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无边无际连绵的季风雨,水獭也许会再度化身为鲸。”这是黄锦树的句子。句子从知识和想象的沃土里长出来:“鲸鱼的祖先是鱼类上岸演化成哺乳类又重返大海者,它的近亲是水獭。”衡诸同代人小说之中,锦树小说写得精彩的地方,应该说,只有他有而别人没有之处,是“变形记”。尤其自二〇一二年以来,他着力发挥、厚积薄发的各式各样的马共小说,无论以高蹈(high-brow)来看,抑或一般约定俗成认为小说便是长成这个样子的中品(middle-brow)来看,最佳篇,我的偏见,都是“变形记”。

                                

目录

【推荐序】迅速之诗——读《雨》
雨天
仿佛穿过林子便是海
归来
老虎,老虎
树顶
水窟边
拿督公
W
雄雉与狗
龙舟

另一边
土糜胿
后死(Belakang mati)
小说课
南方小镇
南方以南
【附录一】不像小说的小说——花踪马华文学大奖赞词
附:论马华中品小说/张景云
【附录二】没有位置的位置
【作品原刊处】