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师长陈树湘

本土作家历时多年、多次实地考察,倾情打磨的新时代精品力作。清水塘的小小菜农,如何逆袭为红军队伍中的英雄师长?生死关头,且看绝命后卫如何“为苏维埃流尽很后一滴血”。

企业采购书卡&书目服务电话 028-83157118(法定工作日9:00-17:00)

定  价 :
¥68.00
文 轩 价 :
¥34.64 (5.1折)
库  存 :
现在有货
作  者 :
志在飞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小说 > 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促销活动 :
❤【文轩秒杀】0925
❤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499减100!(特价图书、电子书除外)
❤老客户回馈,积分换礼券,购书更实惠
❤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包邮,新疆西藏运费每单20元
详情 >>
购买数量 :
-+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铁血师长陈树湘
  • 作 者:志在飞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1-04-01
  • 开 本:16开
  • 页 数:404
  • 印刷时间:2021-04-01
  • 字 数:380000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1
  • 印 次:2
  • I S B N:9787540495350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幼儿园

目录

引子
思想萌芽
勇往直前
不辱使命
断肠明志
尾声

作者简介

志在飞,原名蒋志飞,作家、编剧、词作家、党史工作者。出版或发表各类文稿近400万字。著有长篇小说《市委办公室》《半条被子》《铁血师长陈树湘》等,著有电影剧本《半条被子》《凤凰坡人家》《一双草鞋》《我的大学》等,创作音乐作品《铸魂》《信仰》《入党宣誓》等。文艺作品获省级以上奖励30多次。

主编推荐

以真实感人的史料为依托,讲述红军34师师长陈树湘短暂而光荣的一生。作为湖南讲好湖湘红色故事的文艺作品之一,《铁血师长陈树湘》既充分展现了铁军精神,又极为自然地描绘了革命年代一个共产党人的成长轨迹。

内容简介

作者志在飞搜集中央红军总后卫红34师师长陈树湘的党史资料,历时多年创作出该党史小说。
红军长征过程中,担任中央红军总后卫的红34师,在湘江一战几乎全部牺牲。师长陈树湘不幸被俘,他撕开腹部伤口,绞断肠子,壮烈牺牲,实现了“为苏维埃流尽很后一滴血”的誓言。小说细致入微地描写了陈树湘从贫苦童年走向革命的心路历程,突出描写了他断肠明志、献身革命的壮烈事迹,充分展现了师长陈树湘苦难坎坷、英勇忠诚的一生,树立起共产党人的时代楷模。

精彩内容

     20世纪初,长沙县福l临一带,峰峦叠嶂,农田千里,是物华天宝之地,人杰地灵之乡。青山绿水育玉人,人间乱世出英豪。这里离长沙城区近,手工业发达,优选思想也容易传播。因此,这一带涌现出了许多很好人才和很好的手工业商铺。 民间传说“福临”的来历与“正德游龙”的传说有关。明朝皇帝武宗朱厚照,年号正德,曾多次巡游各地。《明史》也有正德九年(1514)“二月庚子,帝始微行”的记载。传说正德皇帝微服到了长沙县清泰桥(古清泰都)界,见老百姓正在修桥,一时龙心大悦,便挥毫泼墨为此桥题写了“清泰桥”三个大字。人们将皇帝题写的字刻在一块大石头上,安在桥拱的中央,将桥所在地一并以清泰名之。题写清泰桥后,正德皇帝继续沿着影珠山南行,很快就来到了茯苓铺。一见“茯苓”二字,立马联想到与之谐音的“福临”,以为大吉大利之兆,遂改茯苓铺为福临铺,并写成“民歌清泰,春至福临”嵌地名对联一副。自此,茯苓铺就变成了福临铺。20世纪50年代,福临铺街口的一座石拱大门的门柱上还刻着这副对联。 在枫树湾村,大多数的田地和山林都是大地主林老爷家的。由于长沙到岳阳的长岳官道从这里经过,这里产生了许多手工业作坊和手工业者,比如伞庄、布庄、染房,在林老爷家附近,就有两家有名的商铺:冯福泰布庄和熊正兴伞庄。 陈建业不是土生土长的枫树湾村人,他们家祖籍在江西,是从长沙县青山铺镇一带搬过来的,也并没有在商铺、布庄、染房里做事,就在林老爷家里做长工。 1905年过完传统春节快一个月了,俗话说,吃了元宵酒,锄头挂耙不离手。正是农村开始春耕的时候,长沙却遇上倒春寒,特别冷,田野上没有春耕热闹的气氛。 福临镇的枫树湾村连日飘着阴雨,吹着寒风。在一幢二层楼的青砖瓦房麻石大院里,大地主林老爷坐在一个宽大的太师椅上,就着竹篾编的烘笼烤火,吸着一杆黄铜头的水烟,还时不时地咳几声。林老爷边抽着烟边想,这个鬼天气,快三月份了,倒春寒还这么冷,要穿厚厚的棉衣,真是几十年难遇。他差人去叫长工头陈建业过来,想问一问农田都犁好了没有,狗粪牛粪都下田了没有,今年要种的农作物,种子都购齐了没有。 陈建业从田间赶到林老爷跟前,简单地告诉了他林家的春耕生产安排情况,然后小心翼翼地勾着头,等着回老爷的其他问话。 林老爷问:“大水牛崽子下了没?” 陈建业点头回答说:“昨晚下了,是一条母牛崽!” 林老爷又说:“倒春寒这样冷,要给母牛吃好料,特别留神做好牛崽子的保暖。” 家里添了牲畜,这是好事,陈建业也是出了大力的,因此笑着说:“可不得看紧嘛,昨晚我一夜都守在牛栏,就怕母牛不会带崽,踩着饿着小牛崽。” 林老爷听了果然满意,将烟袋举到嘴边,又停了下来,点着头温和地说:“这样做就对了。这母牛还是头胎,就怕它不会自己料理,回头损了牛崽子就亏大了,你内行就多帮着盯一盯,我也好放心。” 陈建业抬头望着林老爷说:“老爷您放心,我知道轻重的。” 这时,一起帮林老爷做长工的张大炮跑过来,大声叫道:“建业,你家媳妇在屋里哭叫,你赶紧回家看看。” 陈建业一听,心里一急,赶紧告别了林老爷,向家里跑去。 陈建业的“家”,不过就是林老爷正宅后边那排低矮破旧的土砖屋,青瓦破碎,年久失修,风天吹风,雨天漏雨,雪天受冻。陈建业和八个长工兄弟,都住在这一排鸡笼般低矮潮湿的屋子里。 林老爷家里有九十亩良田,近的地方都是好的田土,就交由八个雇来的长工打理,那些距离远又水利条件不好的田地,则租给了当地农民耕种,林老爷只派人定期去收租子。这林老爷雇的几名长工都是合住一间,唯独工头陈建业不只家境贫寒,而且父母去世得早,专享的亲人就是妻子张氏了。成亲后,张氏便跟着他一起搬到了福临,在林老爷家的破砖房里住下了。 到这年春初,陈建业的妻子张氏刚好怀孕足月,马上要生产了。 陈建业从林老爷屋里出来,三步当作两步跑回家去。 长工张大炮看见陈建业这么着急忙慌的,估计就是妻子要分娩了,也跟着追过来,问:“建业,有什么我能帮忙吗?” 陈建业这时才想到真还需要人帮忙,于是大声说:“那你快去,帮我把堂客的娘家妹妹接过来。” 张大炮认识张氏的妹妹,问清楚张氏的娘家在哪,忙应了声“我马上就去”,便拔腿就跑。 寒风撕扯着房顶上的稻草,破木门,破纸糊的窗,整个土砖房子四处漏风,里里外外好几处被风吹得吱吱作响,让人不由得担心屋子会塌。房里和外面一样冷,一张简易的木床铺着单薄的稻草,稻草上是一张打满了补丁的青色蜡染床单,陈建业的妻子张氏盖着一床补丁加补丁的杂花棉被。 从浅痛到深痛已经扛了很久了,宫缩时间越隔越近,她知道陈建业在外头办事,不敢打发人去叫他,但后来她痛得受不了,才被人听到了呻吟的声音。 陈建业推门进来,反手关上门,这时才觉得冷风根本关不住。他心怀愧疚地跑到张氏跟前,就看见

价格说明

定价: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

文轩价:为商品的销售价,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受系统缓存影响,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信息中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我们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涉及“教育部声明”中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商品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本店不接收且不妥协。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