王庙里的那个学的是养蚕,叫作农业学校。祖师庙里的那个,是个普通的小学,还有不错班,所以又叫作高等小学。
         这两个学校,名目上虽然不同,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分别的。也不过那叫作农业学校的,到了秋天把蚕用油炒起来,教员们大吃几顿就是了。
         那叫作高等小学的,没有蚕吃,那里边的学生的确比农业学校的学生长得高。农业学生开头是念“人、手、足、刀、尺”,顶大的也不过十六七岁。那高等小学的学生却不同了,吹着洋号,竟有二十四岁的,在乡下私学馆里已经教了四五年的书了,现在才来上高等小学。也有在粮栈里当了二年的管账先生的现在也来上学了。
         这小学的学生写起家信来,竟有写道:“小秃子闹眼睛好了没有?”小秃子就是他的八岁的长公子的小名。次公子,女公子还都没有写上,若都写上怕是把信写得太长了。因为他已经子女成群,已经是一家之主了,写起信来总是多谈一些个家政:姓王的地户的地租送来没有?大豆卖了没有?行情如何之类。
         这样的学生,在课堂里边也是极有地位的,教师也得尊敬他,一不留心,他这样的学生就站起来了,手里拿着《康熙字典》,常常会把先生指问住的。万里乾坤的“乾”和乾菜的“乾”,据这学生说是不同的。乾菜的“乾”应该这样写:“乾”,而不是那样写:“乾”。
         西二道街上不但没有火磨,学堂也就只有一个。是个清真学校,设在城隍庙里边。
         其余的也和东二道街一样,灰秃秃的,若有车马走过,则烟尘滚滚,下了雨满地是泥。而且东二道街上有大泥坑一个,五六尺深。不下雨那泥浆好像粥一样,下了雨,这泥坑就变成河了,附近的人家,就要吃它的苦头,冲了人家里满满是泥,等坑水一落了去,天一晴了,被太阳一晒,出来很多蚊子飞到附近的人家去。同时那泥坑也就越晒越纯净,好像在提炼什么似的,好像要从那泥坑里边提炼出点什么来似的。若是一个月以上不下雨,那大泥坑的质度更纯了,水分接近被蒸发走了,那里边的泥,又黏又黑,比粥锅漱糊,比糨糊还黏,好像炼胶的大锅似的,黑乎乎的,油亮亮的,哪怕苍蝇蚊子从那里一飞也要粘住的。
         小燕子是很喜欢水的,有时误飞到这泥坑上来,用翅子点着水,看起来很危险,差一点没有被泥坑陷害了它,差一点没有被粘住,赶快地头也不回地飞跑了。
         若是一匹马,那就不然了,非粘住不可。不仅仅是粘住,而且把它陷进去,马在那里边滚着,挣扎着,挣扎了一会,没有了力气那马就躺下了。一躺下那就很危险,很有致命的可能。但是这种时候不很多,很少有人牵着马或是拉着车子来冒这种险。
         这大泥坑出乱子的时候,多半是在早年,若两三个月不下雨,这泥坑子才到了真正危险的时候。在表面上看来,似乎是越下雨越坏,一下了雨好像小河似的了,该多么危险,有一丈来深,人掉下去也要没顶的。其实不然,呼兰河这城里的人没有这么傻,他们都晓得这个坑是很厉害的,没有一个人敢有这样大的胆子牵着马从这泥坑上过。
         可是若三个月不下雨,这泥坑子就一天一天地干下去,到后来也不过是二三尺深,有些勇敢者就试探着冒险地赶着车从上边过去了,还有些次勇敢者,看着别人过去,也就跟着过去了。一来二去的,这坑子的两岸,就压成车轮经过的车辙了。那再后来者,一看,前边已经有人走在先了,这懦怯者比之勇敢的人更勇敢,赶着车子走上去了。
         谁知这泥坑子的底是高低不平的,人家过去了,可是他却翻了车了。
         车夫从泥坑爬出来,弄得和个小鬼似的,满脸泥污,而后再从泥中往外挖掘他的马,不料那马已经倒在泥污之中了,这时候有些过路的人,也就走上前来,帮忙施救。
         这过路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穿着长袍短褂的,很好清洁。看那样子也伸不出手来,因为他的手也是很洁净的。不用说那就是绅士品质的人物了,他们是站在一旁参观的。
         看那马要站起来了,他们就喝彩,“噢噢”地喊叫着,看那马又站不起来,又倒下去了,这时他们又是喝彩,“噢噢”地又叫了几声。不过这喝的是倒彩。
         就这样地,马要站起来,而又站不起来地闹了一阵之后,仍然没有站起来,仍是照原样可怜地躺在那里。这时候,那些看热闹的觉得也不过如此,也没有什么新花样了。于是星散开去,各自回家去了。P3-5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