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素

《我和小素》是儿童文学作家黄春华创作的抗击疫情主题长篇儿童小说,作品以小见大,通过纯正的儿童视角,直面处于疫情中心的武汉人民在巨大的灾难和病痛之下丰富而有质感的社会生活。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28.00
文 轩 价 :
¥15.40 (5.5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黄春华
    所属分类 :
    图书 > 童书\育儿 > 6岁以上 > 儿童文学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我和小素
    • 作 者:黄春华
    • 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0-05-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237
    • 印刷时间:2020-05-01
    • 字 数:146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70707683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樱花树下
    镜头一
    镜头二
    镜头三
    镜头四
    镜头五
    镜头六
    镜头七
    镜头八
    镜头九
    镜头十
    镜头十一
    镜头十二
    镜头十三
    镜头十四
    镜头十五
    镜头十六
    镜头十七
    镜头十八
    镜头十九
    镜头二十
    镜头二十一
    镜头二十二
    镜头二十三
    镜头二十四
    镜头二十五
    镜头二十六
    镜头二十七
    镜头二十八
    镜头二十九
    镜头三十
    镜头三十一
    镜头三十二
    镜头三十三
    镜头三十四
    镜头三十五
    镜头三十六
    离别是为了重逢

    作者简介

    黄春华,有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委员,武汉市作协副主席。出版《杨梅》《一滴泪珠掰两瓣》《猫王》《青春日记》等三十多部作品。其少年小说关注逆境中的青少年心理成长,挖掘深刻,视角独特。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儿童文学》杂志年度奖等奖项,被评为《儿童文学》十大金作家。

    内容简介

    杨若溪是武汉的一名初三女生,妈妈是护士长,爸爸是工程师。青春期少女撞上了强势的妈妈,使母女间关系紧张。但因为有外婆的疼爱、爸爸的理解,以及“闺蜜”小素的陪伴,她每天都过得有滋有味。若溪和小素相约考同一所高中,梦想着将来一起从事绘画工作。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这一切,外婆因病毒感染去世,小素一家也相继“中招”。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和若溪的鼓励下,小素重获新生……社会各界驰援湖北,举国上下众志成城。杨若溪亲历疫情,亲情、友情和邻里互助、医患同心令她战胜了心理上的恐慌与焦虑,学会了坚强,懂得体谅与换位思考,获得精神和心灵的飞速成长。

    精彩内容

         樱花树下 樱花早已飘零,散落在树下,化作了泥土。这个时候,我偏要去赏花,不管花还在不在,只为一句承诺。 疫情有所缓解,我们可以出门了。我拉着小素往青山公园走,她一路上始终皱着眉头,就像一个被家长强迫的孩子。我当然就是那个霸道的“家长”了。 小素本来就瘦弱,如今脸色更苍白了。很令人心疼的是她嘴角紧闭,一言不发,多了一丝坚毅,把所有的苦都封存起来。我知道,无论怎样,她都会更加珍惜今后的每一天,因为她不仅仅是为自己活着。 我们来到青山公园,没有进正门,而是顺着和平大道绕到了侧门。从侧门进去,过一座桥,走不了多远就是樱园。 夏天还没到,武汉的天就热得连穿一件衬衫都嫌多了,没走几步,我就觉得浑身汗涔涔的。小素更是不晒,像一朵快要蔫掉的花。 到了侧门,小素突然不肯走了。她站在原地,向四周望了望,发现并没有谁注意我们。 她问:“进去干什么?” “你猜。”我抿着嘴,故意卖关子。 “我猜不着。” “那就进去呀!”我往里面指了指,“到时候就知道了。” 她不听,转身要离开。 我一把拉住了她,说:“你怕什么?前面又没有刀山火海。” “不是怕,”她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羞怯,“是不习惯……”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鼓励地看着她,又用力地握住她的手,就像握着几根随时会断的枯树枝,“我们的约定,你忘了吗?” 不知是忽然记起来了,还是被我握疼了,她猛地把手抽出来,走在我的前面,进了公园。 “山河依旧。”我脑海里突然浮现这个词,不由得脱口而出。真的都还是老样子,砖没变,石没变,桥也没变,只是河边的柳树已经垂下了一树一树的浓绿,青草的味道扑面而采。 小素已经走到了桥上,回头望着我。她大概模糊地听到我在说什么了吧。 我连连摆手,哈哈一笑,说:“神经短路,诗兴乱发!”然后便追上去,和她一起手牵着手往前走。 没走多久,我们就来到了樱园。此时,已经没有缤纷的樱花了,树枝上原本应该是花的位置,现在已经被绿叶抢占了,密密匝匝。阳光洒下来,树下圈出了片片绿荫。 “就是这里!”我拉着小素走到樱花树下,找了块有绿草又有树荫的地盘,把书包放下。 她望着我,眉毛动了动,想问什么。 我连忙竖起食指,“嘘”了一下,然后神秘地一笑,说:“什么也不要问,坐下。” 她犹豫着,看了看四周,只有很远的地方有人走动,便听话地坐在了草地上。 “闭上眼睛。”我说。 她闭上了眼睛。 我从书包里抽出一张卷着的纸,把它展开,说:“睁开眼睛吧!” 她睁开眼睛,“啊”了一声,用手捂住了嘴巴。她似乎有些意外,可是,她忘了吗?她说过要在太阳下面枕着樱花好好睡一觉的。 我承诺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会让她失望。 接下来,周围很好安静。我把画纸铺开,绿色的草地上马上就有了一片樱花。那些樱花不是立在枝头,而是落在地上,被拢成了一堆。没错,离开了枝头,樱花的确没有了当初的绚丽,但花瓣相缠,却别有一番滋味。 “躺下吧!”我轻轻地说,怕惊动了什么。 她躺了下去,头枕着樱花。画纸的尺寸是按我自己的枕头的尺寸裁剪的,她枕在上面挺合适。画纸下面有青草托着,她一定感觉就像枕着一堆樱花。 我坐下来,抿着嘴对她笑。她想笑,没笑出来,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眼泪从她的眼角滑了出来。 我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劝慰她,只是挨着她躺下,静静地看着她。我只想这样陪她躺一会儿,可是,脑袋里却嗡嗡直响,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炸裂。每一次炸开,我的脑海里就会闪出一个镜头。那明明就是不久前发生的事呀…… 1-4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