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这种想法已经部分实现了。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国家边界和民族感情逐渐萎缩,这已经导致了一些重要的变化,并且带来了一些切实的利益。在20世纪曾经两次撕裂欧洲(在之前的数个世纪中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无数次)的由来已久的仇恨和对立没有再次出现,我们只能企盼它们永远不会复苏。19世纪时在很多方面主导了西方人对其他民族看法的贻害无穷的种族主义可能尚未消逝,但无疑已经萎缩。老式的帝国主义无以为继,尽管它所造成的创伤还没有痊愈。民族主义在大部分地区已经成了贬义词。反犹主义仍然潜伏在我们的身旁,但是现在已经很少有哪个地方会像不到一个世纪之前那样不假思索地接受它了。宗教还没有安静地消失(至少在欧洲如此),这和很多人早先的预期相悖。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它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导致为祸惨烈的宗教战争(即使是在16、17世纪宗教战争的最后哨所北爱尔兰,争端正一步步得到解决,而且相较于宗教,它们经常与地方政治和民族认同问题关系更大)。

                                

目录

致谢
前言
第一章 永恒的敌意
第二章 亚历山大的影响
第三章 公民的世界
第四章 得胜的教会
第五章 伊斯兰教到来
第六章 战争之境
第七章 世界当下的恐怖
第八章 科学的跃升
第九章 启蒙时代的东方学
第十章 西方的穆罕默德
第十一章 帝国东进
第十二章 结语:面向未来
参考文献
出版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