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只为守敦煌 常书鸿传

★目前市面上详尽、完整、可信的常书鸿传记★常书鸿:任敦煌研究院院长 被誉为“敦煌守护神” ★讲述从张大千到常书鸿再到段文杰、樊锦诗的百年敦煌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88.00
文 轩 价 :
¥44.90 (5.11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叶文玲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传记 > 中国名人传记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此生只为守敦煌 常书鸿传
    • 作 者:叶文玲
    •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0-06-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489
    • 印刷时间:2020-06-01
    • 字 数:304000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213096662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出生在西湖边的少年
    青年常书鸿
    孤身前往法国
    求学里昂
    在画展崭露头角
    实现巴黎深造之梦
    画作连获大奖
    敦煌悄然入梦
    回国之初的那些日子
    心心念念着敦煌
    赶赴千里之外的敦煌
    初入敦煌
    千佛洞前的“黄金带”
    时而欢喜,时而孤独
    “敦煌就是我的信仰”
    惊喜连连
    朱弦断,明镜缺
    无法挽回的婚姻
    不可追忆的从前
    步步维艰
    夜色中的孤独
    父女画展
    窗台上的花尾巴喜鹊
    轰动上海滩的“敦煌艺术展”
    愿与敦煌长相伴
    敦煌解放了
    人生啊,人生!
    常书鸿晚年
    进了莫高窟,就是敦煌人
    尾声
    后记

    作者简介

    叶文玲,有名作家,1942年生于浙江台州。多年来笔耕不辍,至今已有800多万字39本作品集及一部8卷本《叶文玲文集》出版。叶文玲与常书鸿结识于1983年,为写作本书,作者曾六次前往敦煌,历时多年,几易其稿。作品以独特的艺术视角、优美的文笔、翔实的史料,描绘了常书鸿与敦煌的血肉关系,揭示了常书鸿一生守护敦煌的决心和痴心。

    内容简介

    本书是有名作家叶文玲历时多年,精心创作的常书鸿传,为写作此书,叶文玲六次前往敦煌。有名艺术家常书鸿,与张大千、徐悲鸿同时代的有名画家。常书鸿作为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守护敦煌近40年,敦煌融入了他的生命,他视莫高窟为“家”。“敦煌守护神”这5个字永远地镌刻在了敦煌莫高窟对面的常书鸿先生的墓碑上。本书讲述了常书鸿这个早年留学法国的杭州人,只因为在异乡偶然见到伯希和整理的一本关于敦煌壁画的图录,惊叹之余,义无反顾地回到祖国,来到敦煌,守护敦煌的故事。

    精彩内容

         出生在西湖边的少午 次睁开眼睛认识世界,他优选看见的是母亲那双瞳仁墨黑的杏仁眼。 他降生在1904年的“惊蛰”时分。他没有听见自己落生时的雷声,倒是在6岁那年,听见了满街满巷的枪炮声。伴随着惊心动魄的声音,还有一场熊熊大火,连碧绿的西湖水都映成了一片闪闪烁烁的金红色。 西湖水竟会是金红色的!“惊蛰”出生的他,对颜色自小就特别的敏感。他还记得,大火烧起来的那会儿,他们全家仓皇地分头逃离了那个叫旗下营的祖居,那天他与祖母恰巧从亲戚家串门回来,被逃难的人群裹卷,祖孙两人惊恐万分地跑到南高峰的一所破庙大殿里,躲在大殿的供桌下。 那一年,祖父早已亡故,父亲也不在杭州。母亲和两个次第出生的弟弟还有三个姑姑,没来得及与他们一起奔逃,分头躲在城里的汉人亲戚家中。 幼小的他紧紧抓着祖母的衣袖,低声说着:“奶奶,我怕,我怕。”祖母把他紧紧搂在怀里,一边不住地喊着他的小名“灵官”,一边喃喃地念着菩萨保佑。自此后,他记住了祖母为他取名灵官的含义。祖母后来逢人便说正是为他取了这个消灾祈福的好名字,菩萨发了慈悲显了灵,他们全家才逃过了一场灾难。 三天后,祖孙两人终于回到城里,回到旗下营的老宅院并和母亲、弟弟相聚。平日少言寡语的他突然问:“奶奶,为什么我们逃,邱婆婆没有逃呢?因为我们是‘鞑子’,是吗?”“小孩子家别胡说!”慈祥的母亲突然瞪了他一眼,下意识地将两岁的弟弟搂在了怀里。 祖母把他从母亲身旁牵走,高高地扬起头,轻轻地咕哝:“旗人有什么打紧?杭州城里的旗人,多了!灵官乖孙儿,你记着,你爷爷虽然吃皇粮,可没有打过仗杀过人,我们不怕的。灵官,我们有菩萨保佑呢!” 灵官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地记住了:世上,原来有保佑人的“菩萨”。 灵官还记得,自打大火过后不久,家里的日子突然就过得紧了,许多许多日子,灶房的案板上没放过一刀新鲜的牛羊肉。 灵官当然很馋吃肉,可吃肉越来越少这个严峻的事实,由同样疼爱他的二姑挑明了:革命革到他们头上了,他们这些八旗子弟包括他们的男丁后代,原有的那份旱涝保收的皇恩官饷,统统取消了。而本来在外头做着一份小小差事的父亲,也被祖母叫回了家,家里生活断了主要来源,叔伯兄弟从此要各自单过,祖母要这个长子来主持分家。 常家这个本有四男三女二十几口的大户人家,分成了兄弟们各自独挑过日子的小家。 灵官很喜欢的长辈之一,是会画画的三叔。三叔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走路不行,左手萎缩得厉害,能动弹的只有右手。但三叔却很好了不得,一只手的他,能画绝妙的画。三叔的画作对象虽然都是些花儿草儿、鱼儿虾儿,但这些花草鱼虾在三叔笔下,真正是花开草摇鱼游虾跳,灵动极了。看过三叔画儿的人,总是啧啧连声。 因为父亲总在外头忙,灵官和三叔接近的机会更多。灵官真想什么也不干,什么学也不用上,就和三叔一样,拿着画笔学画画。可是,三叔不让,父亲和祖母更不肯,在他们眼里,灵官以后一定会出息成更有用的人物,当务之急自然是读书。哪怕典家产卖田地。 有天下午,灵官去看三叔画画,他看着三叔的额头渗出一颗颗汗珠,就懂事地拿来一把大芭蕉扇,要为三叔打扇。刚扇了两下,三叔就喊:“别扇别扇!”灵官一看,果然,画纸被风一扇,叔叔没法画了。 三叔看他转来转去没着没落的样子,就说:“好孩子,你真想帮三叔的忙,就给这些花瓣添添色,怎么样?”灵官咧开了嘴——三叔指点他如何在每张画片的花瓣上涂颜色,灵官也真灵,没过一会,他就对三叔说:“我知道怎么做了!”P1-3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