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岐山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45.00
文 轩 价 :
¥23.60 (5.25折)
库  存 :
现在有货
作  者 :
冯积岐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诗歌散文 > 散文
促销活动 :
❤【文轩秒杀】0925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499减100!(特价图书、电子书除外)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凤鸣岐山
¥23.60 (5.25折)
  • 作 者:冯积岐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1-04-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308
  • 印刷时间:2021-04-01
  • 字 数:275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0444389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

作者简介

冯积岐,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当代》《北京文学》《上海文学》等数十种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两百多篇(部),作品多次获奖。出版长篇小说《沉默的季节》《村子》《逃离》《敲门》等九部。曾获九头鸟长篇小说奖、柳青文学奖、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内容简介

献给辛亥革命年间死难的岐山军民,辛亥革命110周年主题出版物。作品参照《辛亥革命纪事》《岐山县志》《岐山文史资料》等史书,选作者熟悉的故乡岐山为叙事地域,从武昌起义打响枪,一直到清帝退位,在辛亥革命中,全国很惨烈很悲壮的场面,发生在岐山县城。清兵反扑屠城和城内军民的抵抗,给历史叙述增添了悲惨、豪壮的一页。小说从作者冯姓家族祖辈冯拱辰被慈禧赐死开篇,以冯拱明及侄女冯惠芳在辛亥革命、军阀混战时期的悲惨命运为叙事核心,将李谦吉、麻振武、郭坚等军阀人物的残暴生动写出,尽优选可能接近历史真实,枪杆子说了算的年代,写出了小人物生命的脆弱和革命者实现和平的美妙设想的艰难。“凤鸣岐山”,是一幅美丽的图景,是人们美好的愿望,这种美好靠一代一代革命者奋斗牺牲才得以实现。小说采用了“在肯定中否定,在否定中肯定”的人物叙事方法,把情节进展的几种可能摆在读者面前,很好丰富,张力十足,深刻厚重,再附以精致、细腻的语言,高超老到的叙事技巧,写出了动荡历史时期的新生和希望,是一部熟稔题材,描绘辛亥革命典型地域“岐山”并塑造了众多典型人物的力作。作品描写英雄、歌颂英雄,写出了革命者对理想信仰的追求和无私奉献的大无畏精神,颇有现实意义。故建议发稿!

精彩内容

     强硬而粗糙的马蹄声,鞭子一样,在村街上抽打着。祖父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祖父正在很吃力地锯一根木头;尽管祖父仅仅八岁,但他学做木工活儿已一年了。祖父将手中的锯子立在柴木凳子跟前,小跑着出了院门。祖父不是没有听见过马蹄声,他大概觉得,那天晌午的马蹄声如同在铁锅里炒豆子一般,有异样的味道——祖父是出自娃娃的好奇,才到街道上来看个究竟的。两匹马从祖父的眼前头一闪而过。祖父只看见两条乌黑的辫子在晃动,晃动,晃动,似乎不是在马背上,不是在人的脊背,而是在天地之间,在松陵村的心脏里——晃动的似乎不是垂吊在人的脑袋上的辫子,而是清水中的影子,是祖父打在木头上的两条墨线。祖父活着的时候,给我说过,他没有记住那两个人的模样,只记住了两条辫子。祖父说过,那两条辫子比冬天的夜晚还黑,比黑了的心还黑。 祖父说,事情发生在1901年农历三月十七日。在祖父的记忆里,晌午的天升得很高,很蓝,浓而稠的蓝,蓝得一丝不苟,完接近全,十分扎实,那几朵云就显得白亮白亮,丝绸一样光滑。街道上空无一人,针落有声。肆无忌惮的马蹄声滚过街道之后,不知谁家的狗叫起来了,接着,一只,两只,十几只狗窜上了街道,毫无节奏地狂叫。这些狗,仰起头,对天而吠,似乎不是因为村里来了陌生人,而是要把它们的情绪输送给每家每户每个人。祖父看见,两匹马停留在街道北头,从马上下来了两个身着长袍的男人,一个穿朱红色长袍,一个着淡青色长袍。他们将两匹马拴在了我的曾祖辈冯拱辰家的院门前的拴马桩上,他们似乎是下意识地拂了拂衣袖上的尘土,从冯拱辰家的门楼里走进去了。 此时,从冯姓人家,从李姓人家,从刘姓人家的院门里走出来了几十个庄稼人,他们围拢在冯拱辰的院门前,屏住气息,目光一起投向冯拱辰的院门,似乎要从大门上寻找答案。 狗叫声依然在挣扎,如同街道上的枯枝败叶。村街上的气氛怪诞而神秘,压抑而沉重,仿佛一只巨大的手压住人们的头颅,硬向糊涂的深渊中按。愈是这样,庄稼人愈是反弹得厉害——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要知道。尤其是冯姓人家的一些庄稼人,有点惊惧和恐慌了。 祖父说,他从围拢的庄稼人中间钻进去,站在里圈,一只脚刚迈向前,冯拱明就喊住了他:学礼,快回去,跟着凑啥热闹!祖父说,五爷,让我进去看看。冯拱明挥了挥手:听五爷的话,快回去,娃娃家,看啥看!冯拱明是冯拱辰的五弟,松陵村的里长。他站在院门口,不准任何人进去。也许,他是奉命行事。是那两个“黑辫子”吩咐冯拱明将村里人拦在院门外的。 冯拱辰是光绪年间中举的。百年以来,冯拱辰是冯姓人家专享中举的举人。在松陵村,不论什么姓氏的庄稼人,都叫他“冯老爷”。冯拱辰在他们那一门族中排行老二,祖父将冯拱辰叫二爸。祖父的父亲和冯拱辰是堂兄堂弟,冯拱辰自然是我的堂曾祖了。冯拱辰中举,是我们冯姓人家的荣耀和骄傲——也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祖父一旦说到冯拱辰,那张铺满皱纹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自豪的神情。祖父牵着我的手,从村口那棵高大的白皮松下走过去,朝官道旁边的一块麦田一指:这块地原来是冯拱辰家的,后来,卖给咱们了。祖父从一个大木匠起家,一角一块地攒钱,一厘一分地买地,很终,给自己积累了一个地主。祖父从这块地说起,又说到了冯拱辰,祖父说,冯老爷这人……唉!一声叹息,一串脚步。祖父把要说的话变成了省略号,印在了通往县城的官道上了。大蓝大蓝的天,饱满得能掐出水来。祖父把一句很有概括性的话留在了蓝天之下:冯老爷这人德行不好。地,还是那地;地里的麦子懒洋洋地泛着涟漪。德行不好——这四个字,从童年时期就烙印在我的心中了。祖父说,人活着,是要讲德行的。 蓝得发腻的天铺在松陵村的街道上,被蓝天笼罩着的庄稼人似乎焦灼不安了,一个拥挤一个。站在房檐台上的冯拱明发话了:老少爷们儿,都回去吧,这有啥看头!这是我们的家事,和老少爷们儿没有关系。如果大家明事理,就要知道,一个人的不幸,就是大家的不幸;一个人的灾难,就是松陵村人的共同灾难;大风来了,把我的帽子刮走了,你头上的帽子也不会很稳当。我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大家回去吧。冯拱明的语调中带着几分悲凉,几分无奈,几分情感,几分理性。他的脸色深沉而忧郁,两道浓而黑的眉毛向鼻梁很好缩去了,脑袋下意识地晃动了几下。冯姓人家的一个长辈很苍凉地说,拱明啊,大家想知道,冯老爷出啥事了,你实话实说。冯拱明无可奈何地扫了这个长辈一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一句话也没有再说,拧过身,快步跨过门槛,关上了朱红色的院门。蓝天上的几朵白云悄无声息地聚拢在一块儿了。松陵村街道上的庄稼人仿佛被阴影追赶着移动,移动。 祖父说,他没有回去,街道上的庄稼人都没有回去,而且越聚越多。松陵村人似乎预感到,冯老爷要出大事了,为什么会出事,出了多么大的事,庄稼人只能胡乱猜测。稠密的狗叫声渐渐稀薄了,像雷雨过后的房檐水,一滴,两滴,疲惫地向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