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天涯

《曾在天涯》是北美留学生活的真实记录,是历史的真相,也是心灵的真相。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59.80
文 轩 价 :
¥30.71 (5.14折)
库  存 :
现在有货
作  者 :
阎真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文学 > 现当代文学
促销活动 :
❤【文轩秒杀】0925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499减100!(特价图书、电子书除外)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曾在天涯
¥30.71 (5.14折)
  • 作 者:阎真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1-03-01
  • 开 本:32开
  • 页 数:576
  • 印刷时间:2021-03-01
  • 字 数:465000
  • 装 帧:精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1
  • I S B N:9787540498450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曾在天涯》无目录

作者简介

阎真,湖南长沙人,党员。1976年起在湖南省株洲市拖拉机厂当工人,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1988年又于湖南师范大学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赴加拿大打工、学习。1992年起任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师,副教授。200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白雪红尘》《沧浪之水》,中篇小说《佳佳呀,佳佳》等以及论文多篇。长篇小说《曾在天涯》获湖南师范大学1997年作品特别奖,短篇小说《菊妹子》获湖南省建国30周年青年文学竞赛奖。

内容简介

青年教师高力伟和妻子林思文先后前往加拿大,希望通过留学,在“人间天堂”落地生根。林思文目标坚定,努力适应北美的社会文化,并理性地想要改造高力伟。而高力伟从降落到多伦多机场开始,便对周遭开始过敏。他剧烈地感受到了身份的焦虑,面对异质文化接近无所适从。高力伟变得靠前敏感且脆弱,对林思文的精明能干也越来越难以接受……留下还是归去,是留学生必须面对的共同问题。他乡明月的诱惑和文化身份的焦虑站在天平的两端,高力伟的困境同属于每一个曾经、正在或将要飘洋过海的人。

精彩内容

     1 那一年的八月八日,我抵达加拿大的那一天,是一个幸运的日子。 在沉沉的睡意中我被广播惊醒,知道飞机马上就要着陆。从座位旁的小圆窗往外看,天色已经大亮,远处的云在朝阳中翻滚着一片柔和的金色,仔细看去却又宁静不动,使人很难想象飞机在那样快地飞行。机翼下的云层呈现着青白色,一团团轻柔如梦向后移去。我看一眼手表,醒悟到今天正是八月八日,想到能在这样一个难得的幸运之日来到北美,在迷惑中似乎又得到了一点安慰。马上我在心中又给了自己一个冷面的嘲笑,我从来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那一年我研究生毕业,六月底我完成了毕业论文答辩,答辩的成功使我着实兴奋了好几天。主持答辩是北京来的有名教授,他建议我去他那儿读博士,并主动提出论文的发表由他负责。我的导师也掩饰不住一脸喜气,答辩完出来他在我肩头拍了拍,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传达着一种含蓄的赞许。当然我不会去读什么博士,一个更令人神往的机会,到北美去,在等待着我。妻子林思文去年八月去了加拿大,几个月前她寄来了所有的材料,催促我尽快赶赴加国。她办事的迅速使那些渴望过去探亲而等待已久的人吃了一惊,一个个跑到我这里来询问。探亲的护照在五月里已经办好,一环套一环一切顺利。答辩完成的第二天,我登上北上的列车去了北京。由于去年思文签证时遇到过的波折,我去的时候就做好了折腾几个来回的充分准备。可是在北京只待了两天,还来不及去看看大学同学看看母校,我就拿到了加拿大使馆签发的签证。这种意想不到的顺利简直使人难以接受、难以相信,那种幸福感乱糟糟的,简直来不及仔细梳理仔细体验。无法形容的兴奋以一种巨大的力量逼近,压迫得我透不过气来。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等了好久才进了厕所,总算有了个保证安全的地方让我可以再次品味那种令人昏眩的幸福。我闩好了门,从内衣口袋里小心掏出护照翻到贴有签证标记的那一页,那黄色的小方卡给了一个伟大梦想的真正实现以非常不错的证明。我抚着那光滑的表面在列车隆隆声中哈哈大笑,把护照用嘴轻轻叼了,双手伸过头顶拼命地拍得“叭叭”响。又呆看着拍得通红的双手晃着头微微地笑,嘴唇哆嗦着自言自语地吐出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话来,直到外面的人等得焦躁拼命捶门我才出来。回到座位上不多久,我又一次产生了那种渴望,又一次排队进了厕所,我心痒难熬又抓不着非看看那黄色卡片才能稍稍平静。刚下火车我在广场上遇见了朋友胡大鹏,他妻子两年前去了美国,他正准备去北京办签证。他说:“成了?”我说:“成了!”说着似的一挥手。他说:“真成了?拿到手了?”我说:“骗你呢!”说着一拍胸前的口袋,雄赳赳地把胸一挺。他说:“看看好吗看看好吗?”我把护照翻到那一页递给他,他双手捧着手直抖。我笑起来:“你抖什么手,我自己手也没有抖抖的。”他说:“这就等于多活一百年了。”他见我不明白又说:“这里一百年以后还不见得那么发达,你马上就得到了,这可不是多活一百年么?”我说:“你这个比喻真他太妙了太神了太陶醉人了,一百年呢,你想想真的一百年呢!”他说:“别人搞了几年都搞不通的事你就这样一路通过来,连我都要为那些搞得可怜的人打抱不平了。”我说:“你别嫉妒,过几天就是你了。”他说:“但愿吧。你我都是靠女人出国,男子汉想起来也有点丧气。没有林思文,凭你,你想到北美去?”我说:“那是那是,前几天我把思文寄来的一千美元到黑市上兑掉,你猜那个人说什么来着?嘿,看不出你倒是谈了一个好对象啊!我就点着自己的鼻子问他,嘿,这样子还看不出么?够了!”说着两个都笑起来。 这些才多久的事呢,梦一样的现在就身在北美了。 在这个盛夏的晴朗早晨,加拿大东部边城圣约翰斯凉爽宜人。圣约翰斯,这个坐落在纽芬兰岛很东端的海滨城市,我早就在心中把它生动地想象过无数次了,它和大西洋一起,一年多来是我心中现代人间的童话世界。我家中地图上的那一块由于无数次的指指点点已经变得油黑。今天真的我就来到了这里。尽管思文在信中告诉了我,这里并不繁华,工作也不好找,但在我的想象中它仍是天堂般的美妙。我知道自己是疯了,却还是克制不住地那样去想,这种想象之固执已经不可能被别人告知的事实扭转。我怎么走下飞机来到了候机室我不知道,那种怦然心跳昏眩迷醉的感觉覆盖了一切。候机室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行李传送带空寂地转动,有人走过来提醒我拿下自己的行李,我茫然地对他嘿嘿一笑,他莫名其妙怔了一下,这提醒我回到现实中来,开始理解身外的事情。我想给思文打个电话,却没有一枚一夸特的硬币(夸特:加币单位,为二十五加分)。小商店要到七点钟才开始营业,要换零钱还得等一个多小时。我守着行李不敢走远,就那么呆站着有十几分钟。一个白人警察走过来,屁股后面吊着一尺多长的电棒。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朝我一笑说了声:“Good morning.(早上好。)”他这一笑给了我一点勇气,我马上回了一声,把那张十加元的钞票摊在手中向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