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袖天风

晋江文学城20亿积分人气古言作品,微博扫文古言书单推荐书目,无数读者翘首期盼的超人气作品!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42.80
文 轩 价 :
¥25.30 (5.92折)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现在有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拉棉花糖的兔子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青春小说
    促销活动 :
    ❤文轩图书惠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满袖天风
    • 作 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 出版社:中国致公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0-12-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264
    • 印刷时间:2020-12-01
    • 字 数:300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14516296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楔子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作者简介

    拉棉花糖的兔子,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为人支离破碎,不爱出门但喜欢旅行,不想更新但三个月不开坑就会坐不住,永远舍不得主角吃苦,爱写诙谐温暖的故事。代表作:《我开动物园那些年》《非职业半仙》《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等。

    媒体评论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晋江超人气作者,多次登上晋江金榜、作品年度榜等热门榜单,每部作品都积分上亿,代表作《我开动物园那些年》《非职业半仙》等更是深受读者追捧,作品的动漫、广播剧等多种版权被争相签约。《满袖天风》影视版权出。

    主编推荐

    本文文笔考究,文字古意盎然的同时又轻松好读,剧情丰富且有趣,人物感情水到渠成,像一部有着徐克式镜头感的飘逸古风电影,将一对深谙反差萌精髓的欢喜冤家刻画得淋漓尽致。飒爽貌美并不男性化的女主、看着有点傻但其实真诚聪颖的男主,不同于一般大女主爽文,格局大气、行文爽快的同时,兼具轻松幽默、甜宠剧情、宫斗宅斗剧情和深意升华,是绝不可错过的古言经典!

    内容简介

    皇城司专司探查官员百姓之日常,乃令人闻风丧胆般的存在,而温澜更是其中翘楚。
    于是温澜挂冠离任的那一天,叶青霄几乎喜极而泣,他盯着温澜离去的背影说:“去哪儿哪儿倒霉!”
    数月后,叶青霄奉长辈之命出城迎接在外任官多年的三叔以及他新娶的继室,竟发现三叔家的妹妹温扬波透着莫名的熟悉。
    直到他看到帷帽下温扬波的脸……
    这祸害为什么要变装来他们家?他家是惹上什么大事了吗?!

    精彩内容

         一 温澜正式挂冠离任皇城司的这日,叶青霄与友朋们额手称庆,其本人更是几欲喜极而泣。 皇城司是天子耳目,太宗朝间设于京师。本朝以来,皇城司暗中探事之细致愈加丧心病狂,上到当朝官员,下到平民百姓,简直无孔不入,翔实到某人在家中宴席上多喝一杯酒也了如指掌。 可想而知,京官、都人对这个衙门是怎样的态度。 对和他们时有公事往来的御史台、大理寺、刑部、大名府等衙门来说,皇城司便更是不讨喜了。 若果有像叶青霄一般,先待过大名府,又调往大理寺的人,那怕是做梦都在骂对方。 整个皇城司内,叶青霄很讨厌的又莫过于温澜——公事往来,但凡温澜在,总要折腾得大家怨念丛生。 怨不得知道温澜走后,叶青霄与同僚特意吃了顿酒。 他们包了家脚店的二楼,叫了些奶酪、羊肉等小食佐酒,对面便是瓦舍,里头极为热闹,在这头都隐隐能听到丝竹唱乐、欢呼叫好之声。 席间忽有人道:“上月军有一起酒后斗殴,被皇城司移交大名府,里头有个都头骂了温祸害半天。当时他不是一句话没说吗,都传是畏惧都头的义父,毕竟那都头的义父可是在枢密院。” 皇城司原来也属军,不过二十年前才独立,二者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枢密院却是掌着军国机务,那位职权还不低。温祸害再蔫坏,可不也得避让着。 大家纷纷看着说话之人,不知他为何旧事重提。 此人挤了挤眼睛,道:“早有传闻温祸害要走啦,可你们知道为何早有风声,但他偏是今日正式走?” 在场之人大多未曾想过这个问题,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他们在心中迅速寻索了一番,可惜一无所获。 “啧。”那人低声道,“……今晨,宫家斥枢密院‘吏不肃’!” 众人皆是一顿,颇有些不寒而栗。枢密院吏作风如何,官家怎会得知,分明是有人暗中探事。这斥完定要罚了,罚谁还用明说吗?以温澜的性格,私下报复那都头一点儿也不奇怪,只是没人能想到应在此处。 虽说温澜要走,可要点是,竟连枢密院也拿皇城司无可奈何了吗…… 一时间,他们都噤了声,谁知道现在说的话会不会被记录下来送到官家案头。 好半晌,气氛才缓过来。 “吃酒吧,好歹是送走这瘟神了。” “说起来,温祸害都要走了,也不怕被报复啊。你们猜他会去哪儿呢?” “温祸害不是孤儿吗,陈伴伴又早已捐馆,他能去哪儿,难道日后不谋事了?” 陈伴伴指的便是前任勾当皇城司陈琦、陛下很宠信的内侍。他在任上时,皇城司三名勾当官只他独揽大权,前些年去世后,陛下还追赠了节度使,谥号“恪忠”。 温澜自小跟着恪忠公,后来还被收作义子,某些方面堪称青出于蓝胜于蓝。 这从皇城司出来的人,能上哪儿谋事还真不好说,特别是温澜得罪过的人可不少。叶青霄幸灾乐祸地道:“管他去哪儿呢,反正去哪儿哪儿倒霉。” 刚说完,叶青霄便从窗口瞥见街面上的一人一马。 马是高头骏马,色白胜霜。人着一身月白色燕居服,发如鸦羽,眉眼秀丽,颜色十分好,更胜过街旁栽种的桃杏,人海中毫不费力便撞进叶青霄眼中,正是他们刚刚提及的温澜。 看路旁女子投在他身上的眼神,若非皇城司名声不好,温澜的美姿容怕是要更为闻名。早年他年纪尚幼,又无今时的气势,甚至有人编排过陈伴伴要叫他也去做内侍,可见其秀美。 可惜,此人的人性是不如颜色什一的! 叶青霄盯着温澜看的时候,温澜也似有感应,一抬首望了过来,抬眼时目如寒星,清凌凌似云岭积雪,十分颜色便更增光华了。 叶青霄来不及收回目光,心下略慌,转念想到他都离任了,索性定了定神,一脸嘲讽地俯视他。 其他人也发现了温澜的踪影,挤到窗口来指指点点地笑谈,恨不能将往目的怨气一吐而空。 “这便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哈,温澜也有今天。” 楼上楼下,也不知温澜是否听清了,只见他微微歪头,唇角勾起,神色更为生动。阳光穿过摇曳的酒旗,在他脸上泛着淡淡的光华,却也无端透出些……恶意。 本是看热闹甚至带着嘲弄心思的人只觉浑身发寒,即便知道温澜已卸职,也在这般目光下生生腰软了,身子慢慢低下去,避开温澜的目光…… “喂,你们躲什么!”叶青霄气结,回头斥责同伴没胆气。 对哦,温澜都辞任了,还怕他做什么。众人讷讷不出于口。只是再一抬头时,温澜已然策马离去了,仅剩一抹背影,哪儿还有他们找回场子的机会。 叶青霄哼了一声,又气闷地重复那句话:“去哪儿哪儿倒霉!” P4-6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